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与圆
初二 散文 1413字 202人浏览 欣其所郁

昏黄的灯光已融进夕阳的残舞中,期待中的万家灯火终于呈上了夜幕,一个充满选择的天地。

路灯的踪影沿着极目之处的道路延滞下去,或笔直,或弯曲地渐淡出了交辉的城市的繁杂。但总是映不上夜空的,接踵而来的漆黑更看不见边际。于是月光的微弱也早已被车马依旧的喧嚣掠过。

楼宇里青灯孤影的意蕴,早已配合着颓唐的灯光匆匆路过了。黑暗的幸存似乎也已被这些驱逐而显得逼仄了,就连楼宇的分割都显得无足以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站在十字路口,远处的极目是一篇沁馨和寂寥,希冀和绝望的共存,一身,便可以阅览不同的形貌,便使人在此犹豫地斟酌了:哪条路才是我的信仰真正的归宿所在?也许一条也没有,也许又全是,还未开始,预测未来只能去交给未来,一切终究并非定数。

“小心,看车。”目光一下从极目的渴求换到了眼前。是的,无论走哪条路,都要经历这样那样相仿的人情世故,不过人真正拥有的是当下,此时此地,努力自己的努力,结果也只是回到了这个地方罢了。

兀的,路灯灭了。一切都在黑暗中失灭了,熟悉的进出和飘渺的远处,都灭了。人流携卷着荒唐的走上了一支路,也命定了未来的大概,只是没有谁知道。局中人毕竟只顾于局中,原先的幻想早已不复,只顾这一溅泥泞。众多迷途者与我机缘巧合,便显得对这个结果也不再愧怍了。世间的物是人非,烟雨浮沉想要躲避,这不就烟消波静了么?这暗路,本是有众多坦途与暗算的组合的选项,但由于自然律抑或是人类不成文的道德规章,许多启明之灯灭了,必是少了不少苦难的表面体现,但苦难消灭了,一切也都灭了,虽说是多了心底的慰藉。但这取与舍的界限似乎是不明的,甚至是没有。我想至少对于善于遵循的人是不易的。即使极少的路你能觉察,但想要探清,便也入了局而不能自拔了,而我们的信仰大概是很少能在我们眼前显现的。这并不是说我们信仰的通道只有一条通天大道,只是众多的的信仰的洪流已掩盖朝拜的目标的灿烂,抑或是太多纷扰庞杂的路径遮掩了琐碎,也许他就在某条蹊径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想到再往前走已是被世事携卷着走下去,索性便冲出人群,黑暗中的寻找只不过是敷衍的徒劳,却更加惆怅我为什么要走到路这边,那边也许更好,但只要入了途,像回去也是幻想。等待罢,明日的夕阳或许可以告诉我,毕竟盛夏的落木并不悲凉,而是一种等待着的悲怆,酝酿着岁月或许更从容。我这个路途行走的初探者,时间的沟壑无疑是可怕的,一下把万物分成了等级。

太阳终于在昏黑的躯壳中浮了上来,我随意买了一根手杖,混入人群继续寻找我的信仰所在。偶然听见两个陌生的苦旅者的对话:

“你说我们最终会怎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会死。”

“哦。”

我立在那里许久,只是后面的人群推着我向前机械地走。是的,万物的宿命皆是消失,但想来信仰又在这里着实蹩脚,只有你寻找并坚守后,它也许才会记录下你超脱人间后的形态。无论你是到了哪里,你都会秉着这只蜡烛在混沌一片的死亡过后:即使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足以影响着支蜡烛的光芒。我征悟了,原来信仰本不须追求,只是我们这群喧闹的以文章的方式来追求信仰的人赋予了它太多的意义,很多时候便幻化成了一种象征。万物皆如此,他们都潜伏在每个人的心底角落里,只是繁忙和凌乱又在本来就盖着灰的光芒铺上一摊沙。路途原是不需坎坷的,只是要拨开那层沙是要费些功夫的,这也正是苦旅之所在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渐渐背离了人群,回到了那个墙角,盘起腿,叶片分割的阳光洒在肩上,轻风顺着脸庞即逝。这里再也没有“小心,看车”或关于宿命的讨论。只有我在心中的荒僻原野处,寻找我定要朝圣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