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小伙伴们
五年级 记叙文 1657字 449人浏览 于红欣

许是生活过得颇不顺心吧,最近常常想起童年旧事,忆起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们。趁着脑中残存的记忆犹在,赶紧用青涩的文字记录下那个没有胶片存档的懵懂年代的些许片段。或许等我白发苍苍时,看着这些文字档案,还能依稀记起有那么一段时光我曾经真心快乐过;那么,回首此生,也就不觉遗憾了。谨以此文祭奠我业已逝去的童年时光,兼怀儿时的伙伴。

--题记

我的家乡在一个美丽的小山村里,就是在那里,我度过了那段最纯真快乐的童年时光。

村子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小盆地,一条小河蜿蜒着从村头流过村尾,古朴的的民居星罗棋布地分布在河岸周围。记忆中的河水永远清澈明亮,水中鱼虾成群,河岸边是绿绿的草地和弯弯的杨柳,还有那青翠的的庄稼。童年的美好记忆绝大部分与这条小河有关。

仍难忘,那些炎炎的夏日,同村的小康,正军,高叔,超叔俩兄弟,还有其他的一些年纪相当的伙伴,我们一起在河中中游泳嬉戏的情形。我清楚地记得,每个晴朗的夏日,我们都会在河中那个浅滩中学游泳。那个水潭也就齐脖深,十丈见方,是没有溺水危险的,自然成了我们最合适的露天游泳场。在那些酷暑的日子里,我们通常整天泡在水中,从最原始的狗爬式练起。记得刚学游泳时时四肢乱弹,可是身子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沉; 后来渐入佳境,已经能浮在水面上而不下沉,那种喜悦之情记忆犹新。

水中是自然比陆上凉爽许多的。每当烈日炎炎时,小河就成了我们绝佳的避暑胜地。在夏日沉闷的气氛中,常常可以见到这样的一幅热闹场景:一群赤身裸体的孩子在水中打水仗,扎猛子&&欢声笑语夹杂着哗啦啦的溪水声,构成一曲优美的交响乐,在岸边的石壁间回荡。我们的喧嚣常常会引起岸边树木鸟巢里小鸟的叽叽喳喳的抗议,大概是我们打扰它们的清修了吧。但是我们是不会接受这些可爱的鸟儿们的抗议的。在我们心中,我们才理所当然地是这里的领主。有时,我们还会在水中捉鱼,摸虾,抓螃蟹。抓到的这些鱼虾蟹常常被我们烤着吃。至今回忆起这些烧烤的美味仍会不自觉地咂嘴巴。

在流水中浸泡久了常常是会疲乏和寒冷的,此时我们通常会从水中转移到岸上,在岸边的草地上边晒太阳边侃大山。那些有趣的故事,像狼外婆的故事,各种鬼怪故事,金刚葫芦娃的故事,就是在岸边草地上听来的。从伙伴们的口中,我还断断续续地知道了一些外面世界的事情:知道了大山外边有很繁华的城市,那里宽阔的大马路上跑着小汽车,比我们村里凸凹不平的黄土路要平整多了;知道了有个叫美国的流氓国家很坏,常常欺负其他国家的人民; 知道了人是由猴子变来的; 知道了地球是圆的&&这大概是我了解世界的开始吧----尽管不是很系统很全面。

岸边有块黝黑的巨石,上面是凸凹不平的沙砾,酷似癞蛤蟆的皮肤。那是我们晾晒衣物的地方。正午时,我们从水中出来,穿着湿漉漉的小裤衩,坐在那块石头上,调侃着,等身子和衣服都晒干后,就各自回家吃午饭。因为家长通常不许我们下水,若是湿着身子回家自

然会挨板子的。就是在那块黑石上,我们的皮肤晒得黑黝黝的,至今我的皮肤都有点黑黑的,大概是那时晒的吧。坐在滚烫的石头上,就像坐在熨斗上,烫得裤衩上不断冒着热腾腾的蒸气。不过,不同的是,平底的熨斗是可以把衣物熨得很平整的,而凸凹不平的石头把原本尚还平整的衣裤熨得皱巴巴的。

后来年纪渐大了,水性好了,浅潭就承载不了我们这些巨龙了,于是我们就转移到浅滩上游那个深谭去修炼了。深潭周围都是大树和峭壁,没有李白诗中所述的桃花潭水那样的千尺深,但至少也有几百尺了。记得我们当时用长竹竿丈量时是没插到水底的。再后来,我们的游乐场就转移到村头的水库了,那里更是不知水深深几许了,不过浮力更大了,游泳就更省力了,更能尽兴了。在那儿,第一次有一种龙入大海的奇怪感觉。

其实我们在水中的时间还是很长的,一直从六月份延伸到秋天。还记得,有一次,大概已经是十月份了,人们都开始穿上秋衣了。我和几个小伙伴放学后偷偷跑到河里游泳,当时头上寒风呼啸,水也凉飕飕的,还有点刺骨呢,身上冻得都起鸡皮疙瘩了,可我们还是兴致勃勃地坚持呆了好几个钟头。那次我第一次深深体会到了泡在冰冷的水中的刺骨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