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夕阳无限好
初一 散文 1437字 34人浏览 欣其所郁

胡同——夕阳无限好

文/子聿

那一年冬天,雪大的出奇,仿佛整个冬天都没有看到过土地的颜色,一直被雪覆盖着。与这天地的灰白相映,胡同里的人们也是素衣寂颜,因为胡同口第二家的刘爷爷去世了。 我对刘爷爷几乎没有印象,甚至也没进过刘家的门,因为刘爷爷瘫痪在床许多年了,家里大人下了死命令,不许去刘家玩,给人家填麻烦。出来进去只能看见刘奶奶,每天在院子里洗衣服、洗床单,她唯一出门的机会就是给刘爷爷买药。老两口没有儿女,自然也没人替换她。听我奶奶说,刘奶奶很苦的。娘家穷,十几岁就结了婚,刘爷爷整大她一轮。刘爷爷是家里的老大,弟弟妹妹一大堆,都要这个大嫂来照顾,她还要受着婆婆的气。好不容易熬到婆婆去世了,弟妹们也独立了,刘爷爷却病倒了,她又陷入到下一轮煎熬中。苦命的大半生。

刘爷爷走后没多久就迎来了春节。家家户户张灯结彩,人们的脸上又重新挂上了笑容,天也跟着放晴了。虽然还是冷,但阳光明媚,照到刘家院子里,一扫往日的阴霾。刘奶奶也迈出了家门,和胡同里几个老太太坐到炕上,一边飞针走线缝着被褥,一边拉着家常,惬意得很。

我们以为刘奶奶以后的日子会这样惬意地过下去,一边飞针走线缝着被褥,一边拉着家常。却不料,她还有我们想不到的精彩。

到了三、四月份的时候,草长莺飞,春意盎然。自打刘爷爷去世,刘奶奶的时间一下子富裕起来。即便家里什么也不缺,她天天也要逛逛早市,有时买点新鲜的蔬菜水果,或者布头什么的,有时两手空空。从家里到早市要路过一个小广场,每天早上都会有一群老年人在那练太极拳,大家在一起切磋武艺,谈笑风生。刘奶奶看在眼里,很是羡慕。那一天我路过刘家,大门关着,这情况少有,小孩子的好奇心就泛滥起来。我顺着门缝往里看,见刘奶奶一个人在院子里照着书本练得风生水起,那一招一式比之电视剧里的大侠也差不哪去。个把月之后,刘奶奶高调加入太极拳队,身份是新成员,但拳术上却是高手。

让刘奶奶鹤立鸡群的,不仅仅是拳术高超,还有她那身行头。刘奶奶照顾一家老小这么多年,练就了针织裁剪的好手艺。决心加入的那一天,她还为自己精心缝制了一身太极服。银白色的绸缎面料,剪裁得体,纽绊也打得精致玲珑。穿上这身衣服,陡增了几分道骨仙风,羡煞了队里的许多老兄弟,老姐妹。没过两天,就有几个人拿着布料找上门来,求着刘奶奶也为她们裁制一身。刘奶奶完工之后,几个人不好意思让她白忙活,还留下了工钱。又过了些时日,队里几乎每人一套了。刘奶奶的手艺被大家称赞着,传播着,传着传着,竟也有生人慕名而来。那一年夏天,刘奶奶的老年人服装缝纫店正式开张了。刘家的小院一下子热闹起来。

转眼又到了仲秋时节,刘奶奶的生意大有应接不暇的架势。刘奶奶见屋里子堆满了各种成品、半成品和边角废料,显得凌乱,就合计着把那间存放旧物的门房收拾出来,专门做缝纫铺。街坊们得知这个消息,都对刘奶奶说什么时候动工就言语一声,大家都想着,老太太无儿无女,一个人不容易。

就在大家等信儿的时候,刘奶奶家的工程已然开始了。一个六十左右岁的老先生,带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在刘家忙里忙外。刘奶奶给他们打下手,烧水做饭,脸上满是欢喜。老先生叫刘奶奶小赵(刘奶奶姓赵),年轻人也一口一个阿姨的叫着,像一家人一样亲近。过了两天,重体力的活计都竣工了,年轻人不再出现,只有老先生一个来帮刘奶奶搬搬这挪挪那。所有的活计都完事了,老先生依旧光顾。等到又快过年的时候,胡同里的人们就吃到了

刘奶奶发来的喜糖。

兴趣、事业、爱情,在这样的年纪纷至沓来,带着无限美好,谁说黄昏多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