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
初一 日记 819字 47人浏览 麦芽儿1212

复活

2014年10月15日 星期三

列夫〃托尔斯泰的三部巨作,我也算上是读过了吧。只不过《战争与和平》里的书签始终滞留在某一页,而《安娜〃卡列尼娜》看过一遍就再也拿不下书柜,寂寞地看看身边的书一遍遍被拿下重翻,自己动都没动过。一看到这两个大部头,我就犯困,实在对不起托尔斯泰他老人家。

所以,《复活》能引起我这么大的兴趣,实地让我自己都惊奇。

主人公聂赫留朵夫与玛丝洛娃曾有过一段柏拉图式的爱情。在这爱情悲剧的结尾之后,他们两个都堕落了,然而走的却是不同的道路,一个在上流社会,一个在妓院。多年后他们在法庭上见面,聂赫留朵夫决定与玛丝洛娃结婚,为着赎罪,赔偿玛丝洛娃曾经的美好与纯真;玛丝洛娃也开始为了聂赫留朵夫重新找回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仅使自己“复活”,也使对方“复活”了。

这也许是一个喜剧故事,《复活》中穿梭着两种不同的故事色彩,所谓上流社会的虚伪黑暗,所谓监狱囚犯的温暖人性。聂赫留朵夫见过的虚伪越多,他就想得越多,也越同情那些监狱里的无辜、可怜的人。

监狱,是《复活》里出现频率较高的场所,恰好与那些舞会剧院、纸醉金迷形成鲜明对比。监狱里的人,大部分是

一些可怜人,他们不会比那些贵族坏到哪里去,有些甚至只是因为砍了地主家的一棵小树,有些还是被坑害的。这社会,聂赫留朵夫想过,亲手造就了这些人身上的污点,又亲手将他们送入监狱;这社会已如此不堪,还能要求人们有多好呢?当犯人们在发臭的牢房里瑟瑟发抖时,那些比他们可能还更坏的贵族却在虚伪地笑着,流连于灯红酒绿。他们对犯人们的同情、关心,还不会超过爱惜一匹马!读到这种鲜明的对比,我总是很沉重。

当时,《复活》里这样的情况在俄国社会比比皆是。列夫〃托尔斯泰为了不引起检察官的注意,在书的末尾用一个疯老头子的嘴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如果人们都听从灵魂的声音,这世界将多么美好!

《复活》的确是一本好书,无怪乎人们称它为列夫〃托尔斯泰的巅峰。啊,那些尚未醒悟的人,祝祷你们终能复活,获得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