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断想
初一 议论文 1681字 95人浏览 糖糖兔兔图

一、我将诗歌简单地理解为两个词:比喻和幻想。然而就是这样简单的两个词,至今仍让我捉襟见肘。

二、诗不是水,是被水洗着;诗不是风,是被风吹着。

三、诗人是裁缝,裁去陈词和滥调,缝上怪异和惊诧;诗人是窃贼,先偷泪珠,再偷珍珠。

四、诗人与哲学家的最大区别在于:诗人善于喝酒,哲学家善于戒酒。

五、诗歌纵容我--让我与李白一起酗酒,与柳永一起逛街,与桃渊明一起吃秋菊,与李商隐一起嚼春蚕。

六、诗歌怂恿我--让我与济慈一起喂夜莺,与马拉美一起牧天鹅,与彭斯一起种玫瑰,与华兹华斯一起载水仙。

七、诗歌打扮我--为我戴上落花的戒指,系上细雨的项链,涂上薄雾的粉黛,披上清风的衣衫。

八、最爱做的两件事:泥塘中栽荷,深壑里放鸢。

九、最喜欢的两句话:诗是诗人的绿卡,美是美人的护照。

十、最想听的两句诗:风说:让我们并排走吧;雨说:让我们一起去看出浴的珍珠吧。

十一、纯粹的诗歌不外乎这两种:其一,是那些不枝不蔓、直抵事物本质、抒发真性情的文字,往往给人带来一种沉重与刺痛;其二,是那些赋有浪漫、魔幻色彩的文字,给人带来的则是轻飘飘的麻醉与快感。

十二、说书人,教育家,魔法师,他们都是活得富有意趣的人,但我最爱魔法师,因为他的别名叫诗人。

十三、诗一旦披上禅的衣衫,就会呈现出宁静、自然和澄澈的模样。禅是诗最后的“相好”。

十四、诗歌与数量和长度无关,与陌生和独特有关。一首好诗就是一次“初夜”。

十五、扔掉小鞋儿,穿越充满歧义的丛林,秩序死了,诗意活了。

十六、当无美可审时,便去审丑。幸福的隔壁,往往住着不幸。

十七、哲学使人透明而清醒,宗教使人单纯而执著,艺术使人朦胧而丰富。

十八、梦里为诗客,醒来做哲人。一个不断追求的诗人,走到最后就只剩下胸襟了。

十九、我将美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被诗人创造的美,称为主观的产物;一种是被诗人发现的美,称为客观的产物。二者的融汇点集结在诗人的大脑——美的仓库,里面寄居着主观与客观的混血儿。

二十、直觉是诗的心脏,说理则是诗的软肋。

二十一、新诗的语言极像散落在玉盘上的碎珠,那串珠的红线多由哲学和神话捻成。

二十二、总有一些意识把握不住的东西,那是些稍纵即逝的无意识的昙花。

二十三、诗人最大的本领是控制。锁住陈腐,打开鲜活。

二十四、靠近无限,创造可能。眺望终极的彼岸,艺术之旅都将殊途同归。

二十五、美是游离在观念之外的东西,它是不确定的。事物一旦被定义,神秘便消逝了,美感也将荡然无存。

二十六、我喜欢并敬重这样的人:外表平朴,内心华美,不言则已,言则骇俗。他们的毛细血管连着诗意和高贵。

二十七、世俗是一堆尘沙,可以掩埋一切,也可以打磨一切。世界属于逆境中挺住的那些人,而诗歌则是那根名曰柔韧的肋骨。

二十八、丑为美之镜,一如痛苦之湖面总能映出快乐。不懂审丑,枉谈审美。凌空高蹈是徒劳的代名词。

二十九、野性美——现代诗歌之魂。这株现代文明土壤中向上的新松,依然如汉赋唐诗般挺拔于市井文化之上。

三十、对于现代诗歌语言来说,感性是基础,无论哪种体裁都概莫能外。换句话说,诗歌语言的感性与否,决定了诗意的浓淡。留白和余韵应是诗人的必修课。

三十一、毋庸质疑,新诗已步入了“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境地,或曰“陌生”,或曰“弥漫”,或曰“歧义”。自然,与惯性拔河,与模式较真便成了不少新诗写作者的自觉行为。

三十二、深度和张力--好诗二要素。深度缘于作者对事物本质的准确把握和独到见解,通常呈现原生和边缘的特征,它的根须往往扎在终极关怀的土壤。张力则取决于语言的弹性,就具体的诗歌来说,张力的大小取决于营造意象的新旧或喻体之间的远近。还是那句话,如果阅读无法遭遇“阻力”,阅读者就难以产生兴奋或激越的审美体验。当然,哲学的观照,逻辑学的介入,无疑会使诗歌创作焕发出更为迷人的光彩,因为它们的造访,使得感性和理性实现了艺术的水乳交融。

三十三、诗不是说教和定义,是隐喻,是象征,是妙不可言的呈现,它往往带着颠覆甚

至是破坏的习性。换句话说,诗是文字的减法或乘法,是一种化学反应。

三十四、诗与评均忌莫名其妙不知所云,含蓄是途径,而澄澈才是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