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北斗”
初一 记叙文 2413字 35人浏览 水晶驿站79

我曾经是我国北斗导航系统建设的第一批大学生,作为设计师我见证了北斗问世;我目前工作在交通部导航中心,把北斗的应用推广到祖国的公路和江河湖海。我看着北斗出生,伴着北斗长大。

中国导航梦

提起导航大家都不陌生,现在智能手机几乎都有导航功能。你们听过这样一则新闻吗?一个司机,夜晚在陌生路段开车,结果被导航仪带进河里了。其实这不是笑话,这是真事,因为导航地图出错了。

笑过之后大家想想,如果不是地图出错,而是导航卫星出错了又会怎样,是不是汽车得集体跳河啊?也许汽车集体跳河不一定发生,但导航卫星集体出错真有可能。美国gps 有个s/a政策,叫选择可用性,就是通过人为对卫星信号加干扰,关键时刻让你用不成,这也正是我们免费使用gps 可能要付出的代价。摆脱对gps 的依赖,创造让世人瞩目的“北斗”奇迹,这就是我20年来一直苦苦追寻的――中国导航梦。

1994年2月,代号为942的国家重大工程,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开始建设,按照任务分工,我负责用户机研制。当时gps 技术封锁,北斗系统建设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从天线到射频、从基带到显示、从机壳三防到机芯每一个代码,我们开始了北斗用户机的真正国产化研制。我们曾经把几万个0101这样的二进制码流全部打印出来,逐一比对,逐点排查,直到问题归零;曾经试验过几十种方案,只为探索一个关键技术指标的标定方法。一次次周密论证,一次次技术验证,一次次联调、测试,黎明送走黑夜,灯影迎来曙光,经过700多个日日夜夜的攻坚克难,1997年夏天,一个炎热的夜晚,我和我的团队见证了第一台北斗用户机的诞生,这意味着用我们研制的用户机将能接收北斗卫星信号,意味着北斗系统技术体制是可行的,这是一次重大的技术突破。没条件我们创造条件,没人才我们一个顶俩,和世界强国赛跑,向自身极限挑战,打破封锁,占领高地,我们真的成功啦!

汗水铸成功

一代北斗采用双星定位技术,用户机必须向卫星发射信号才能定位。最初,我们将发射功率定为30瓦。这么强的信号对人体到底有没有害?还能不能再降低?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开始对北斗进行全面测试。卫星信号容易受障碍物遮挡,必须把用户机放在敞亮的地方才能测试。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一测就是几个小时,为了拿到最准确的测试数据,我们连把伞都不敢撑;倾盆大雨、鹅毛大雪,人们都会躲在家里,可这正是测试恶劣天气对卫星信号影响的最佳时机,于是我们也陪着用户机淋在雨中、冻在雪中;有一次,为了掌握下雪前后的数据变化,我在东北连续蹲守了一周,反复测试,反复比较。用户机按军品设计,不怕冻,可是测试仪器都是民品,一冻就“罢工”,我就解开大衣把测试仪器捂在怀里。就这样连续测试了几个月。

为研制用户机,我一直没要孩子。结婚十年,没有怀孕迹象,婆家人甚至怀疑我因为身材瘦小而没有生育能力,不断给老公施加压力,对这一切我只能默默地承受着。说句心里话,作为女人,每每看到别的女人幸福地挺着大肚子,我心里总是酸酸的;每每看到别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我真的好羡慕;每每看到丈夫和公公婆婆那殷切的眼神,我心中除了愧疚还是愧疚。有时候我就这样安慰自己,用户机也是我的孩子,老二再等等吧。可这一等就是整整十年。今天,同龄人的孩子已经上了大学,我的女儿还奋斗在小学起跑线上,但我并不后悔我的选择,用我的青春,换来北斗的成功,让中国崛起,让世界瞩目,就是付出再多我也值得呀。

“要我用”到“我要用”

2007年,我再次做出了一次重要的人生选择,转业到交通运输行业。连家人也无法理解

我的选择,20年前身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地方名牌大学的我为北斗穿上军装,成为一名职业军人,20年后,又为了北斗,我放弃军队的一切转业到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从头起步,从零开始。

世界两大导航体,美国gps 、俄罗斯glonass ,几乎同步建设,glonass 最惨的时候天上只剩7颗星,根本不能用,而gps 却让全世界离不开它,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原因是gps 用得好,通过产业链来反哺系统建设。交通行业拥有1000多万辆营运车辆、十几万艘营运船舶,还有高速公路、航道、港口等基础设施,是卫星导航最大的用户。

我转业交通,就是想让北斗用起来,让她成长,让她壮大。2012年,我牵头实施二代北斗第一个示范工程,刚开始行业比较抵触。gps 用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用北斗?行业有这样那样的疑问。为了让大家统一思想、提高认识,我一年内组织了5次工程协调会。有一次北京大雨,航班大面积延误,9个省份、30多人,从半夜到凌晨,飞机断断续续落地,我顾不得第二天还要组织会议,坚持亲自接站。一位地方的同志感激地对我说:“你们代表部机关,不接我们也是正常的,你还用自己的私家车来接站,我们再做不好工作就太对不起你们了”。说句心里话,我的接送不是为了接待,而是为了接近,只有接近,才有机会和大家心贴心地沟通。我要让大家明白,通过示范引领,让老百姓认识北斗、接受北斗、热爱北斗,让我们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强大起来,作为交通人,作为卫星导航最大的用户单位,我们必须担负起这份历史的重任。上下齐心,共同努力,示范工程超额完成北斗推广任务,带动200多万台北斗终端进入交通领域,实现产值几十亿元,促使行业呈现由“要我用”到“我要用”的巨大转变。

目前北斗技术已全面应用交通领域,联网联控系统实现对400多万辆重点营运车辆动态监管,我经常想,如果通过联网联控,哪怕避免一起交通事故,挽救一个人的生命,我的付出都是值得的。12328交通运输服务监督一号通工程如果真能给老百姓带来便捷和实惠,那我的努力就是值得的;车辆驾驶员培训管理系统如果真能让学车跟上饭店吃饭一样,实现“先学车,后付费”,再苦再累我也愿意。这些都是交通运输部提出的一件件为老百姓办实事的民生工程,我能够参与其中并成为技术牵头人,这是我的幸运。

摆脱对gps 的依赖,创造让世人瞩目的“北斗”奇迹,这就是我20年来一直苦苦追寻的――中国导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