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见一个老朋友
初三 散文 2060字 100人浏览 傻傻金演员

我想去见一个老朋友。

其实并不是想见朋友,我不过是打算借几本书来看而已。这几天常有人跟我讲读书,他们能谈莫言谈沈从文,而我什么都不会。每次听着他们报出自己推荐的书籍和喜欢的作家,我就恍惚和一些影子重叠,她们是教室里兴奋躁动的学生,是惊羡地看着邻家哥哥翻跟头的小屁孩,是不好意思地站在一边看朋友玩跳皮筋的小楞子。

之后我拿出一支笔,发现自己能够精确地描述自己的前十五年:“出生在一个幸福而平凡的家庭,性格开朗,课内成绩优异……”然后就……没了!没有特长,没有喜恶,甚至没有自己从小到大课外的时间在干嘛的记忆。悲催的我,是不是从小就将课内学习当成主科,而忽视了自己其它方面的成长?要去发展自己,我当然懂得这个道理,我规规矩矩的外表下藏着一只渴望高飞的鸟。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只鸟懒得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印象里,很少有人教训我。我亲爱的爸爸妈妈通常会在我写了一个小时的作业之后叫我停下来,而我的那些三姑六婆七大爷在我看《水浒》的时候跟我说“小姑娘不要看书成呆子”,再要好的同学也会突然感慨“你也会看这些潮流的?”。我生活在一个古怪的环境里,大家不叫我去努力,也不逼迫我,反而时常告诉我不要太累——我当然知道这一切是因为我足够自觉,但我也知道我的环境不了解我、不会推动我。我恍然大悟,原来从来没人告诉我应该从小多读书,同时我自己也懒得要死。

最后我决定去见一个老朋友,我要跟她借书。

这位老朋友叫陈瑞萍。我们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认识了。其实她和我还有两层关系,一是各种家族关系最后落得她成了我的姑姑,二是她是我在老家的邻居。我们从小都很争强好胜,个性冲突,这导致我小时候很讨厌她,明明是邻居骑自行车上学都恨不得不遇见她。五年级的时候,得知分班和她在同一个班,我们都很直接地表示:我一点都不想和你同一个班。但还是小孩的我们并不是敌人,我们不过心里有讨厌对方的地方,仍是朋友,甚至在一些人眼里我们就是特别好的好朋友。之后的生活就像列表:六年级,一向被全校视作天才的我,渐渐输给了她。初中,我离家去一个有名的学校,她留在原处。中考,我的成绩高出她七十几分。这四年发生了许多事,让我想起了莫言的《白狗秋千架》中的暖姑和文中的“我”,我对这两个人的评价是“从一个顶点发射出的两条方向不同的射线”,其实我们俩又何尝不是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打住,我现在不是要讨论我们的历程多么不同,我的目的很单纯,我就是来借书的。借书的过程极其简单,我和她互换书,然后我问她:“我可以在上面做笔记吗?”她看着我的笑,说:“不可以。”然后交代了一下还书的时间,我就撤了。

回家路上风灌进我的衣服,一种清爽之感扑面而来。我回忆起刚刚的经历,她留了长发,光线太弱我看不清她的脸,但她的矮我一个头让我很自然地想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我实在难以记起自己曾嬉笑着在墙上涂画她的名字。

我知道,她出身贫寒而很要强。这几年我并不是没有访过她。我知道她的家庭生活拮据,一个只有我家三分之二大小的房子还因为分家在划成三块;我知道她很羡慕我家的电脑;我也知道她的爸妈不如我的爸妈开明,愿意为她付出足够的金钱;我还知道她努力读书,一个三平米的黑屋子里藏着许许多多的书,不像我,书籍可以乱放都不嫌多;我知道她喜欢跟我讲在初中学校取得胜利的故事,虽然我早就看出她有自满的端倪,但我却因她的要强而将话吞进肚子里。我深深记得在我认为一个稍微有志向的人都应该上大学的时候,她一脸向往地跟我说:“我以后要上大学。”当时我没回答。她的好胜并不比我少,我只会在输人一等的时候面红耳赤地下定决心,而她比我愿意付诸行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刚刚没有说什么,或者说并不愿意和我说什么。我也没多说什么。我们都心照不宣地保守着那有关中考的世人都知道的秘密。她是惨败,而我考上了普遍认为的本市最好的高中——还很帅气地放弃这个最佳高中选择了另一个学校。我很自然地联想到了自己和她的对比,比起她惨淡的生活,我的生活惬意多了。我在和老爸逛遍所见之书店,我在接受老师的“你是人才”的鼓励,我在听朋友讲述莫言或沈从文,我在和同学讨论自己拆掉收音机后“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感慨……我多幸运呀,可我并没有努力,所以我从今以后要珍惜自己的生活环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些理所当然的道理,让我似乎解决了去向瑞萍借书之前的困惑。

但是恭喜我吧,我很快陷入了另一个泥潭。上述想法我从前也有过,我也重复过,而今我抱着她借给我的书,感慨她的书读了没价值,我的脑子给我抛出一个问题——

我在同情她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怔怔地想,我在同情她吗?我上述心理活动只是对自己的鼓励,而我完完全全忽视了——这个和我对比的人,是我认识了七年的老朋友。

她是陈瑞萍,我的邻居,我的姑姑,我的同学,我的朋友。而我并没有关心她,我关心的是我自己。

风扇吹着,有呼呼的声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开始明白,我对她怀有一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让我知道自己是多么幸运,应该多么努力。而我对她怀有的同情远少于这种优越感。

——我就是个坏人。

我不知走到了哪个路口,便丢失了自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而我不过是想去见一个老朋友。

年7月30日晚-陈悦虹-溪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