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生命
初一 记叙文 3648字 303人浏览 爱的姜珊

怒放的生命

生命,一个如此脆弱,却又坚韧而刚强的名词。一直都在我的脑海里闪烁,有过短见的念头,也有过五年的天堂归程计划,然而这一切都未能实现。不是我不够果断,也不是时间将一切冲淡,而是因为,生命已不再属于我,我已再无主宰它的权力。我不知道我的生命属于谁,是属于父母,还是妻子儿女?我想这些都不是,它应该属于的是一种责任,一种作为儿子,父亲丈夫的责任。 生命,是脆弱的。是因为没有人能预知它的历程到底有多远,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年,抑或是一百年。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乡村,贫穷是生命的动力,但也绝对是生命的障碍。贫穷愚昧无知的乡村,为了所谓的香火,可以让一个刚刚坠地的生命,还没来得看一眼这个眼花缭乱的世界,便又回到了大地。贫穷,不单单只是对幼小生命的阻碍,对那些青春燃烧着的激情,也同样是一个严重的打击。读高二时,亲眼目睹过临村的芳姐,因为她是众多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在拿到某某大学通知书那个夜晚,不但没有给她带来喜悦,反而成了她生命的终站。没有人能感受到她内心的痛苦与挣扎,但我能感到贫穷对一颗渴求心的折磨,七月是黑色的,对每一个贫穷的渴求梦想的青年。我也很害怕自己无法承受那种折磨,我逃离了七月的战场,并不是我闯不过那座独木桥。 当我第一次在南国的都市里,被当官的老乡带进星级的宾馆吃饭时,看着琳琅满目的菜肴,泪水在我的心里打转。有谁能明白,也许一顿普通的饭菜,便能挽救那个年轻的生命,可那是贫穷的悲哀,都市只有都市的风采。有谁会去在意一个渴求知识而因贫穷止步的青年呢。为此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5年的计划,计划在5年内还清父母欠下的上万元债务,然后随风而去,从此再不必让心灵一次次承受沉重的打击,可这一切没能让我如愿,是责任把我挡在了生死之线。

生命,是顽强的。因为它不但有追求,向往,更多的是它要承担起一种属于自己的责任,我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但这对父母妻子儿女不公,她们是无辜的,不能因为我的离去而让她们承受不应该的痛苦与悲哀,这就是我5年后计划失败的原因。

没有人相信,我来到这个世上就已经注定了要承受悲哀与痛苦。父母记不住我出生的月日,这没有什么,而我的婚姻更是一个没有日子的婚姻,这在我的一生里几乎没有一个可以值得让我去纪念的日子了。不知哪位名人曾经说过,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只能说声抱歉,我的婚姻是爱情的开始。生命,只所以坚韧,与我的突如其来的婚姻有一定的关系,倘若不是婚姻,也许我早就不存在这个世间了。

那是我来南方打工的前几年,为了还债,为了不曾失落的梦想,我报读了都市里的涵授大学,并且买了很多文学书刊,其中有巴金的<家><春><秋>。一个本地叫婷婷的女孩很喜欢文学,就经常来我这借书看,因为贫穷的原因,我从没注意过这个富贵的女孩,在我的脑海里根本就找不到一点点她的影子。那年元宵节的晚上,很多人都去市里看烟花了,她却又来借书,并还上次借的书。

临走出门时,她突然回头问我:“可以帮我打一桶热水吗?”我放下正在看的课本就去了。她是本地的女孩,宿舍是有套间的,不同我们外来的打工仔。当我把水提到她的宿舍浴洗间的时候,呈现在我眼前的是她一丝不挂的胴体,我惊呆了,只感到一股热血直冲向脑门,我变成了一只饿虎,更像是一个流氓。当一切归于平后,我像是一个贼,一溜烟的跑回宿舍。第一次没有给我带来欢愉,相反却给了我一场恶梦,我会时常见自己带上冰凉的手拷,一身冷汗的在黑夜里惊醒。我不敢再触碰她的目光,整日里躲着她,我也无心看书了,被恶梦折磨得像个疯子。生死,再一次成了压抑我的主题。

我醉了,是在那片竹林密布的江里,救起我的是她,那个叫婷婷的女孩,那片竹林是她们家的,她正在挖竹笋。是她叫工友把我送回宿舍里的,我醒了之后并不知是她救了我,以后才知道的。醒了之后的那天夜里,看到她还回的那本<春>,并在里面发现了一张字条:“永,对不起。也许是我的过错,我只所以那样做是因为我爱你,尽管你不一定爱我,但你不至于如此。我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任,那是我自愿的,你振作一点好吗?你那个样子,我同样非常难过。我知道父母不可能同意我们之间的婚事,更不可能让我嫁到贫穷的北方,可是我爱你,也许是我错了,请你不要这样好吗?你还有很多的追求与梦想

呀。。。。。”看到那张字条之后,泪水再次溢满了心田。面对一个如此纯情的女孩,我能这样就走吗?

几天之后,我约她到了那个曾经的竹林里,问她:“你愿意嫁给我吗?除了贫穷我一无所有,我能给你的就是我的这一生,如果你愿意,我的这一生就交给你了,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诺言。”她说:“永,你并不一定爱我,这对你不公平,我爱你却不知如何嫁给你,父母不会同意,你可要考虑清楚,你会后悔的。”我说只要你愿意,天涯海角,不关多少艰难险阻我都认了。我们私奔了,当人们都在为<还珠格格>泪流不止的时候,我在人间确实上演了一部你是风儿我是沙的传奇。当我们风尘仆仆的赶回老家的时候,奶奶就在我们到家前一天去世了,所以我没法给她披上婚纱,成了她一生的遗憾,我永远的痛。结婚证也是几年以后补办的。

如果说一切就这样下去,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可是上苍并没有因为我的憨厚与真诚给我那怕只是一点点的怜悯。我们的婚事最终得了她父母的认可,而我所在的那间公司,也因我的离去,技术上出了很大的缺陷,给我拍了几次加急电报让我火速赶回。我们很快又回到了南方,公司并给我分了单间。可是,更悲苦的事情仿佛早就在那等着我了,很快我们的女儿就出生了,这是我所料不及的。当女儿出生的那个瞬间,犹如一柄利剑插进了我的心田,她是个残疾的孩子,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直盯着我不动,那个没有嘴唇的微笑,让我感到天旋地转。我倒下了,在那个白色的涌道,多想在那一刻永远都不要再醒来,再也不要面对如此多的灾难。可是,我还是醒了,醒了的时候朦朦胧胧的听见两个护士在说:“看来这世上很快又要多一个弃婴了,又一个幼小的生命要夭折了。。。。”生命,又是一个生命,一个要在我手里失去的生命。我无法控制自己,猛地拔出输液的针头直冲向那两个护士,并举起我厚实的巴掌,啪啪的两声是打在了我自己的脸上,同时我冲向了黑夜,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生命,一次次掐住了我的咽喉。我可以选择死亡,可是女儿怎么办?女儿的生命是我给的,我却给了她一个残缺的生命,我成了她不可饶恕的罪人,成了她一生最憎恨的父亲。本来就不同意我们婚事的婷婷的母亲,看了一眼女儿就狠狠地给了我一记耳光,然后转身就走了。女儿唇裂没法吃人奶,只能吃奶粉,而且每次又不能吃很多,要分很多次来喂,而我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妻子,一天下来,只能休息几个小时。为了能早日给女儿做手术,我还得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想尽一切办法赚钱,开始去摆地摊,卖水果,做家教。最后来干脆捉毒蛇来卖,每一个深夜来临,我都是踩在生死的边缘挣扎。有谁能相信几年的时间我都没动过我一分钱的工资,所有的工资签名都是妻子去签的,我挣到的每一分都交在妻子的手里,就连我的衣服也是妻子帮我买的。因为我害怕,害怕看到每一个嘲笑的目光。我从一个充满追求与梦想的青年,几年的时间沦落为彻底的赚钱工具。女儿在三岁之前做了三次手术,虽然现在从表面已经看不到什么,可在我心里的伤疤不知何日才能痊愈。

生命,是顽强的。我已经多次从死亡的边缘回来,是因为,我还没有权力选择死亡。女儿还要等着我给她继续做手术,妻子还在等待我的爱。这么多年了,我没有给她买过一件象样的东西,没有项链,没有钻戒,有的只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最可恨的是我没能让她披上婚纱,我一定要等我们金婚的时候让她披上我的婚纱,以解我永远的心痛。

我和妻子真正有了感情,是在我们女儿三岁以后开始的。在开始的三年里,我们回去时,妻子仅有的一点积蓄帮我父母还了债,我们重新回到南方后又是一贫如洗了。而那时我们刚好又有了女儿,这也是妻子无法预料的,一下子所有的委曲和怨恨全都发泻到我身上,我默默地承受着她的一切无名之火,她闹过离婚,骂过我穷光蛋。可这所有的一切,我只能把星星看作月亮,把月亮看作太阳,与生命的时间赛跑,我毁掉了青春,也毁掉了身体。只要她想要的东西,我都会无条件的满足她,因为我欠她的太多。当三年后女儿已看不出什么了的时候,我的手被机器压了,一住就是几个月的院。在几个月的住院时间里,我才第一次体会到了妻子对我的关爱,第一次有了屈膝常谈。妻子说,你什么都满足我了,可是作为女人,都是很虚荣与浪漫的,我只想要你那三个字,女儿都三岁了,你要我等到什么时候。我说,爱与不爱都不是罪。我不能把爱作为借口,也不能把爱作为突破口,真正的爱是一个过程,一个生命的过程,一个生命为另一个生命付出的全部过程。如果三个字,能让我逃过所有的灾难,我又何必藏在心里。爱上你,首先得让我的行为为你负责,爱上你,我得对你的一生负责,三个字怎能代表爱的职责。妻子哭了,用泪水再次湿润了我的嘴唇。

我不知道我的生命还能坚持多久,一直不敢告诉妻子。既然,癌症是医学攻不过的关,我就用生命的最后时刻,再为妻子多留一点积蓄吧,以便我走后也不至于她落入困境。

怒放的生命14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