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茉莉开
五年级 散文 804字 80人浏览 sweetkeepy

出了校门左拐,我又看见了那满树满树的茉莉花,蒙蒙薄雾中,我似乎又看见布布指着紧挨的茉莉说:“这朵是木木,这朵是布布,木木、布布,永远在一起。在一起。”我蹲下来,害怕感觉泪流满面的滋味……

我和布布在网上相遇,一次无意地碰撞,我们发现了对方,然后知道:我在教学楼最东头,她在最西头。我们几乎没有很正式的、面对面地讲过话,很多时候,我会跑到校外写明信片,然后投入邮箱,再满怀期待地等待回信,乐此不疲。

邮局里的送信叔叔一定会觉得这我俩脑袋有毛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布布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在写另一张卡片,我敲着键盘回复:估计那人已经疯了!

布布其实很温柔,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柔情似水”,我于是狠狠地点头,只是被朵儿看见了,就开始在厕所里干呕。我说其实我很漂亮,然后布布给我发了88个点头,接着回:建立在没看见朵儿的前提下,看了我就笑,笑得花枝乱颤,在繁星点点下,我们用文字彼此安慰。

春天到了,校外的茉莉香味渐浓,我一阵欣喜——终于可以看见茉莉了。我从小喜欢茉莉,虽然说很多人笑我,但我依然很喜欢,布布送卡片给我说:“坚持不懈就是好的!”我想想就笑了。大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逃操去看茉莉,不走运的是被年级组长抓住了,我低着头跟着年级组长身后,像可怜的小孩子,然后听见他不停地唠叨:“今天好巧啊!有个和你一个年级的学生也跑去看茉莉,就在楼的最西头。”

果然是她!她也喜欢茉莉,她见到我倒不太惊奇,只是一副意料之中的笑脸,我当着年级组长笑着给她一拳,看得正骂得唾沫飞溅的年级组长莫名其妙的直摇头,说:“你们真麻木了!”

麻木了?我们真麻木了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望着湛蓝天空问布布,天空中几只麻雀在唧唧喳喳,布布取下耳机说,是的!

一阵大风吹过,我蓦然清醒过来,望着不断摇摆的茉莉花,我直想哭,我过头认真地想:是否,我们真的麻木了呢?

摘下一朵洁白的茉莉,恍惚中看见布布指着花:“我们就像茉莉,美丽、香浓,但是易碎。”轻抚花瓣,泪眼朦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