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 其它 779字 1395人浏览 蓝天白云一笑

韩寒的独唱团马上就要面世了,看那封面,人心里就觉得很不舒服。漫无边际的黄,苍凉得比大漠里万里的黄沙还要绝望。或许,在这个时代,大家都麻木得懒得去任意臧否的时候,一点刺痛的黄会否激起一点点的浪花来。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苏子与客泛赤壁的时候,有客如此歌,只是不知怎的,明明由赤壁所想到的分明是曹孟德的横槊赋诗,这客怎会联想到美人啊,真是令人难解。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正在拜读,希望到时候可以找到答案。当对所有的小说、杂志、文章都已经灰心的时候,每次读到置我肠中冰炭起坐不能平这种句子的时候,总是让人谓叹良久。

看着韩寒以一种稍优雅的姿势在这浊世的艰难地摸爬滚打,也只是换来了一纸无独立刊号、无敏感词的诸多自由撰稿人的不知道有没有用的文章,这追求显得多么蛋疼,可不是有句话说要输就输给追求么。沉寂了多少年啊,难道新青年又将重现在九州之上了么,这会是一个悲剧的开始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袖手高山流水,听群蛙鼓吹荒池。辛稼轩抗金多年,万字平戎策换得的也只是东家种树书,韩寒说的好,热血涂错了地方就是鸡血,可是我眼看着他不自知的即将成为鸡血的时候,颇有点悲凉。太平天下,怎容得下诸子百家?倘无内忧外患,又何来的新青年。这个错误的时代,可惜了诸多错误的才人。大家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关注一下zf出台了什么控制房价的措施吧,看看自己的腰包,再比对一下当下的房价,然后接着闷头苦干个20年,到时候就有小屋去找机会藏娇的可能了,也只是有机会的可能而已。

坡仙一觉睡醒的时候,可说一句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庄生不爽的时候,可以梦蝶去见北溟之鲲。我觉得此生惨淡的时候,就只能对着电脑在dota里各种ks,或者是进行一些无病又有点痛痒的感慨。当然我也偶尔会畅想一下,是不是我多年后也可能得个什么帕金森症,整天歪着头坐在轮椅上,不时流一些口水,便有卓绝之行足以风动四方。

10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