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级 散文 562字 1408人浏览 卢眉儿00

打我记事起,顿顿早饭离不开粥。这是母亲亲自用铁锅熬出来的,不稀也不稠,香气四溢。

有一次,我睡晚了。一夜睡得很沉,连闹钟都不能把我叫醒。直到突然间,一双冰凉的手捂在我脸上,伴随着母亲温柔的呼唤我的乳名的声音。我这才惊醒,一看钟,已经是六点过半了。我急了起来,母亲用那双冻得通红的手抚平了我那焦急的心。桌上早已摆上了鸡蛋、牛奶、面包……当然还有我家的保留节目——粥。我端过粥碗,狼吞虎咽吃起来。温腾腾的粥,一点儿也不烫嘴,乳白色粥浑着柔韧的米粒,不知是母亲几时起来熬的,不知是母亲花了多少心思呢!我感觉到母亲熬的粥是世界上最可口的食品了,那些鸡蛋、牛奶,都一下子黯然失色。

记得三年级时我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不退。其余食物一概吃不进,一吃就吐。唯一能够下咽的,就是母亲熬的粥。母亲为了让我变换口味,绞尽脑汁不停地换花样。今天是白粥,明天就是赤豆粥。有时还会是绿豆粥、咸粥……当我一大早四、五点钟就被惊醒,看到母亲在灶台前忙碌的背影,心里就像吃了怪味的粥,又热又酸,眼里溢出成线的泪水,划过我的面颊,流到嘴里,好咸好咸……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其实,母亲又何尝不喜欢吃粥呢!但她最喜欢爱怜地望着我吃。不管我是细嚼慢咽,还是秋风扫落叶,看到我吃粥,听到我那一声声的“好吃”,母亲总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而如今,我依旧品尝着母亲为我熬出的粥,熬出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