蒲松龄的自白
高三 记叙文 776字 274人浏览 GENGXIANGSHUN

躺在病床上的柳泉老人,奄奄一息,浑浊的双眼瞅着挂在墙上的自己的画像----身着官服,正襟危坐,抑郁的目光正视着前方。黝黯的油灯旁放着自己病前校阅过多遍的《聊斋志异》文稿,那可是自己平生心血所系呀。他闭目微叹一声,“寄托如此,亦足悲矣”。

想当初,我天资聪颖,跟随墅师博览群书,十七八岁时,下笔千言,倚马可待。“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老杜壮志我也有过的,风华正茂的我早就设计好了我的宏伟蓝图,金榜题名跨入仕途,伴君左右共商国策。初入考场,三战三捷,华文妙章得到学道施闰璋老先生交口称赞,文名一时不胫而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少年心事当拿云”我蒲某人有的是才气,靠几篇文章博取一官半职,又有何难?到那时,取舍行藏在我,上可报效国家,下可安抚黎民,光宗耀祖,家族门楣生光,读书人心事莫过于此。所以,我对科举近乎痴狂,参加科举应试那就是我整个的天地。

孰料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此后数十年,文运不畅,科场蹭蹬,昔日才子却在孙山之后,蟾宫折桂化为泡影。三十余年,我困顿场屋,科考之余,舌耕糊口,人生沧桑,世态炎凉,耳濡目染,触我衷肠。闲来命笔,鬼狐花魅,亦真亦幻,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所积日多,遂整理成集,名之曰《聊斋志异》。对科举痴迷以致近乎疯狂的我死去了,冷坐萧斋,青影孤灯,矢志不渝以着孤忿之书的我被激活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入仕无望,古人所谓“立德立功立言”三者已失其一,随波逐流,诚所不愿,所可安慰者,身后几卷破书而已。除《聊斋志异》之外,诗文,俚曲,农谚,皆是些不入流的玩意儿,后总汇入《聊斋文集》。当年一纸聊斋,风行海内,几令纪晓岚大学士《阅微草堂笔记》减价,也算聊补立言之憾了。

72岁那年,我花钱捐了个贡生,了却了我多年之夙愿——我骨头里还是希望做官的。一顶乌纱,数卷残书,孰轻孰重,我已懒得再想,留与后人评说吧。

我累了,又一次眯上眼,几行清泪潸然而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