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羽岑的梦幻国度(五)(1500字)作文
六年级 记叙文 8770字 93人浏览 宁静陌音

精选作文:聂羽岑的梦幻国度(五)(1500字) 作文 “喂,帮我拿着,我要上场了。”杨晔玄脱下外套,塞到聂羽岑的手里,灿然一笑。 “啊,嗯。”聂羽岑把外套抱在怀里,他还没有好好看过杨晔玄比赛,总觉得„„这个人,很强。那种强大不是后天的,而是藏在他的骨子里的,那种天赋和气势。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哨响,篮球赛开始了,杨晔玄的动作行云流水,每一个闪躲,进攻,前进,似乎都是有目的的——为了投篮。比赛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操场的加油声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聂羽岑看着比赛,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被奴役了,怎么都离不开,而这种被奴役的感觉,竟然很好。他打得很棒,棒得超乎他的想象。 很好呢„„ “咚!!”篮球穿过篮筐狠狠砸在地上,杨晔玄汗水涔涔,汗水一直从额头流到脸颊,锁骨,胸前„„胳膊开始酸痛了,他使劲眨眼,看到聂羽岑在重重叠叠的人群之后,向他做着“加油”的口型。 好兄弟!杨晔玄抽身带球,传给了另一个球员,就在他奔跑之时,有人绊了他一脚,顿时重重跌了一跤,裁判的哨声响了,示意来人送他去医务室。他受伤了,膝盖的皮破了一大块,还好没有流血。皱眉,挣扎着要起来,却发现真的是很疼。 被汗水浸过的眼睛看到聂羽岑正跑向他,手里拿着他的外套。 “你还好吧?”他问。杨晔玄点点头,搭着聂羽岑的肩膀走向医务室。 医务室。 医务室总是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呛得人难受。聂羽岑帮杨晔玄缠着绷带,一边问着:“还记得是谁撞了你吗?” “肖谦。”大概是有些疼,杨晔玄闷哼一声,说出了这个名字。 “肖谦吗„„”聂羽岑淡淡地重复。 “喂,你小子可别想着去打架。”杨晔玄伸出手敲了敲聂羽岑的额头,看着聂羽岑的表情,突然觉得这样的笑话不好笑。 聂羽岑打了一个蝴蝶结:“好了,过两天就没什么问题了。”杨晔玄愣愣地看着那个漂亮的蝴蝶结,突然大笑:“你小子还挺会照顾人的!” 运动会结束了,以杨晔玄期期艾艾的喊疼声。 聂羽岑玩着两块铝制的第二名的牌子,手心里上上下下。初中以来第一次参加运动会,笑了笑,感觉很好,至少比在老师的办公室改卷子要好。拉开抽屉,想要翻出练习册做题。却发现了一封显眼的,浅绿色的——情书? 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聂羽岑<收> 是个笔迹很清秀的女生给他写的信,黑色的钢笔字,一撇一拉都恰到好处,不张扬,不造作。聂羽岑愣了两秒,随即微笑。小心地撕开信封,从信封探出头来的是浅绿色的信纸,清清秀秀的感觉。 聂羽岑: 你好,这是我第一次给人写情书,心里有点紧张,当你收到这封信时,会不会很吃惊?嗯„„你也知道啦,这是封情书,所以我还是先说最重要的话:聂羽岑,我喜欢你。我是认真的! 我也懂得被一个陌生人告白可能会手足无措,不过我都喜欢你一年多了啊„„所以被你拒绝也好,至少要让你知道啊,单恋可是很痛苦的。 喜欢你是从初一的体育课开始的,夏天是很热很美好的季节,有很多好吃的东西。那时的你穿着白色的很干净的t-shirt ,蓝色的牛仔裤在操场上打篮球,投篮的时候超级帅!是不是好傻,这样就喜欢上一个人了。我记得那次刚好是征文比赛的开始的时候,有个题目是《球场边的女同学》,立刻就想到你了,我投了稿,得了一等奖,算不算是你带给我的呢? 哈哈,我乱扯了好多,不过,我也不奢求你能答应我,你是很优秀的人,初中爸爸妈妈肯定也不允许你谈恋爱吧„„只是单恋真的很痛苦,现在你知道我喜欢你就好了„„ 欧阳明镜 把信纸放回去,把情书的四脚都整好。答应是不可能的,聂羽岑也没有想过在高中谈恋爱,只是要尽量尊重女孩子,毕竟别人喜欢你,是你的幸运。 第二天,晨风细微的时候,聂羽岑打听到了欧阳明镜的班级,悄悄地,悄悄地把信放回了她的位里,上面有用黑色水笔写的字:“谢谢你能喜欢我,但是初中还是要以学习为重,你是聪明的女孩,能够明白我的。” 这也就是说,聂羽岑的初中要与早恋绝缘了?突然觉得好笑。高二:季银川

篇一:聂羽岑的梦幻国度(九)

聂羽岑的梦幻国度(九)

聂羽岑和杨晔玄都被分到了实验班,杨晔玄因为性格豪爽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团,聂羽岑相对安静,但因为和

杨晔玄是铁哥们,再加上温柔的性格,也很受大家欢迎。

班里有一个女生非常的显眼,短发,戴着一副红框眼镜,长着标准的桃花眼,不说话时让人觉得很没精神,病恹恹的,一说话就好像岩浆迸发。她不是很漂亮的类型,甚至穿着全套的校服会让人误认为是男生,最开始做自我介绍时,一下子就让人记住了,她说大家好,我就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叶舟,说着眨了眨眼,非常淘气的动作。杨晔玄觉得很新鲜,怎么会有这样的女生? 女生非常的活跃,军训时会自己提出带队喊口号,在烈日炎炎的夏天,聂羽岑从未看见过女生抱怨,从未见过她偷懒,除了她直接把矿泉水从头顶倒下来,全身都湿淋淋地对着大家笑。 女生很喜欢鼓掌,她看到别人做得好的一面,从不吝啬夸张,个性率真地让人有些吃不消。

那天在操场上,杨晔玄正在给聂羽岑哼歌,这个叫做叶舟的女生就坐了过来:“很好听,你还会唱其他的吗?”脸上汗津津的。

杨晔玄听到这句话就笑了:“当然,你想听哪些?”说着对聂羽岑使眼色。 “对,他很擅长英文歌和韩文歌,你想听什么?”聂羽岑也笑着说。他喜欢这个女生的直率。

“艾米纳姆的怎么样?不,不唱男歌星的,我想听ladygaga 的。”女生笑着,笑容狡黠,看着杨晔玄的眸子里闪着光。

“你可真是?? ”杨晔玄故意露出为难的表情,但还是唱了起来,

pokerface,男生唱真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但是叶舟和聂羽岑都听得非常专注,最后叶舟鼓起了掌说:“有职业歌手的风范。”杨晔玄正准备道谢,突然操场上响起了哨声,女生拍拍军训服迅速站了起来,向他们招招手。

军训有了这样的人,似乎也没那么累了。

女生的男生缘似乎很好,和女生则很铁。

“羽岑,你说她怎么样?”杨晔玄问聂羽岑。

“我会娶她。”聂羽岑万分认真地说。

“喂,你不是开玩笑的吧!她是

“我还真是开玩笑,谈恋爱的事,大学再说吧,高中没那个打算。”

“她也是这么说的,呐,叶舟,世上怎么会有她这样的人啊。”杨晔玄笑。 高中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女生和每个人的关系都划得很清楚,朋友就是朋友,哥们就是哥们,没有一点暧昧的意思,她非常的努力,但是数学还是一如既往地差,数学老师又是班主任,经常批评她。

聂羽岑问她怎么想,她说就那样吧,再怎么批评不都是为了她嘛,她努力就好,至于成绩,她就不信会提不起来。 那种认真的样子,很

像自己。

她经常说:“数学虐我千百遍,我待数学如初恋。”问她初恋和谁,她则干脆地说还没有,也会发飙说我不干了,但

杨晔玄瞪他一眼,接着唱:“我是杨晔玄,我的血型是,有型的b 型,你是,你是什么血型?”吉他弹得风生水起。

“我觉得他不会喜欢这种?? ”聂羽岑评价。

“那该怎么办?!”杨晔玄说。

??

“可是我不会画。”杨晔玄无辜地说。

“嗯哼。”聂羽岑拍拍胸脯。

女生宿舍楼下。 所有的学生都围了过来,看着楼下,一座画在地面上的城市拔地而起,杨晔玄在楼下对着叶舟邪气地笑。音乐响起,杨晔玄在城市的街道上跳起了舞,他最擅长的popping ,引起了大片女生的尖叫。叶舟穿着连帽衫,淡淡地看着他。

杨晔玄跳着,假装要倒下去,叶舟的脸上出现一瞬间的担心,杨晔玄抬眼,朝她笑,笑里多少带点狡黠。叶舟瞪他一眼,把头扭过去。

音乐越发的热烈,杨晔玄好像用尽了生命般在舞蹈,城市也和他一起舞动。 终于,一曲完毕。

身后巨大的布幕被拉了下来,叶舟的笑容的巨幅油彩画。

杨晔玄朝她笑,把手里早就准备好的心脏模型扔向叶舟,叶舟接受了。走下楼,对杨晔玄说:“很有创意,但是我高中不谈恋爱。还给你。”把心脏放回了杨晔玄的手中。离开。

杨晔玄突然向发了疯一般的吼:“我要跳!”

聂羽岑从后面跑出来抱住他:“不要跳!”

“我要跳!”

就这样,杨晔玄的初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问叶舟后不后悔,叶舟说我有我的原则,没有什么后不后悔,我从没后悔过。

高一:刘琼琼 篇二:聂羽岑的梦幻

国度(五)

聂羽岑的梦幻国度(五)

“喂,帮我拿着,我要上场了。”杨晔玄脱下外套,塞到聂羽岑的手里,灿然一笑。

“啊,嗯。”聂羽岑把外套抱在怀里,他还没有好好看过杨晔玄比赛,总觉得?? 这个人,很强。那种强大不是后天的,而是藏在他的骨子里的,那种天赋和气势。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哨响,篮球赛开始了,杨晔玄的动作行云流水,每一个闪躲,进攻,前进,似乎都是有目的的——为了投篮。比赛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操场的加油声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聂羽岑看着比赛,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被奴役了,怎么都离不开,而这种被奴役的感觉,竟然很好。他打得很棒,棒得超乎他的想象。

很好呢??

“咚!!”篮球穿过篮筐狠狠砸在地上,杨晔玄汗水涔涔,汗水一直从额头流到脸颊,锁骨,胸前?? 胳膊开始酸痛了,他使劲眨眼,看到聂羽岑在重重叠叠的人群之后,向他做着“加油”的口型。

好兄弟!杨晔玄抽身带球,传给了另一个球员,就在他奔跑之时,有人绊了他一脚,顿时重重跌了一跤,裁判的哨声响了,示意来人送他去医务室。他受伤了,膝盖的皮破了一大块,还好没有流血。皱眉,挣扎着要起来,却发现真的是很疼。

被汗水浸过的眼睛看到聂羽岑正跑向他,手里拿着他的外套。

“你还好吧?”他问。杨晔玄点点头,搭着聂羽岑的肩膀走向医务室。 医务室。

医务室总是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呛得人难受。聂羽岑帮杨晔玄缠着绷带,一边问着:“还记得是谁撞了你吗?” “肖谦。”大概是有些疼,杨晔玄闷哼一声,说出了这个名字。 “肖谦吗?? ”聂羽岑淡淡地重复。

“喂,你小子可别想着去打架。”杨晔玄伸出手敲了敲聂羽岑的额头,看着聂羽岑的表情,突然觉得这样的笑话不好笑。

聂羽岑打了一个蝴蝶结:“好了,过两天就没什么问题了。”杨晔玄愣愣地看着那个漂亮的蝴蝶结,突然大笑:“你小子还挺会照顾人的!”

运动会结束了,以杨晔玄期期艾艾的喊疼声。

聂羽岑玩着两块铝制的篇三:聂羽岑的梦幻国度(十二)

聂羽岑的梦幻国度(十二)

聂羽岑的梦幻国度(十二)

表演的前一天杨晔玄浩浩荡荡地来找聂羽岑,为什么说他浩浩荡荡,是因为身后跟着十来个人。

他拉了聂羽岑的手说:“来,帮我选衣服。到时候跳舞要用的。”聂羽岑问他哪来的钱,他说衣服可以租嘛,每件一天十元,大家aa 制平摊就可以了。 最后聂羽岑给他选了一套纯黑的皮装,杨晔玄的身材是衣架子属性,穿什么都好看,这套皮装他穿着很有气势,非常的帅气,让聂羽岑评价就是“风骚”,杨晔玄打了他一拳。叶舟则说羽岑真有眼光。

“让你挑衣服真是我眼光好。”杨晔玄说。

“为什么不让叶舟帮你挑,她是女生应该更了解这些。”

“我就说你不了解叶舟,你看她穿的,除了校服就是校服,她还和我说刚进理科班的时候被人当成男生了,那男生还搂了她的腰。从这你就可以看出叶舟的品味了。”

“好吧。”聂羽岑禁不住笑了出来。叶舟在穿衣上确实不怎么注意,聂羽岑则是对时尚杂志挺感兴趣的,因为他总觉得时尚和艺术脱不了关系,作为一个标准的文科生,就应该有一双发现艺术和欣赏艺术的眼睛。

“给你自己也挑一件吧,”杨晔玄突然说:“我可以帮你付费。”聂羽岑笑笑,点头,和兄弟不需要客气。 他选了一套棉质的白色装,非常贴合他的身材。看着还真有种贵公子的感觉,杨晔玄说你看我们这是不是黑白双煞,我是恶你是善。聂羽岑说:去你的黑白双煞。叶舟评论道,不,你们这是情侣装。 让两个人都差一点下巴着地。

“叶舟,和你说话就像在拍恐怖片。”杨晔玄说。

叶舟则天真地眨了眨眼,说:“那是因为我说的话都精辟,一针见血知道不?”末了加句:“确实是情侣装啊,你看看,这样式,这身材。”

后来叶舟还推荐他俩去听一首歌,歌名叫《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挺长的是吧,但杨晔玄和聂羽岑愣是没找到,最后证实是叶舟把歌名记错了。

终于到了元旦晚会那天,杨晔玄带着他的大队伍浩浩荡荡地上场了。聂羽

岑看着台上的杨晔玄,想起他从前说要在这里开演唱会,现在好像真的实现了。 台上的杨晔玄魅力四射,如同一个真正的巨星。下面不停爆发着女生们的尖叫,

时光真的过得很快,快得让人记不起都发生了什么,转眼就到了高三,还是那句话,忙的要死。杨晔玄的头发都支棱起来了,他本来是很注重仪表的人,在他看来给人印象好坏一百分里有五十分是外貌。他都成这样了,聂羽岑和叶舟的样子就更惨不忍睹。

叶舟与数学奋战终于得到了成果,基本稳定在一百三,每次数学试卷发下来的时候叶舟的眼泪就会掉下来,不是说她脆弱,只是这么辛苦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了,激动的。

聂羽岑说他好累啊,比考高中那会还累,都不知道晚上要几点睡觉了,作业永远写不完,书永远看不完,觉永远都不能睡。这个时候杨晔玄就会把下巴靠在聂羽岑的肩膀上说忍忍吧,就这一年了,我们都能熬过去的。

两个人突然就用力地拥抱对方,这是叶舟会过来拥住他们两个,一起痛快地哭了场,然后接着去写题。

他们有时候也会谈论要考什么大学的问题,叶羽岑说考清华,因为它的演讲系是全国

三天后高考放榜了,三个人在电脑旁等了一天,成绩终于出来了,都是六百多分。杨晔玄摇摇头,聂羽岑淡淡地看着,叶舟什么都没说。

一个星期后,各自都收到了通知书,聂羽岑被清华录取,叶舟去了浙大,杨晔玄没有等到哈佛的通知书,北大和清华寄给了他通知书。

他看着通知书不知道怎么办,聂羽岑说跟我走吧,一起去清华,你可以考研考到哈佛去。杨晔玄就信了他,开学时两个人带着行李包去了清华。 他们也送了叶舟。

这是他们篇四:聂羽岑的梦幻国度(七)

聂羽岑的梦幻国度(七)

“死磕,你不生气了吧?”杨晔玄说,他正和聂羽岑在街上散步,“死磕”是他起给聂羽岑的外号,他觉得这个很符合聂羽岑的性格。

“不准叫我死磕。”聂羽岑没有正面回答他,但有兴致开玩笑就说明他消火了。

“我觉得死磕比羽岑好听,你说你爸妈当年为什么给你起这么个名?我去查了字典,你猜我查到了什么。” “你可真无聊。我妈当年取名字的时候喜欢看琼瑶,就给了这个名字,我妈坚持要。你还不是,杨晔玄,很难懂。”聂羽岑无奈地看着他。

“晔是光辉灿烂的意思啊,简单的说,就是光。”杨晔玄耸耸肩,一脸得瑟。看聂羽岑兴致缺缺的样子,突然起了逗人的心思:“说,我帅不帅?!” “?? ”

“想不想像我一样帅?”

“?? 像蟋蟀。”

“你小子想死是吧!”他们突然就开始跑起来,互相追逐着,大片大片的阳光做背景,刺得人眼睛生疼。

终于到中考了。杨晔玄仍然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让人觉得玩世不恭。聂羽岑冷静地对待每一门的考试,他从不和别人对答案,免得影响下一场的发挥,中考的结果证明他是对的。

当最后一场考完的时候,他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当多年以后想起的时候,禁不住笑当时的自己,中考在人生中也不过是很小很小的一场考试。当时的太阳很大,阳光里的紫外线格外殷勤地缠上裸露在

t 恤外的皮肤。

中考成绩出来前的几天,妈妈特别地殷勤,每天都守在电脑前等着网上出成绩,爸爸则一直不停地问他怎么样,能上多少分,聂羽岑如实地说了,告诉爸爸自己感觉很好。

杨晔玄则到他家来的特别殷勤,甚至让人觉得他不怀好意。

“死磕,我们去旅游吧。”杨晔玄看着写作业的聂羽岑突然说。 “旅游?好啊。”聂羽岑停下笔,开始认真地谈话。“我们去哪?”

“嘛,这个问题嘛,我早就想好了,路线图都定下来了,我们去神农架看猴子!”

“你是要去演猴子吧。”

“那可是金丝猴,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计划很美好是吧?他们花了三天的时间为旅游做准备,连车票都买好了,结果家长来了一句话:“不准去,现在外面多乱,就你们两个小孩,不准去。”旅游计划流产。 聂羽岑沉默下来,他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把旅行包里的所有东西都摆回原位,旅游要用的毛巾、牙刷、地图,还有去滑雪场要穿的厚衣服?? 杨晔玄则像炸了毛的猫一样,把这些东西寄给了希望小学。给了聂羽岑几张金丝猴的照

片,照片上写着一句话:“我很抱歉。也许我们长大就可以为自己做决定了。” 是,或许只剩下这个来提醒我们还小。

中考成绩:610分,当然这是杨晔玄的,聂羽岑600分。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分数,少一分就五百多,多一分六百多,不尴不尬。他们毫无疑问能够进入实验班。

“杨晔玄你说为什么会有实验班。”聂羽岑问。

“想那么多干嘛,有就有呗。”杨晔玄答得很无所谓。这些事情他从来都不用去担心,因为他总是太出色。 “你真的很欠揍。”聂羽岑感叹地说。

“哈哈,多谢夸奖。优秀其实是一种习惯。你养成以后就不会那么累了。” “这算你的独家秘笈?”

“你说是就是吧。”杨晔玄伸了个懒腰说:“你总是这么无聊,除了作业就是功课的,生活单调的要死,还好有我给你调剂一下。说真的,我有想过去当职业歌手,那就是我的梦。”

“职业歌手?你?? ” “喂,可别说什么没前途,胸无大志,不正经之类的话,我才不要去干什么乱七八糟的公务员,爸妈天天在耳边和我说将来的职业规划,很烦的。我就想做我自己,我喜欢这个。要不要我给你唱一个?” “唱吧,反正你决定的事谁也改不了,而且你外貌条件也不差。”

之后的事就是杨晔玄唱了一段很长的rap ,杨晔玄说他很喜欢阿姆,但更希望成为比阿姆更棒的艺人,问聂羽岑想干什么,聂羽岑说想当演说家,他最崇拜的演说家是希特勒。

“没看出来啊!你这么闷骚的性格,竟然相当演讲家,而且你还喜欢元首!”杨晔玄笑,但毫无恶意。 “滚。我喜欢。”聂羽岑也笑了。他的性格向来有点内向,所以希望能更突破自己。他以前看过关于希特勒的纪录片,希特勒有多罪大恶极他不关心,反而被希特勒激情澎湃的演说吸引住了。他并不欣赏希特勒的思想,但他欣赏他演讲的才能。

其实聂羽岑有点文科生的特质,他性格内向,但是该他上场时绝不含糊,人家都是说演讲词,他是飚演讲词,一下子就把人的心俘获过去了。他咬字很有技巧,该轻的轻,该重的重,肢体语言也非常有感染力。他总是知道观众想听什么,通过这个打开缺口,然后表达他想表达的东西。

杨晔玄对这一点十分的佩服,杨晔玄是很会说话,但是他没有聂羽岑演讲时的气场。

“我想以后环游世界,去全世界演讲。写几本书,或许还能获诺贝尔奖,说说我看到的,我想到的,我爱的,我恨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聂羽岑向往地说。

“我会赞助你的,哥们给你开演唱会。你信不信,我会很火的。以后当人们提起杨晔玄这个名字,他们就会说‘哇,那个天王巨星!’”杨晔玄夸张地说,笑声爽朗。

梦想,幼稚,快乐,希望,现实。当这几个词糅杂在一起的时候,往往更重要的是什么呢?我不知道,反正我的目标不止落在考大学上,那个就叫做短视,我不欣赏没有个性的人,我不欣赏完全是模仿出来的二手货。我喜欢新的,喜欢有力的,喜欢有创意的。

我们还年轻,却要开始设计自己未来的路,所以,大胆一点,对你来说没有什么不可能!

多年以后

,当杨晔玄谈起今天,他还会感叹的说:“啊,那个时候真是幼稚,不过,如果没有那份幼稚,也没有现在对我了。” 聂羽岑会点点头:“嗯,我感谢那个时候。至少现在,我喜欢我的工作。虽然很艰辛啊。”

“我还记得我在餐厅给人刷盘子,当服务生的日子。很辛苦,一天工作的时间超过十二个小时,投出去的歌都被他们扔进了垃圾桶。”

“都是值得的。每个人都有灰暗的时代。不过,我一直以为你经历的是铂金时代。你太优秀了。”聂羽岑说。

“啊,我们又不是生活在电影里,电影里可能会有一帆风顺的人生,现实怎么可能。当时只是希望,有人会听我的歌吧。”

“所有的梦想,都源于开始时小小的期盼。”

“你说得对。” 至少,我们都没后悔过。

高一:刘琼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