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岁月
初一 议论文 2367字 689人浏览 shimmer120899

读懂岁月

岁月把时光的幕布轻轻一掀,翩翩少年那如梦的双眸便逝去了天真,蓄满了深沉;岁月把年华的刻刀缓缓一划,婀娜少女光洁的额头上便抹去了稚嫩,倾注了成熟。

悠悠岁月,岁月悠悠。曾有过事业成功的喜悦,也留下了失败的创伤;经历过情感的波折,也忍受过生活砂砾的灼烫。岁月赋予的并不都是诗意,不都是灿烂;会让你在叹息中遗憾,会让你于彷徨中感伤。

岁月犹如最公正的法官,它的天平对每一个人都不偏不向,它赋予人人的礼物也都一样! 在岁月面前,无法在成功的喜悦中久久徜徉,也别对失败耿耿难忘;在岁月面前,没有闲暇再为玫瑰梦的失落而忧郁,也无需再去为久已尘封的梦幻而悲伤。轻轻拂面的微风,柔柔照射的月光,宁静的河水,,轻歌曼舞,这样的人生谁不希望? 但承受山一样厚重的压力,忍受冷酷残忍的磨难,经过惊心动魄的搏浪之后而获得的慷慨豪烈的美丽,也是人生的一种渴望!

黄昏泪

这一对老夫妻在一起生活了近40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产物。两个人从在一起生活开始,都是在幽幽怨怨、吵吵骂骂中度过的。在老妇生完第四个儿子后,两个人便分室而居、分伙单炊了。如今,他们的孙子已经四五岁了,两个人的感情开始慢慢地融洽了,成为相濡以沫的两个人,还时常的唠些闲嗑。

昨天,小孙子以为老妇放好的一摞粮票是没有用的花花纸片儿,便一声不响地一张张地剪开了,等老妇发现时,那一摞粮票已经全都一分为二了。

老妇捧至老夫面前,拿出胶水儿,俩人开始往一起对起来。

妇问:“能对上吧? ”

夫答:“能,每一个都有它的另一半儿。”

妇笑着说:“这么说哪个也剩不下,都能找到婆家啦! ”

夫郑重其事地说:“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就找到幸福了,这就像人,生前月下老都给配好了,有时又给分开了。如果每一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也就是最幸福了;如果找不到自己的另一半,就是在打打骂骂中度过的。”

妇问:“世上有几人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呢? ”

夫若有所思地回答道:“我想不会有几人吧? ”

两个人静默下来,继续认真地一张一张地对着摆了一炕的半截粮票。

已经有20多张找到了另一半。

夫说:“剩下的这些不好对了。”

妇用坚定不移的口吻说:“慢慢对吧,每个都有它们的另一半。”

最后剩下了8个半张的无论如何也互相对不上。

夫说:“差不了多少对上就行了。”

妇说:“不行,那它们有多痛苦,我一定要为它们找到属于它们的另一半。”

夫说:“是不是有对错的,把不是一张的对在一起了? ”

妇答:“也许是吧。”

夫妻俩开始一张一张地检查着。

查出了对错的3张(6个半截的)。

妇拿着3张对错的粮票说:“这就是配错的,真对不起你们了。”

夫说:“打开重新对上。”

妇边拆边说:“这就是那些结婚了又离婚的,去重新寻找属于自己的另一半了。” 夫说:“还有一对配错的没有找到呢。”

夫妻俩开始细心地找着。

终于把那张对错的找到了,是从一点不对缝处找到的,很不容易的。

妇说:“把你拆开,去重新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吧。”

可是,也许是粘得太牢,也许是粘的时间长了些,已经拆不开了,除非把它们撕坏。 夫说:“算了吧,都有孩子了,就让它们这么下去吧! ”

妇伤感地说:“这就是那些配错了又没离婚而凑合的那对。”

夫说:这一对错了,必然导致另一对也错了。”

这时老妇鼻子发酸,眼圈发红,眼里含着泪珠,对那张粘错的粮票说:“真对不起了。” 说完,妇抬头望了一眼,夫也正望着妇呢。夫妇两眼怔怔含泪的样子,刹那间俩人好似彼此发现了内心深处隐藏的东西,不觉显得有些尴尬,俩人这才发觉,说这些话实在可笑,说这些话真没意思,说这些太令人„„为了掩饰这尴尬的局面,俩人含泪对视着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泪珠簌簌滚落下来,又变成了哭。

须臾,一切又归于平静。

独语

我向海洋说:我怀念你

海洋应我

以柔和的潮声

我向森林说:我怀念你

森林回我

以悦耳的鸟鸣

我向星空说:我怀念你

星空应我

以静夜的幽声

我向山谷说:我怀念你

山谷回我

以溪水的淙鸣

我向你倾诉思念

你如石像

沉默不应

如果沉默是你的悲抑

你知道这悲抑

最伤我心

背对月光旅行

残缺的边缘走多了

也就免不了要平坦那么一段

终点与起点有时是一个符号

关键在你自己

继续走的话

那些句号或逗号还会出现

像时隐时现的航标灯

太多的时候

苦汁似乳白的月辉 照耀

每一条幽深莫测的小路

迷惘时一抬头

划开冥空的那船

镰刀般切你两半

一半在黑暗中检点以往

一半在光明中开拓未来

巨大的阴影里

船儿自如地钻进钻出

一扇门就这样打开了

天地飘满灵感的雪花

春拂玉兰枝

水仙已凌波远逝,梅花也闭门谢客,斗妍一时的山茶花也已落英满地,只留下了几声游人的叹息。

冬天总是要过去的,而春天呢?

而春天也总是伴着料峭的风和瘦弱的雪向我们走近。

我是到断桥去寻残雪的,可是寻到的只是满地的泥泞。然而我敏感的心却突然震颤,我仿佛感觉到背后有轻盈的脚步在向我走来。我像是初恋的情人。她也总是悄然而至,在我等待得不耐烦之时,突然如一阵轻风似的出现在我背后,给我以意外的惊喜。

我蓦然回首,哑然失笑。

初恋的记忆,早已如逝去的水仙,只留下几丝淡淡的馨香的回味。

不过感觉并没有骗我,在我的背后,在鲜为人至的几块山石的缝隙间,立着一树灿然欲笑的玉兰花。

我禁不住心头的狂喜,像骤遇久别的知友,像乍闻倾心的乐音,像见到一幅心慕已久的古画,像长途跋涉于沙漠之中看到一汪清泉„„

怪不得在断桥找不到残雪,雪都已由春之手重新雕塑成花瓣,缀在这枝头了。

有人以“冰清玉洁”四字来形容她,可是这四字并不能全部概括玉兰之美,因为玉兰还有着几分清香,还有着一缕情魂。

古人曾将雪和梅花做过对比,说“梅须逊雪三分白”,又说“雪却输梅一段香”。假如将雪梅和玉兰相比呢? 她既不逊雪之白,也不输梅之香。

难怪,梅要闭门谢客;也难怪,雪要消融于地。

玉兰是值得骄傲的。

她挺然而带温情;她单纯而不雕琢;她热烈,却又脆弱,她简直就是青春的缩影--短暂,但又无限的美好!

春拂玉兰枝。珍惜这春,珍惜这玉兰,珍惜这属于自己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