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红不是无情物 化作春泥更护花(自己)
初一 散文 1417字 383人浏览 xiwuang

1 落红不是无情物 化作春泥更护花

-------记青岗岭中学一老校工

青岗岭中学 耿昭美

下午放学已多时, 每周的校会还在继续,而我的思绪早已飞到家中,母亲是否已把孩子从幼儿园接回家,孩子今天有没有作业,如果有,应该是“5”的分解和汉语拼音“zh ”及相关的独体字吧,会是哪一个呢„„

不经意间,向那条回家的路遥望,那路在暮色下似乎已被迷雾吞噬,惆怅时将目光定格在校园中,刚栽不久的树木在凛冽的寒风中颤抖,畏畏缩缩,似乎想与自己的命运抗争却又无能为力,风带着冻雨,穿过破窗,飘飞在我的脸颊,我不禁觉得寒气袭人,伸手去拉窗帘,想把这份寒意阻挡在窗外。

然而,就在这一霎那,我虽然身着羽绒服,全身却猛的打了个寒颤,忍不住推身旁的同事,让她往窗外看:一付瘦瘦的身躯,中等个头,头顶一褪色的绿色遮阳帽,上身套着一件失色的绿色薄外衣,衣服的一角在冷风中不时的飘打着,下着一蓝色的薄长裤,只见他左手拎着一只大塑料垃圾桶,右手拿着一把大铁铲,正在冰冻的水泥地上用力的铲着冰块和泥土,铲完了冰块和泥土,又放下大桶,腾出一只手,

2 快速地捡水泥地上的垃圾,水泥地捡完了,他的阵地又转移到了那片预备种花草的地里,他认真地清理着这里的垃圾和不属于这片地里的多余的东西,铁铲装满了,快速倒入大桶,又返回去继续。他躬着身子,但却很轻捷。

好一会,他终于站直了腰,拉了拉衣角,耸了耸肩,环顾了身边的这片土地,脸上慢慢露出满意的笑容。此时风更大了,冻雨似乎有冽风的助威也更狂了,老校工把铁铲放进大桶,躬下身,吃力的抬起那只装了大半桶垃圾的大桶,蹒跚地向垃圾场走去。我心想,“他总算捡完了,可以回值班室向烧得正旺的火炉报道了。”

校长的讲话又趁机钻进我的耳朵,什么安全啦、卫生啦、保洁啦、班级啦等等。然而,外面的世界始终吸引着我,我的思绪又开溜了,我关注的目光,不自觉的投向了正对面值班室的窗子,我太希望透过那扇玻璃窗,看到老校工端坐在暖烘烘的火炉旁,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水,和火边的人们谈笑着。我想象着这场景,目光不时的搜寻。然而,我很黯然,暖烘烘的火炉旁并没有老校工的身影。难道他还在那片地里?

我急转目光,那片地里仍是寒风凛冽,偶有飘零的红叶,却不见老校工瘦瘦的身影,我很着急,便四处张望,只见侧面教学楼的四楼上,有一顶似老校工的褪了色的绿色遮阳帽在移动,那帽子和阳台齐平,感觉像是魔术师使用魔力控制

3 着一样,从四楼的左端慢慢移动到右端,突然不见了,一会出现在三楼,从三楼的右边慢慢移动到左边,又不见了,一会又在二楼出现了,我欣喜的推了推身旁的同事,没头没脑的对她说:“二楼” ,“绿色的帽子”,“快看”一头雾水的同事茫然的看着我。终于,盼到了一楼,我看清了那顶褪了色的绿色帽子。原来这魔术师就是老校工,他手里抬着大半桶垃圾,摇晃着向垃圾场走去。原本被冻僵得发痛的双脚,现在似乎暖和了许多。此时,校长也宣布散会了。

回家的路上,雾很大,闪烁的车灯让我想起了老校工:工作之余,戴着老花镜,双手翻阅报纸、杂志的祥和神态;篮球场上飒爽的英姿;身着保安服的威严;无论刮风下雨总给我们打开校门的笑容;单薄的绿外衣;冷风中飘飞的衣角;苍老的双手、瘦瘦的身影„„

第二天,走在干净的水泥地面,踏上整洁的楼道,放眼整个校园,冰清玉洁,那偶有飘零的落叶,使我不禁想到了龚自珍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是呀,放弃天伦之乐到我校支持教育工作的老校工,不正是这样的一片落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