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的烦恼 97 - 2003 文档
初二 记叙文 1794字 46人浏览 duanjie小童鞋

写作的烦恼

至今难忘,小学五年级时,来了一个优秀的班主任刘胜利老师,在他的启蒙之下,渐渐的喜欢上语文课,喜欢读各种文学作品,古典诗词、四大名著、诗歌、散文、外国名著,然后把精美句子摘抄到笔记本上。当时,刘老师带领我们读书、记笔记,是为了写好作文。

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 偷" 。书读的多了,便有了写的冲动。少年时期的良好习惯,给我带来了许多荣耀,多次参加校内外的作文比赛、演讲比赛并获奖,初中时还是学校的通讯员。十五岁那年,初三在农村学校住校复读,在报纸上发表第一篇文章《春去春会来》,那时候,人们没有微信、没有QQ ,除了看电视、听收音机,最好的消遣就是读书看报,《教育电视报》是小城里每个学校必订阅的报纸,因为有电视节目预报,很多家庭也看,读者群非常的强大。文章一经发表,我立刻成了学校的名人,第二次念初三了,学习成绩还好,走在校园里,闪动着一些小小的光环,我当做是鼓励。人,就是这样,越是被表扬,越有动力,15元的稿费够我一个星期的伙食费了,写作,成了一件快乐的事情。之后,在周口大大小小的广播电台,发表了许多文章,还写了一本诗集,还有外地的读者(现在叫粉丝)给我写信。我憧憬着,以后当个作家,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像徐霞客一样写游记,并且笃定这是我不变的追求。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爷爷是民国时期的文人,能写会算,闻名乡里,只可惜英年早逝。由于家道中落,奶奶伤心过度整日以泪洗面,早早的眼睛失明,父亲排行第七,读到初中便辍学了,稍大的两个伯父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有了体面的工作,父亲只能种地为生。遇到母亲,是父亲最大的福气。母亲来自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品学兼优,智慧过人。当时大学是通过层层推荐才能上的,姊妹七个,排行老大,我最小的小姨只比我大9岁,外公虽然在县里上班,但是子女众多,负担还是很重。母亲看着下面的弟妹还小,为了照顾家庭,高中毕业就在乡里做妇联工作,错失机遇,等到1977年恢复高考,母亲已成了大龄青年,大学,成了她心里的一个梦。

读书、买书,写文章、写书法,母亲一直支持。

那段时期,一个远亲的表姐,高中寄住在我家,学习非常刻苦,成绩优秀,她父亲在煤矿挖煤,她目标是考上中国的矿业大学,当一名工程师,改善煤矿工人的作业环境,一直是我的榜样,高考却名落孙山,便去了一家私人糖果点心作坊打工。当年,表姐的父亲在平顶山煤矿发生矿难死亡,矿上为了照顾她,便安排她去煤矿的食堂上班。我和母亲搭车跑到平顶山去看表姐,她已经结婚了。表姐的遭遇,让我们看到了生活的残酷,那么骄傲的一个女孩子,已经向生活妥协了。到了我填报志愿时,母亲说:“还是学个一技之长吧!无论怎样,有碗饭吃,写诗歌挡不了饿!”

我也是家中老大,从小就很听话,过于听话,有时候也会是一种缺点,被贴上了某个标签之后,做事情便丧失了许多勇气,心里虽有不甘,满脑子都是母亲和亲人灌输的新思想,“当个医生,越老越吃香...... 别看三毛了,三毛脑子有毛病,都自杀了...... 有个铁饭碗,一辈子不发愁”。几经周折,我踏上了漫漫学医之路。

上大学时,从解剖室出来,我喜欢一个人倚在金水河边的桃树下,听一会儿流水声再回宿舍,福尔马林的气味儿,呛得直流眼泪,冲淡了唐诗宋词的馨香。偶尔,在日记本里,写一点点青春期的心事,不押韵的诗词也是羞于外扬了。其它专业的大学生活是丰富多彩的,而医学生的大学是厚厚的学习资料,一个又一个的考试。而更悲催的是,那些考试都不算什么,只是以后诸多考试的开始。 毕业之后,更是各种考,考国家执业医师证、主治医师、考研,考职称英语,唯一用得着写作的地方便是写病例,病例是一种科学严谨的医疗文书,不需要也不能抒发个人胸臆。生锈了的刀,越不用,越锈的严重。

十几年来,做着一名普通的医生,每天上班下班,离开一次小城都很困难,说走就走的旅行,更是遥远。现在,科技发达了,看书看报的少了,也没有人寄明信片写信了,想见谁了随时可以视频聊天,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做什么,随时发个朋友圈,微信圈的各种丰富的生活片段多姿多彩,医生同行们一般没有什么可晒的,除了工作学习之外就是考试。能写诗词的,都是大神了,该有多么优美的意境、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流淌出静雅的诗文啊!而今,临近晋升高级职称。新的写作课题,摆在了面前,医学论文。

我一下子,又回到了小学五年级。

2017-5-17 祁会娟 于望月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