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雪年华,流年成殇
初一 散文 542字 118人浏览 无我小舟

素雪年华,流年成殇

昨日,我剪下一段年华送去了你的梦中,你是否隐约感受到我轻轻地呼唤。

那一场雪下得很静,素裹了一生的记忆,点燃烛光却模糊了你的脸庞,流逝在指间的缕缕思念香,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亿昔十指相扣,漫步在三里桃源,淡淡的花香遮不住你呼出的气息,撷花一枝,贪婪的允吸熟悉的味道,你摘下腰间的玲珑玉佩紧握我手中;他年你若未嫁,我若未娶,以此为信,我必花轿相迎。我莞尔一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流年成殇,我在倚门独守,花轿上娇艳的女子没有半点我的踪迹,你们羞涩相拜,任我泪流成霜,洞房之夜,一把剪刀剪去十年及腰长发,及腰如何?终究敌不过你交杯酒前微微一笑。揽入怀中的却不是我。细数染了有白的的稀疏愁发,如今容颜易逝,都怪浮云扰乱了呢喃中的月色。呢喃处应念我,终日凝眉,凝眉处,如今又添,片片新愁。

玲珑玉佩仍握在手,等待的人却终不再来。精美的图案,可惜,雕刻的不是你我。那三里桃源遍地残花才是谢幕的结局。净土一抔,匣中的玲珑你静置其中,他年,他若寻你,你定要厮守十年之约。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梦中我还是长发及腰,面如粉桃。凭借往昔拼凑你支离破碎的面孔。你骑着骕骦马拥我入怀,共把长安姹紫嫣红看遍。

我笑靥如花,续写梦中剩下十年之约。那年桃花依旧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