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说真话与说假话
初一 记叙文 1080字 820人浏览 小舟轻泛

论说真话与说假话

——读鲁迅杂文之《我要骗人》有感

本文开篇即为“为了希求心的暂时平安,作为穷余的一策,我近来发明了别样的方法了,那就是骗人。”

当时时局动荡,以日本水兵在上海被“暗杀”,日本侵略者即将入境,民众纷纷搬家,抢先逃难。但民国政府禁止了国民的搬迁行为,采用了拼死命的殴打的措施。中国、日本的报纸议论这件事,都说搬家的居民是“愚民”,他们的搬家行为“把颇好的天下,弄得乱七八糟了”。这不便是骗人么?两国的人,都把国人的这种对事件的怀疑与敏感视作笑柄、可笑的缺点,可始作俑者呢?是他们自己。中国政府的“愚民”一词,骗了自己,也骗了所有的国民,所换来的,是一时的安全,敞开国门让侵略者进来,只为炸弹不往自己头上扔。这样的国家,正如文中所述“说到底,无论哪里都一样危险。”

那么,骗人的是只此一件么?固然不,“而我,却愈加恣意的骗起人来了。如果这骗人的学问不毕业,或者不终止,恐怕是写不出圆满的文章了。”就在这骗人的学问既未卒业,也未终止之际,鲁迅先生又出于礼仪为本山社长写了篇“中日亲善”的文章——当然是假话!但又何妨?在哪假话横行天下、排日即为国贼的时候,是不想,也是无法说真话的。到处的断头台上,都正闪烁着太阳的圆圈,刺眼的光让你看不见真实。

之前,鲁迅先生还给过一位小学生一元钱,“募集水灾的捐款”,同时,他也知道,当灾民们前去水利局寻求安身之所时,迎来的是机枪扫射;一元钱连水利局老爷一天的烟卷钱也不够,虽然知道水利局根本不会把这点钱放在眼里,却又觉得是作了好事,所以在我看来,鲁迅的骗人是在骗自己。

这么多的骗,是为了什么呢?鲁迅先生并没有在骗人,而是在麻痹自己,骗自己,因为看到劳苦大众的疾苦,自己却又有心无力,无可作为。此外,我觉得在鲁迅先生眼中,那种局势是只有说假话才有机会说真话,是对社会的不满及谴责,是对政府强烈的抗议,大大方方地说出“我要骗人”,这才能让“愚民们”理解他所做出的一些违背其本意的事。

时至今日,这样的乱象是依旧存在着的。之前有一项调查显示,国人对他人的信任度以直抵低谷,是大家本来便对任何事都存有怀疑吗?是我们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值得被人来相信。想起不久前的中国红十字会款项不知下落的事件,面对铁一般的事实前,那些领导人依然对自己的诚信说着谎言,骗人的人是对的,说真话的被质疑,这让我们如何去相信,如何去说真话?连信任都无法给出,只得对被人“假话连篇”,这不便是愚民么?之所以“愚”,是不说真话,说不出真话。而说不出真话的缘由,只是假话太普遍罢了。

但倘若每个人都开始说真话呢?假话便无安身之所了,也就无需以“我要骗人”为由说真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