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心中 清泉长流
初三 散文 3179字 222人浏览 白哲曦

真的想念你,我的朋友。

其实你如今工作的地方离我很近了,但是我们相隔似乎远了。

我知道那是一个刻意。是你刻意的要离我远些。有一次你问,是不是你的存在,让我不愿意接受其他走近的男人? 我说不是,只是我自己的问题。放下电话,我仍然在想你的问题。不是?还是是?

我们相识,是因为文字。起初你叫我老师,叫我老师的时候,还不知道我是男是女。记得那次你约我前往你所在的地方采访,信中叮嘱:路难行,千万别带女的来啊!当我站在你的面前时,你的眼睛瞪得好大,说:原来你就是个女的?

从那时起,“老师”你还是叫着,但“您”就变成“你”了。我仍然叫你名字,但渐渐的,你在我的心里,也不再是个“学生”。你是我的作者,你的文字是丰满的,无论就专业知识还是文字功夫,我都很难再当你的老师了,何况你后来被任命为一个“长”,是相当一级干部呢。每当你驱车省城开会,顺便来看我,再叫我老师的时候,我的心里真的好忐忑,有一次我说我不能再受“老师”之称了,你却一脸认真的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啊!说过就笑,很夸张的憨厚,让我也只能笑着,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几十年了,我的朋友。几十年间,我们多是文字来往。近距离的接触,时间最长的就是那次去你们那地开会,顺便应你的邀请随你去“采访”。所谓采访,其实是你领我走近大自然,去自然山水中,放牧心情。那时我还很幸福,幸福的女人走进大自然一定很美丽,每一张照片都是如花似月的明媚。你总是跟在身边,笑笑的,看我在自然风景中任意的跑任意的笑。其实那时我们不只是我们,你的司机,我的同事,我们一行四人走在那座美丽的山里,一山的可以任意想象任意命名的石峰,与我们对视的时候驰骋着许多的激情。

那是夏末秋初,一山的叶儿葱茏中偶尔摇出几枝半丛黄来。你指着一片林说,再过些日子它的叶儿就红了,那时满山的红叶,又是别一番风韵。你知道我喜欢红叶,就跟着满山的寻。好像足迹能催红季节。可惜我们寻了一山,只有我的同事,那位摄影的老师趴在岩顶之上,伸长照相机,才搜寻到半坡上那小小的一丛,被镜头放大拉近才能片片红叶的生动通透着。我是绕着山脊试了半天,仍然不能走近更不能合影。

留在山中的那丛红叶是一处美丽,也是一个遗憾。

你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说,到叶儿红透的时候,我给你寄去.

我答应着,在柔软的山路上,收藏了一份喜悦。山中的几日。我们同游,没有身份只有友情。有时相牵,因为攀岩爬峰的艰险;有时比肩,因为碧水秀峰的同乐。几天下来,我们情同兄妹了。其实我们同龄,但你对我的呵护,除了东道主的热情,还有兄长般的温存。 有一种情感,即使用尽理性去界定和规范,都有可能在某个时刻腾出浪花湿了心跳。 忘不了你为我送行的那个晚上,你喝了许多酒,说你想喝。我陪着你,一直喝到星空飘出浓云。送你回宿舍的时候,你连连说自己没醉,但你的脚已经摇晃得不象平素的你。我是清醒的,清醒得满脸绯红一心的不忍。那一盏昏黄的路灯照见了你的摇晃,也照见了我的游移。终于,当你又一次摇晃着说没醉的时候,我伸手牵住了你——这一次牵手,是踩着那根男女情感的钢丝绳了,心跳和心晃,都在一瞬之间刻入心尖,即使不想起,都再不会忘记。 以后,曾经无数次的拷问内心,无数次的问自己:那一次的牵手是不是有些出轨? 可不可以说,情感的真实,只一瞬的颤动,即使与爱有关,也无可厚非?

以后,我们很少联系。

但你真的给我寄来了红叶。就在那年的秋天,只有一叶,是你从一片一树上采下,红得格外的丰润剔透,每一条脉络都是燃烧是倾诉,不用言语也知道有情。我将这红叶给他看了,你也说给她听。这一说一看,为的都是同样的理由,那就是,给我们的友情一个纯粹的

基地,给我们各自的家庭一个真诚的说明。

你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对爱情、家庭,工作以及友谊,你都宁肯自己肩着责任,让别人笑着,你自己去累。

只有快乐的人能够给人快乐,你这样说。于是你给人看的总是快乐。不快乐的日子,你就沉默,借沉默疏散压力。实在扛不动的时候,你也只是接通电话,说说那座美丽的山,和那些与山水同游的快乐时光。然后轻轻叹一口气,说想念那些自然轻松的日子„„

那座山,那些同乐的日子,那次牵手,还有那片成为书签的红叶,是我们的共同,也是我们的珍贵。

我的朋友,今天,我的窗前有一大片葱茏的绿树,还有一坛情话般絮絮的小花儿。只是没有红叶,即使到晚秋,这一片绿也不能够变成那一片红。或许正如我和你,即使走到生命的冬季,也不能化为两只彩蝶飞过雪山的峰巅,舞出一段荡气回肠的前世今生。

只有快乐的人才能够带给人快乐。你说这话的时候,我是个非常快乐的人。你说你最喜欢我快乐着,最爱听我快乐的笑快乐的说。于是我总是在电话里给你笑为你说。

可是有一天,那一天是永世难忘的一天,我只能在电话里对你哭了,完全不能言语的哭,让你连连的呼唤还不能停歇的哭„„你明白我的天塌了。好半天,你重重地叹一口气,说:千万千万,要保重自己„„

有一种相伴。总是在患难之中。庆幸上帝给了我可以患难与共的朋友。回想起来,有许多的忽略,让我的内心充满愧疚;有许多的珍贵,让我的情感怀着无尽的感恩。

在那个滴着雨泪仿佛永远不能天亮的夜晚,你说,你牵我走。从此,飘飘扬扬的电波被你有些嘶哑的声音编织成一只救生圈,载着我在苦涩的漩涡里一圈一圈的落,一圈一圈的起。当我自己都对自己失去信心的时候,你却一如既往,说:你在做一场极限运动啊!再难都要坚持走,因为你没有退路,因为你从来都不是弱者!

我记住了你的话。从此常常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我,从来都不是弱者!

其实我知道,你也知道,当我哭的时候,好弱,好弱„„即使一片树叶落在我的枕上,也能让我破碎的啊!那些日子,你知道,唯有爱的缆绳可以拽住我生命的呼吸,唯有情的船帆可以牵得动我生存的信念。于是你,在那些漆黑的夜晚和阴云的白天,只要我发出一个信号,你就回过来一个电话;不是情话,却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倾心倾情的怜惜和抚慰;从不吝惜时间和话语,听与说,直到我的心绪能够安静,思维可以运行„„

苦难成全了生命,也成全着爱。走在苦难中的我,懂得了感恩,懂得了心怀感恩的去爱别人。

从前的忽略如今已视为珍贵,在我的生命里,一些爱的云彩情的花絮,都在心识的浪潮里重新扬起重新堆积。爱本身就是一个美丽啊,只要真实就是纯粹,只要尊重就是宝贵。心怀感恩的去爱,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一个永恒的主题。

然而,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说过爱,过去是因为你的她我的他,如今却只是因为我和你,因为我和你都明白:我们之间,最永远的爱就是放弃。

于是,当你离我最近的时候,却远离了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你的消息了,只知道你新上任的工作繁忙,只知道你每到周末就往返于家和单位,因为家里有你的老母和你的弱妻。 今夜,我的门外流水哗哗,几点星光,几声蝉鸣。忽然就想起你了,想起你沙哑的声音和有些瘦弱的身影。仿佛眼前真的站着你,像那次你忽然的来到我的城市,我跑到街口接你,就在路口看见你的车了,我挥手朝你奔去,你似乎也张了双臂;差一点儿我就要扑过去你就要拥上来了——但我们都停住了,停在四目相望的最近处,只是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握在一起„„

这一次握手,是再见也是告别了。以后你的电话和短讯就稀疏了,渐渐的,恢复了从前,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有一声问候,一声祝福。我也似乎恢复了从前,只是将笑声和

轻语送给你,给你讲我窗外的阳光屋里的音乐,还有游在路上的风景„„

我们都是惜情懂爱的人。我们都懂得自爱是爱的操守和准则。

有一种爱,是翔在情欲之上的守护和关注。不一定要朝晖夕阴,却可以一生一世。这样的一种相连相望,拥有,真的是天大的福分。

今夜,真的想念你,我的朋友。你该知道,在我心深处,有一口爱的深眼井,是一泓纯粹而甘冽的清泉啊,当你需要的时候,就能温润;就像你在我需要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取了你的甘泉给我。

就让清泉长流于心吧,让太阳在满心的感动中,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