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河两岸
初三 散文 1318字 365人浏览 心无怨恨莫莫

我眺着这河面。

冬日的风吹来,却撼不动已冰封坚决的大沽河。它稳稳地停在那里,不流淌,不晃动,像是沉默寡言的老者,默默微笑着扫视身后这一切,君临天下。走在土筑起的高高的坝上,两岸沉寂,并无人声,呼呼吹过的是冷冽的寒风。

坝下一片土黄色的田地,耕得细致,一亩一亩,一分一分,一垄一垄,像还未来得及摆上棋子的棋盘,蓄势待发着,即将为春天的播种做准备。田地再往前走便是河边,心中对这大沽河两岸村庄的粮食富余自是了然,如此这般,地在河边,有河灌溉,又何愁无产?视线越过大约半里的河面,对岸是望不到边的林地,整整齐齐列满了笔直的杨树,直直的望去,枝上无叶,树干也似乎并不怕冷的,挺得骄傲又清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坝是黄土石块垒起来的,结实,脚踏实地,真实的就像大沽河多年来的朴素与勤劳。入冬,坝边原本生机勃勃的野草如今乱糟糟的堆砌在一起,迎风乱摆,却有种自然风流的潇洒神态在里面,我会心一笑。呼啸的风声中突然辨出几个轻快的跳音,分神去寻,果然见那层层排排的杨树林之间,飞舞着三三两两黑白色的精灵,它们喳喳欢喜的叫着,在那枝尖上跳着,这样的生命力与热情更使这安静沉稳的冬季的大沽河添了份活力。

慢慢地走着,脑中不自觉便搜刮些对大沽河的了解来。不用细讲,看这沿河的村庄土地,便也知道它是青岛的母亲河,犹如黄河在中国的作用,受人爱戴。从这面看并不很宽,可是这段流域也算得“辽阔”了,有些地方弯弯绕绕,甚至窄的如同小溪,这样艰难,却不依不饶的遍了青岛的四个地区:平度、即墨、城阳和胶州。它占据一方水土,保佑一方百姓,灌溉一片土地,滋润了一众心田。大沽河流域大部分都分布在青岛地区,水量充足,四季风采多姿,文化色彩浓郁。它与全国文明的胶州湾并称青岛的“一河一湾”,一条母亲湾,一条母亲河,而最终大沽河也汇入胶州湾,随之入海。

恍然想起去年正月里,来姨姥姥家拜年,她领着我走过这条大坝,一路边走边说,口中掩不住对大沽河的喜爱和依赖,她说这里的人们生存全靠这条河,要灌溉、饮水、洗衣服、玩耍……它的作用实在太多,它存在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水源,它是青岛的一个文化符号,一个悠长的代表。就像一支歌,余音绕梁的旋围在这上空,从古至今一直在那儿,永远也不会离开,千口传唱。那时天气不是很冷,大沽河并没有结成现在这厚厚的白色的冰层,青色泛着微波的水面,在风中荡漾漂浮,一道道划过的细纹,在阳光下映照得支离破碎,又光芒万丈。看起来似乎是流动的,又仿佛是沉静的,它这样神秘的性格,我猜不透。我想起那年大沽河的水,清清的,激起雪白的水花,似乎一眼就能望穿了水底,又似乎是个无底洞,琢磨不清。那天姨姥姥带着稍有些兴奋的声音对我满怀憧憬地说:“你看那边要修起个桥,以后这里通了火车,咱们就能直接坐去北京!”我诧异,她笑得合不拢嘴,“这边发展好啊,靠着大沽河,啥事也方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如今,那桥,怕已是修好了吧?我向前几步走,正看着不远处一座铁路桥神气的跨过大沽河,红色车厢的动车组从桥面上驶过,如同驶入了看不到边的幸福希望。

沿这一河,走过两岸,远处红色瓦片覆盖的民居,闪耀着簇新的光芒,大沽河两岸肥沃的土地和整齐的杨林,天空中有喜鹊欣喜的歌声,河面上冻起的冰面却散发出一种让我心中亲切温厚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