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不曾在他乡
初一 散文 2484字 37人浏览 892865442

边城不曾在他乡

——我所见的《边城》

班级:1205班

姓名:杨紫微

学号:1230010243

“饮食男女,芳草落英”是陶渊明杜撰的边邑。“人美,山青,水净”,是沈从文笔下的湘西,“朴拙,美善,欢喜”,是我心中的,原乡故里。 萌动——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初遇,她不知他是船总顺顺家人人交口称赞的二老傩送,他亦不晓她是碧溪岨撑渡船的宝贝孙女翠翠。她道他是心怀不轨的歹人,他当她是不识好人心的小女娃。于是那一年端午的那个夜晚变得美而甜。有一种情愫在一个又一个的日子里,在两个年轻的回忆里酝酿开来,醉了人心。

有时候,爱上一个人,有些莫名。不因他眉眼清俊,温润如玉。无关她亭亭玉立,笑容可掬。哪怕看不清他的模样,记不住他的声音,嗅不到他的气息都没有关系。只要他一靠近,你便懂得了自己的宿命。就像曹翁笔下的贾宝玉初见林黛玉时的那般言语:这个妹妹我认识的。

那如小兽物一般天真活泼的女孩子,那个被青山绿水滋养着的有着清亮眸子的小姑娘,毫无预兆的让一个英俊模糊的影子洞开心扉,入了梦去。于是,那个似乎永不知愁的美丽女子,微颦的眉间竟也溢出些丝丝缕缕的惆怅。少女的羞涩珍藏起这难以言说的心意,这份心思被小心翼翼的呵护在梦里,伴着被歌声托起的灵魂不安分的飘来飘去。由着那把崖上摘来的虎耳草将这热乎乎的扑通扑通的隐秘暴露无遗。她的引以为傲的自尊心护卫着对二老的冷漠疏离,连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小心翼翼,唯恐让少年看破了自己的心意,耻笑了去。面对念念不忘的少年,她总是倔强的别过头去,留给他一个真切而又模糊的背影,患得患失,若即若离。

怅惘少年得不到回应,失了哥哥,弃了碾坊,黯然离去。从此后,边城少了一个守渡船的老人,多了一个等待的背影。

世事人生之苍凉,往往不在遭遇的当下,而在回首的刹那。最静谧悠长的欢喜或许不在心上人情有独钟的凝眸里,不在有缘人久别相遇的重逢里,甚至不在一生一世的长相厮守里。而是永不绝望的等待和默默守候的心意。如此看来,无论那少年是否归来,何日归来,他们都将拥有一个不算太坏的结局。相濡以沫,有夫妻恩爱的甜蜜,而相忘江湖,则是心与心的牵绊里,最诚挚的皈依。

守护——舐犊情深数背影,一声长叹泪沾襟。

管渡船的老人确乎是没有名字的,或许过去有,但很久没有人叫,便是连自己也忘却了吧。在他还是一个年轻人的时候,这艘渡船就成了它生命里无法离散的牵绊。在时光浮动着的溪边,岁月撑起桅杆。从此岸到彼岸,送走,又迎来。他唯一的朋友,是黄狗和渡船。她唯一的亲人,是叫翠翠的女孩。

他的唯一的女儿走在十五年前,把自己葬在未果的爱情里,走的平静安然,心甘情愿。留下可怜的孤雏,与他作伴。或许就是从那时起,他怕自己老去,他有了守护的执念。

他会唱好多的歌儿,唱给翠翠,也唱给翠翠的母亲。他会讲好多好多的故事,讲给翠翠听,也将给她从未谋面的母亲听。于是翠翠从爷爷那儿得到的爱变成了

双份,浓得化不开。

渐渐的,翠翠出落得像她的母亲一样美丽,茶峒最优秀的两个青年都为她着迷。管渡船的老人又是忧愁,又是欣喜。这一次,翠翠的良人,一定要她自己中意。他见过太多的缘散缘聚,太多的生离死别,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他割舍不去,唯有疼爱的孙女,是他暮年的不离不弃。他只是太想为自己的翠翠找个依靠而已。可是不是因为自己,那两个后生都远远的离去?

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夜里,他的忧愁戛然而止。他永不会知道,白塔的踪迹。 有一种花,是阴冥之地的一片云霞。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曼珠沙华。可人们都愿意叫她,彼岸花。传说,它长在忘川彼岸。当飘惘的灵魂渡过忘川,前尘往事便散作云烟飘散,开出一朵朵猩红的绚烂。那么,是否有一个人也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守着忘川上的一艘渡船。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他忘记了他曾渡过一个魂魄,有着晶莹如水晶的眸子。他忘记了那一天,彼岸花开,红如火焰。

手足——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他们是手足情深的兄弟,亦是讳莫如深的情敌。无论是天保的豪放豁达,还是傩送的秀拔出群,都继承了湘西男儿的古道热肠,豪爽不羁。不因血缘的羁绊将爱情埋没心底,不为赢得姑娘的芳心而彼此心生芥蒂。那一夜将翠翠的灵魂轻轻浮起的歌儿里,是男人与男人之间最公平的博弈。

只是惊鸿一瞥,少女美好的侧颜便映进天保的心底,从此情根深种,在劫难逃。陷入情思中的年轻人自卑而又敏感,面对稳操胜券的弟弟感到无可奈何,苦恼不安。爱而不得是酸涩的有些小美丽的疼痛。造化总是弄人,逃离将他带去更远的地方。他终是沦陷这一场桃花劫里,再也醒不过来了。

怎样才算真正爱一个人呢?是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入骨相思,还是倾其所有毁天灭地的苦苦追寻,亦或是尘封心底飘然远去的放手成全?这问题从古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没有人能真正看得通透,讲得明白。这个叫天保的男孩子必定同《白马啸西风》中的李文秀一样的苦恼着,这世间最智慧的人可以教给你最深奥的学问,告诉你最神妙的天地奥义。但有一件事情是他不能解答的: 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地爱上了别人,有什么法子?

在父亲的偏爱和乡民的溢美之词中长大的二老傩送,这个翩翩的美少年,不知曾令多少人家的姑娘芳心暗许。有人说:“这世间最幸福的事,就是你所暗恋的人,恰好也在暗恋着你。”一座碾坊,见证着少年的忠贞不二,一艘渡船,成全了一个人的情有独钟。在不被祝福的爱慕中苦苦挣扎,在阴差阳错的擦肩后渐行渐远。向来缘浅,离散了多少梦里婵娟,奈何情深,绑缚着今生几许痴缠。若是真有那掌管姻缘的神仙,他一定不是慈眉善目的老者,而是古怪刁钻顽童。将红线的两端绕老绕去,牵了又牵。使有缘人相遇,不见得圆满。

尾声

初读《边城》,是不折不扣的懵懂年纪,以小孩子的心性执拗的爱上了那样美的一个地方,还有那样美的一群人。夜里躺在床上,有幽幽的白月光。我合了眼,在心里默默地想:一定要找到茶峒去的!那时候,翠翠的黄狗已然老了,那个叫傩送的少年或已归来。若是赶得巧,也许可以摆渡到镇上去讨碗喜酒,那酒里必定映着副山明水秀的图景,入口微苦,喉头微辣,回味甘甜。鼻头一酸,逼出泪来,便恍然又梦了一生。呵,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