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华,花在彼岸
初一 散文 1369字 96人浏览 阳光的qwer4321

曼珠沙华,又名彼岸花。佛经记载,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炫灿绯红、那是彼岸花、彼岸花开、花开彼岸、花开无叶、叶生无花、想念相惜却不得相见、独自彼岸路。

打记忆起,梦中一直有一个身穿紫衣的姑娘,一袭紫衣泛着血红色,在大雪弥漫中显得格外耀眼。波浪般的青丝随着彻骨的寒风摇摇欲坠,单薄身影未调转身姿,就那么的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视线时,惊艳回首,一行清泪流过苍白的双颊,流落在白茫茫的雪花中,融化了积雪,化成了一曲忘川河。从此,咫尺天涯、我在这头,他在彼岸,两首相望。每一次梦醒,泪水打湿了双眼,莫名的心痛敲打着心房,久久不能释怀。直到那一年、那一天。毕业季让我们恍然若失;或许、就连上天也同情我,他带走了我的青春岁月,却又让我在这尴尬的时光里遇见了她。人海涌动,雪花洋洋洒洒,转角一抹紫衣拉着刺眼的红箱一束束卷发随性的披在肩头,静静的站在那里,眉黛青山、双瞳剪水,看着往来往去的路人,楚楚动人。恍惚间,多年来萦绕在脑海中的梦境与图画重合,让我分不清。仓皇的逃离,就怕这么一个姑娘忽然与梦中那般,掉转倩影时,一抹泪水留下,就会天长地久。

然而冥冥中自有天意,缘分就像那无丝的针线,牵引着两个毫无相干的人慢慢的靠近彼此。昨日北方还是大雪纷飞,白了头,覆了城。今日南方却是小雨淅淅沥沥,如阁中妇女那般,幽幽怨怨。摩天大楼下仅剩的一点没有被雨水侵占,站满了我的同学,还有昨日那个街角的深紫。终究经不住雨水的敲打,站在那个不知道在梦中有着相似的姑娘身边。是天意弄人还是上天早已注定。爱情如电影那般,非得经历许许多多的磨难才叫爱情。为什么偏偏自己遇到的爱神只是一个见习神,一不小心射错了一份姻缘。南方的雨,总是这样的下个不停,就像恋爱中的人那般,多愁善感。一不小心就如人们的眼泪,悄然的滑落。没有等到雨停,同学们就都散了,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敢看她一眼。或许,就从那一刻开始,沉寂的心萌动,犹如那花草,雨水过后,总是绿意盎然,千娇百媚。爱一个人或许从不需要理由,爱就是爱了,没有什么为什么! 爱情从来都是这么的不讲道理。有意无意的靠近,想法设法的去了解关于她的更多事情,盲目的不可理喻。

月上眉梢,星光闪烁。窗外汽笛渐稀,夜的降临,给了多少人忙碌的人一个休息的借口,又给了情人们多少个甜美的回忆。毕业结束,多少有些伤春悲秋的我,站在窗口默默的发呆。悠悠的叹息声,划破宁静。前世紫衣阙阙,踟蹰彼岸边,相约今世,牵绊相守、天荒地老。前世清泪两行,落地化忘川河。今生缘浅福薄,只为红颜笑颜如花。不经意间,泪水又一次打湿了眼角,心脏的悸动让我觉得,我就是彼岸的那个人,而那个一袭血红的紫衣就是我不可割舍的一部分。悠悠叹叹,缘来缘去。前世约定,今世赴约。一丝执念终究还是没有成全了一份简单的爱。

渐渐的我们互相认识了彼此,幸福简简单单。不去说任何话,就这么静静的度过了南方

不冷的冬天。北方少见的紫罗兰花却在这里满地都是,就像那瀑布斜挂在天空,满是紫色的海洋,花香四溢。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相距不过几步,似那忘川河流的水,跨不过。就这样默默的跟在后面,只为了远远的看着你。有时眼神相撞,也是躲躲闪闪。或许,当你爱上一个人时,在她面前,无论你怎么什么动作,都感觉会是一种多余。自嘲般的微笑,擦肩而过。

PS :忽然不想写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