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行岂止在岐路
初三 记叙文 993字 90人浏览 殿主琦铭

上周二上午九点,我们一行四人开车从新城区出发去郑州办事。为了赶时间,决定不从市区穿建设路东行上许平南高速,而是从新城区收费站上洛平漯高速,准备向东南行10余公里再上许平南高速,这样便避免了市区拥护堵车,可以在11点前赶到郑州办事。哪知一上洛平漯速,却直到下午快1点才赶到郑州。何也?说来惭愧之极。

从新城区站上洛平漯高速后,路上车少路顺畅,天气也难得的好,车内人情绪很高,一路说说笑笑,从华南虎照疑云说到物价上涨,从柴油荒说到如今的道路四通八达、郑石高速开通在即……车总在超车道上行驶,车速始终在100公里左右,较为轻松地超过一辆辆大货车。不知不觉已到了叶县境内。而恰巧在向许平南高速的叉路口时,一辆货车挡住了路标,等发觉时车也超过叉路口百十米了。高速上不能调头,亦不能倒车,只得继续前行,打算在下一个出口下高速,再重新过收费站上高速调头。哪知路标显示,下一个出口22公里——舞阳。唉!来回得多走近50公里,但也只好如此了。

车快到舞阳时,路标显示离漯河38公里,我们四人边走边在盘算如果不下洛平漯高速,直行到漯河再走京珠高速经许昌到郑州比重新调头回到平顶山走许平南经许昌到郑州并不远,犹豫再三,决定直行到漯河上京珠高速,只当是走马看漯河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车渐行漯河时,车速放慢,我们四人全神贯注地看路标,只怕又一次走过了。一个一个路标过去了,终于看到一个路标,上面标明右上京珠高速,我们不假思索向右。本想逆时针走个半圆过个立交上京珠高速向北走,谁知向右以后,却直接上了京珠高速向南的车道,根本没有向北的叉路。唉,又一次走错了,调头、倒车不得,只得继续前行。再一看路标,下一个出口26公里——西平。我们四人那个气呀,没法说。仔细回想那个路标指示,总感觉标示有误,要么是我们理解有误。真想回到那个路标处再仔细研究一番呢!

车内四人一路无语。至西平,乖乖地下高速,交过路费,出收站,再调头,重过收费站上京珠高速向北的车道。再看路标显示到郑州167公里。而此时已是上午快10点半了。这样一来,到郑州已是中午12点半多了,不说多走这120多公里的汽油费,还多交了85元过路费。

人常说,歧路难行,而在现实中,难行的又岂止是歧呢?关键点上,微小的叉道也疏忽不得。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人生的歧路多,小叉道更多。昔者孔子尚使子路问津焉,何况我辈?唯有处处留心,时时在意,方能少走弯路,甚至不走弯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