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是一种态度1
初三 记叙文 2667字 210人浏览 花格少年

第十二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参赛作品

题目:孤独是一种态度

作者:王元明

年级:高三

班级: 二十班

指导教师:王纪岭

组别:A 组

学校: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英雄山中学

电话:0538-8565677

邮编:271000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马庄镇二十二中学 电子邮箱:(可选填)

1 孤独是一种态度

“孤独是一种态度,而我,只能用这态度面对一生。”

看着这个衣着随便,留着浓密络腮胡的Zero ,有种极其熟悉的而又极其陌生的感觉,他说他的英文名字也是Zero C. Kevin ,与我的相同。我想,相同的不只是名字,还有过去。他的眼神中有着些许哀伤,而在这之后隐藏的,是一种不可名状的寒冷。没错,他就是做出那个决定二十年后的我。这就是我的未来?与我想象中的到底会有多少出入?

他的脸上沧桑尽显,不修边幅的胡子在脸上弥漫, 黑色的镜框遮住了黑色的眼圈,却遮不住他锐利的目光,眼角上已出现了皱纹。或许正如其他人所说的那样,时间可以改变一切。现在,他念出了我T 恤上的文字,里面透露着无奈。或许,答案就在他那里。

或许,只是或许。

眼前这个孩子也叫Zero C. Kevin,我笑了,看得出他像极了年轻时的我,穿着那件印有“孤独是一种态度”的文化衫,真是讽刺到了极点。他在人群中与我对视的那一瞬间,冷漠表象下的复杂情感,我就明白了,他就是另一个Zero 。现在他扫视了我一遍之后便立即开始对我进行“评估”,真是可笑,三四十年的人生岂是几秒钟就可以看得透的?还是幼稚的相信自己的直觉啊!

看来他没有做出那个抉择,依然走在既定的路上,做一个好好学生。一念之差,两道风景,我不由的苦笑。不过,他的不甘心也摆在脸上。我想,我们有必要谈谈。

“Zero ,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我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2 “All right,but where?”

“Starbark 。”

这是首先跳进我脑海中的地方,也是那一切开始的地方。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签下了梅林的契约。”

一坐下,我就抛出了这个问题,并且直接顶着他的眼睛,没有谁躲得过他的杀伤,尤其是我自己。

又是这种凌厉的眼神,与父亲的一模一样,家族遗传吗?有人曾对我说过,我的眼神能杀人,看来他没有撒谎。有二十年不曾见了吧!

这个问题,我无法否认。我点点头。

“那背叛一切的感觉又如何?”

那时我并不认为我的人生会与那张该死的契约扯上关系,但是从那之后,每次陷于dilemma ,被现实重重围困之时。又会想起梅林那张枯干的脸,那张泛黄的羊皮纸,以及那天诡异的咖啡香气。但机会只有一次,而我,已经错过了。

他的目光是如此的急切,但我的回答,只能给他浇盆冷水了。

“孤独,即使把灵魂出卖给魔鬼,抛弃一切也逃脱不了的孤独。”

他嘴巴张开,心中的惊讶溢于言表。

“你是说,梅林是魔鬼。即使签订了契约也是孤独?”

“那个上帝要你的灵魂,Zero ?”

怎么会?我曾以为只要当时我背叛一切,就能摆脱过去,至少摆脱孤独。可……

我感到自己在坠落,仍在坠落。一只看不见的手正抓着我急速坠向地心。 “真的,没有办法吗?”

3 “或许有,或许没有。我的灵魂卖给了梅林,换来的是十年炼狱,把我折磨的早已麻木,一如这麻木的世人。”

请原谅,我没有机会,因为当我开始醒悟时已经太晚了。

“结束这炼狱的,仍是背叛。我背叛了梅林,十年前。”

“何为炼狱?”

我知道,即使梅林撒了谎,这个契约的签订双方仍会获得一些东西,不然契约便没有了存在的价值,正是有了利益的转化,才有了契约。Zero ,你得到的是什么?

“十年的虚无,作为一种没有过去的存在。梅林给了我物质的绝对满足,内心的极度空虚。简而言之,真正的孤独。”

我实在不想回忆那段时光,每天笑着在心底流血,看不到尽头,所有人都带着面具。我过够了那种生活,但一直在忍耐。直到那天。

“十年前,我杀了梅林。”

现在,我开始理解他眼神深处的寒冷了。

“之后,我本以为一切会有所不同,但,完全不是这样。梅林是魔鬼,我怎么可能杀掉他呢,他只是对我失去了兴趣,便抛弃了一具躯壳而已。他死时,脸上凝固着一丝得意的微笑。现在我才明白,习惯了最深刻的孤独,便不会再去试图逃离他了。”

事实上,我已离不开孤独,它已流淌在我的血液中了。

Zero 的眼光暗淡了下来,低头沉思着。他心中最后一盏希望的灯在风中摇曳着。

或许,我命该如此。

4 “面对那张契约时,你怎么想的?”

我?当时脑子一片混乱,想了很多,自以为可以考虑周全。

“我权衡了一切,就在一念之间,我推开了契约,冲出了咖啡馆。”

“是什么给天平加上了最关键的砝码呢?”

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啊!即使现实把你压迫的再狠,你也不愿释放哪怕一丁点情绪。害怕失去,即使是失去痛苦。

“我害怕失去我的文字。”

文字!

这两个字重重地砸向了我心中的闸门,十七岁时的记忆洪水般涌入,一篇篇小说、一个个剧本重新跳了出来:未完成的半部《耀战》,没有机会排演的《盲人》,写来激励自己的《改变世界》,凯文·斯派克、让·莱彻、路人甲都走进了脑海,故事再一次上演。

我,竟然忘记他们很久了。

“即使现实再黑暗,我也可以在文字中点起前进的灯。”

他的神态有些不自然了,文字果然于我于他都有莫大的意义,不过看他的手,好久没握笔了。遗憾啊,我可以在文字中建立我的世界,现实中的遗憾将在在这里消失,以还原我内心最真实的一面。你竟然忘记了它的存在。可笑的人生,为何在最关键之时忘却了最重要之物。

等等,我明白了。

他笑了。他也明白了。

“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一股暖意传遍全身。苦涩后的香醇回荡在舌尖。

5 他大笑。

“明知故问。”

想想多少次在被孤独折磨的遍体鳞伤之后,独自趴在桌子上写我的小说,一篇一篇,虽然我知道永远不会有人会读到它,但我还是写着。我从来不用华丽的词藻来修饰我的文字,一切随心而动。就这样,我度过了那些最艰难的日子,而现在,梅林竟想从我手中带走它们。绝不!

“所谓孤独,原来不过是抛弃了陪伴自己的东西罢了。我竟然过了这么久才发现,我真是个numb er!”

“还记得你曾思考过的那些东西,关于世界,关于人生,关于人,他们全都在你的文字中。你忘记了文字,文字却不曾忘记你。”

“你还在继续吗?”

“没有。只是暂时放下了,我遇到了一点问题,关于爱情。”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有些闪避。不过我却熟悉的很,毕竟我是过来人。终于有点东西是他不如我的了。

好吧,Zero ,让我告诉你,关于我和她的故事,以及那个可爱的丫头。

傍晚,咖啡馆中传来阵阵笑声,一切是那么清晰,又是那么模糊,就像人生这段旅途,有时看到的永远不是真的,真的,也许永远隐藏在你看不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