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飘雪的季节里等你
初二 散文 1059字 209人浏览 植应姬

经典爱情里的故事,不会是只具备令人荡气回肠的戏剧性,更让人回味悠长的是它所代表的艺术性。爱,不是谁把谁爱到什么地步,而是谁把谁爱到与众不同。

---------蔚蓝色的交响

“你跳我也跳”是梅德龙经典电影《泰坦尼克号》里男主人公的经典台词,她诠释着生命里关于爱情的永恒主题。而多年以后,用一颗落地成熟的心来质问爱情,那些潜藏在爱情里的甜蜜与温柔,幼稚与成熟,会不会像是被经历撕开的谎言和谜底?尽管爱一个人可以爱到醉生梦死,可以发疯到断送前程甚至玩儿命,但是,还是无法确切的表明爱情在生命中的最优秀意义。

蜷缩在冬的角落里,燃一处炉火,把一本书读到无心,然后在一杯香茗的气息里,苦苦的品味着想念一个人的忧伤。这个时候的无助、孤独和忧伤算不算是生活里的一种趣味?有时候的一种等,没有结果,只是回味一种淡淡的疼痛。

所有的记忆,都不能给我一个清晰的表达。就好像一个转身的几率有可能是一辈子都无法再相见的痛楚,让我无法表达心存一世的解释。爱,确定是一场无法修复的疼痛,我只能在你一行行或深或浅的泪痕里,把碎碎念念的曾经错落成诗,然后,让这份孤单的惆怅在颠沛流离的岁月里酝酿。

一个城市与一个城市的距离远不过海角天涯,可是在与你一别三十年没有音讯的猜测里,相见,是不是不愿意见?还是想念又不能去见?才之所以将一场梦用一生的心思呵护到永不破碎?

谁都知道,飘雪处你决然转身的背影并不能让一场爱情失败到终结的可能,我们想要的,只是对方一个简单的解释。而你不肯给我,你与我只有几步之遥的距离。如果你能给我一个简单地解释,也许我可以跨过你的几步之遥让那个冬天,整个很寒冷的冬天都会融化进爱情的唇印里。

只是我无法跨越离幸福与渴望最近的距离,因为那个男人,那个爱你爱到死心塌地的男人让我迷失了你原有的本真。若,你所期待的一个拥抱可以成全一段爱情的开始?那个爱你爱得愿意为你受伤的男人,会不会给我爱情的世界埋下忧伤的浅痛?

我要期待的解释,是关于你与那个男人的故事,你只字未提。也许你不会知道,为了你,那个爱你的男人要跟我争抢到玩儿命的地步。爱情不是游戏,为了你,我跟爱你的那个男人做了一场游戏。

那时,公园里的湖面冻上了一层薄薄的冰,一片片残荷停止了落幕最后的挣扎。我问那个男人愿不愿意为你跳下去?那个男人表现得诚惶诚恐,在他还没有反应的时候,我已经毫无顾忌的跳进刺骨的湖水。刺鼻的青泥将我包裹,我用尽全力爬上湖岸,只想告诉他,爱一个人不是玩儿命,而是愿意为她卖命。当无法抗拒的冰冷袭击了我的全身,瞬间清晰的思维告诉我,我已经不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