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十六岁的花季
初三 散文 3789字 979人浏览 94默默的

[作文十六岁的花季]

十六岁的花季总是让人充满期待,在那个细雨纷飞的季节,心中都萌动着一份情愫,在心中慢慢的成长,不知不觉地在心中盛开着另一个隐秘的花园,作文十六岁的花季。 十六岁花季的我多了份成熟,少了份冲动&& 不会再把流浪当成是一种浪漫,而是明白了流浪其实是不加糖的咖啡,虽然那苦苦的味道,浓郁的香味能引起人的兴趣,但尝过才发现原来那苦苦的味道并非很诱人;不会再缠着爸爸妈妈讲《一千零一夜》,而是把花季里的愿望偷偷地写进加锁的日记,慢慢地体会那无人所知的甜蜜;不会再整天无所事事,而是开始学习收敛自己,让自己由一个不规则的球体慢慢磨成一个球;不会再把拿笔写字当成一种苦恼,偶尔也会在温暖的台灯下涂一首小诗,然后看着它幸福的微笑。 十六岁花季的我多份责任,少了份任性&& 花季里还有一份小小的叛逆,总是梦想着让理想放飞在自己的世界,总是希望着让自由充满自己的季节,但是却再也不能去驰骋在浅绿的山坡上,牵动那根银色的细线,而只能去辅导班的路上,透过拥挤的公交车上灰灰的玻璃看广场上放风筝的孩子,在心里偷偷地羡慕;再也不能距离不到10米的操场上挥洒炽热的汗水,而只能在体育上面对老师死板的面孔,因此,在教师评分的时候多他画上几个b ;再也不能感受雪的温度,而只能拉开教室的窗帘向楼下玩的开心的孩子们微笑,因而怨恨数学老师那几张印满x 、y 的试卷;再也不能留恋曾经天天经过的那棵桂花树,而只能在香气弥漫整个校园时,勾出那

片回忆,因而会在心里嘲讽那不识情趣的只会整天和烧杯、酒精打交道的化学老师&& 十六岁花季的我,开始想挣脱妈妈的手自己过马路;开始想离开爸爸的怀抱去拥抱世界;开始想像一些在自己世界里的童话&& 十六岁花季的我在经历一次次的选择,花季影响了我的一切,但我仍认为花季是属于我最美好的季节。 在街市的一头, 男孩航和宇在街头漫步, 体会着一种考试之后男孩子特有的放纵. 不知什么时候, 两人的脚步同时慢了下来, 头都不自觉的转动起来---随着靓点, 似乎有点晃. 也许, 或者应该说, 其实在他们心中, 女孩子本身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还记得刚开学的时候吗? 我们俩是一座的. 宇哥说. 记得啊, 可是没多久就又分开了. 航笑了一笑. 我和小忧后来坐到了一起, 你却和au 成了同桌. 还是你幸福啊, 有个人陪你闲侃! 我和她坐一起, 就像没有同桌一样. 航有些抱怨的说. 好了, 别在抱怨了, 现在让我们来说说刚开学的时候谁留给你的印象最深刻. 从我开始, 我说第一天报到, 你留给我的印象最深. 记得报到结束后, 我们一起去车棚取车子, 你竟然忘记自己把车子放在哪里, 找了好半天, 找到后发现自己连车钥匙都忘了拔... 不知是因为宇的提醒, 还是其他别的原因. 有关于开学那段原本模糊的记忆突然清醒了许多, 正当航那天很费劲的从一排自行车中刚刚找出自己的那辆蓝色的山地车并向它走去的时候, 对面迎来了一位女生, 她微笑着, 在微风中水粉色的上衣是那样的淡, 她对航轻轻的打了声招呼, 然后轻轻的道了声再见... 航没有回答宇哥提出的问题, 也许航已经忘了刚刚有人曾问过他这样一个问题, 宇也没有再去追问. 是航打破了他与au 之间的沉寂. 航与au 开始说话了, 但事实上又很像是一个人的游戏. 这句话是小忧说的. 没错, 因为每次别人看到的只是航在轻轻的说,au 在微微的笑. 成绩出来的很慢, 航和宇都考的不错,au 马马虎虎, 同学们都各自体会着各自的心情, 各自忙碌着各自的事. 家长会之后, 老师为了整体提高班级的成绩, 便对班级中某些重点灾区实行分裂政策, 以求各个击破. 成绩不错的航和宇便理所应当的承担起和平演变的执行者的角色了. 航走时,au 破例先对航说了一句:到那边好好学, 多帮帮佳. 航只是笑. 就这样, 佳又成了航的新同桌, 但au 与航离的并不远. 佳是个健谈的女孩子, 个性很开朗, 尤其懂得关心人. 航与佳很快便成为了好朋友. 航真幸运, 和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一桌, 又很合得来. 那一定又是喜存在背后议论人了, 航并不在意, 至少他这不是第一次听到喜存在背后的议论了, 何况喜存并没有恶意, 大家彼此相处都很好. 或许喜存那家伙又看多了言情小说. 但在别的同学眼中快乐的航此时感到的却是一种留恋, 心里似乎少了些什么? 两片浮云想遇, 一段偶然的机缘. 在那梦幻的季节里, 淡淡朦胧的情怀. 朝夕

相处的日子, 彼此默默体会. 一颗抛出的心, 关怀只是多余. 没有理由, 没有过程, 只是感觉好. 没有机会, 没有结果. 只是我的心在独自寻觅. 或许这就是答案. 航总是在别人受到打击的时候, 写诗送给别人, 比如送给小忧的<不归路>和<迷途>.哈哈... 一阵轰笑. 几个死党对偶尔发现的航的这篇不经意之作在教室里津津乐道这好象是我见他写过的第一首如此抒情的诗. 我怕是春天早到, 听说今年气温又比往年偏高, 这就叫温室效应. 喜存的话又引来一阵轰笑. 她依旧那样温存, 在航的印象中. 一天, 佳与航打赌, 航输了. 佳开玩笑的对航说:那你就告诉我你喜欢谁吧?,au, 航不假思索的说, 回答的是那样坦然. 佳很吃惊, 但又不肯定航说的是玩笑话. 那你为什么不去追她? 佳是au 的好朋友, 航知道说出那句话的份量. 一股莫名的冲动使航走进了班主任办公室,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 航便又与au 成了同桌. 除了佳, 也许没有人知道航到办公室做了什么. 上帝保佑, 老师对航的信任是她并没有怀疑什么. 然而au 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虽然表面上她依旧那样平静. 他们开始相处的很尴尬, 也许正是这种尴尬让航冲动时的勇气, 消散的许多. 航并没有对au 说什么, 只是将自己的感觉留在了心里. 今天是航的生日, 航在这天一直很沉默,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放学时, 团支书小朴代表全班同学向航送了一支帆, 祝他生日快乐, 航好象并不是很高兴. 朋友们向航走来, 祝福他. 但是, 她走了, 没有一句话...... 航才意识到, 自己等待的仅仅只是au 那短短的四个字生日快乐的言语, 但.... 也许你想象不到我又多渴望做到, 在我的怀抱听你的心跳, 从来没有对你说, 我不说你都知道, 我对你的好, 你都不需要, 喔, 有一天, 我怕你会说, 请别在自寻烦恼. 我哭, 我笑, 我等待, 你不明白. 你爱, 你恨, 你感慨, 我都不在. 不疼, 不痒, 不在乎, 怎样去爱. 不言, 不语, 离不开, 互相伤害. 毕竟我已不是想哭就哭的小孩, 一点点伤害应该躲的开也许我放弃忍耐时间会过的更快, 一个人不快还不算最坏. 喔今天我承受悲哀, 你可以置身事外.. 也许在生日party 上航一遍遍唱的这首黄家驹歌正是他当时的心情写照吧. 航那夜第一次失眠第二天航起的很早, 或者说他昨晚根本就没睡. 上学的路上他一直低着头, 萧瑟而阴冷的秋风, 无情的从航身上扫过, 发出瑟瑟的响声, 像是在悲哀的哭泣... 可笑, 他想起了那首送给小忧的诗, 竟然用到了自己身上, 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早安, 轻轻的. 航下意识停住了脚步, 缓缓抬起头. 还是那身水粉色的衣服, 还是那种单纯的眼神. 航什么也不记得了, 风儿是凉爽的, 一切的不快都随风而去. 留下的只是觉得自己昨天的小家子气. 同桌依然是老同桌, 情怀依旧是最初的情怀, 航还是航. 顽皮的佳问au 喜不喜欢航,au 只是笑. 佳又问航为什么还不去追au, 航也只是笑.au 的生日到了, 航那天心情特别的舒畅, 佳故意提醒航今天的日期, 航故作茫然, 天真的佳还真的信了航的鬼话, 一个劲的埋怨. 她哪里知道航字很多天以前为au 选好了礼物---一个心型的胸针. 那天中午,au 收到一份惊喜, 胸前别着心型胸针的一只可爱的毛毛熊, 这也许是马虎的航平生最细心的一次了.au 很开心, 航也是. 航要转学了, 故事往往都是这样. 一切发生的很突然, 没有理由, 航别无选择. 航走的很平静, 在走之前只有宇哥和其他几个少数死党知道. 航真的不想走, 真的! 航哭了. 航走的那天晚上接到一个电话, 是佳打来的. 佳只说她很伤心不可以再与航在一起做朋友, 她很想航. 航没有说什么. 临挂机前, 佳还对航说,au 似乎有些伤心,au 还说昨晚梦到了航. 航沉默了许久, 不知道佳的这些话是对自己的宽慰还是一种暗示. 一个约好的日子, 航答应同学那天回学校看大家. 航回去了, 迎接他的依旧是那双单纯的眼神和那身水粉色的衣服, 那天航很开心, 大家都是. 当然au 也如此. 航在au 身边给她唱那首家驹的老歌<喜欢你>,au微微的笑, 歌声是那样的轻, 淡淡的... 或许这样最好. 今天的我已没有了昨日的坦诚, 但真诚的心依旧填满我的心境. 愿我的情感之河, 注满你的365个日子. 愿我的真真祝福, 为你融化萧萧寒雪. 愿明日的彼此, 依然拥有红色的梦, 开心的笑, 诚挚而容易失落的心. 愿我最好的朋友, 一生幸福. 是的, 这样最好, 轻轻的, 淡淡的, 在朦胧中生, 在朦胧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