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
五年级 记叙文 4797字 234人浏览 儒雅的张美丽

那年,我哥哥十二岁。我哥长得浓眉大眼,一对酒窝笑起很甜,个子又高,学习成绩又好,粗陋的衣服都掩饰不住他的光彩。哥的离去,让熟识他的许多人为之惋惜。哥的老师蒲清华(重庆特级数学教师)来我们家痛哭一场后,将我由枣子岚垭小学转入哥的学校____巴蜀小学。

有一种说法:因为我爸把我哥管得太乖了,这种完美得没有缺陷的娃娃是天使,命都不长。

这件事情之后,我爸对我放任多了,再不要求我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尤其对我弟弟,他显得很有耐心。但是,他依然要将我们锁在家里。

在另一点上,他也是非常固执的。就是对我的放学时间卡得很严,要求我放学必须立即回家。人小贪玩,哪里做得到?为此没少挨打。只要我没有按时回家,他就会到学校里来找,不论什么情况,他都会火冒三丈的。在他这种固执的做法下,我是不敢在外面多玩的。我有什么事必须事先和他说清楚。我记得他爱来找我的习惯,一直持续到我工作以后。

我又比较活泼。去巴蜀小学后,音乐老师和体育老师为了争取我去舞蹈队和田径队发生争执,最后,校长出面决定:我上午上课前参加田径队的训练,下午放学后参加舞蹈队的活动。并且,专门通知了我的父母。我爸对此并不反对,却气得蒲清华老师对我大骂:“那你啥子时候学习呢?我把你弄来是读书的,不是去参加这些活动的!”校长都表态了,蒲老师也没有办法。于是,他就规定我每天中午到他

家里学习。在我做错题的时候,他常用铅笔轻轻敲我的脑门念叨:“不如你哥!”这让我感到非常郁闷。

有一个暑假,我在重庆业余体校训练田径。我爸事后无意中说起看到我在体育场训练跳石梯。我问妈,才知道他们曾经顶着烈日炎炎的太阳,从重庆儿科医院走到体育馆,走了几十公里的路来看过我几次。可是,在我赢得重庆市少年女子乙组60米短跑第一名后,兴高采烈的拿着奖牌回去给爸妈炫耀时,我爸却板着脸说:“这个有什么用?”

我升入巴蜀中学,参加了学校的舞蹈队。这个舞蹈队是重庆市设立的青少年芭蕾舞训练队,在全市招收学员,进舞蹈队的男女学员都经过精挑细选。能够进入舞蹈队在同学中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那时,芭蕾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草原儿女》、《沂蒙颂》等非常盛行。我们除了进行芭蕾舞的基本训练外,还排练这些舞剧的片段到各地演出,很受欢迎。

我爸对我练习芭蕾舞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一次,在重庆两路口大街上,他拉着我弟弟的手问我:“你能不能将腿拿到这么高?”就使劲把一条腿往后提,笨拙地做了一个飞机的姿势,把旁边过路的人都逗笑了,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知道他是想问能不能将腿往后抬至头顶?这有什么难的?我当场做出这样的姿势,维持了一会儿,周围的人夸我不错,我看见我爸的眼睛里有笑意。

然而,当我告诉我爸高年级的同学有被选去歌舞剧团和战旗文工团的,他这样劝导我:“吃这种青春饭有什么好?旧社会都把演员看

成戏子。”我说:“演员怎么会是戏子呢?现在是新社会了,演员是宣传毛泽东思想的战士。”他态度强硬地说:“你好好读书!”……

在我有点改变对他的看法时,一天晚上,我们一家人一起吃晚饭,我记不清说了一句什么他不爱听的话,他顺手用筷子打在我的眼睛上,害得我眼皮肿得老高。第二天我参加演出,老师怎么化妆都无法遮掩。老师同学问我怎么了?我就是不说。又羞又气,恨得牙痒痒,心里暗暗发誓:不认他这个爸爸!还写了日记。几天后,日记被他发现了,我胆战心惊的,心里想:这次要挨惨!他看后,只对我说了一句:“我就等你长大了来报复我!”转身走了。

后来,我再也不写日记了。我爸动手也少了。

我读高中时,我爸又做了一件让我极其愤慨的事,就是将我骗回中江。我爸特别想回老家中江县,我不想回去,从重庆回到中江,给我的感觉就像从新社会回到旧社会一样。当时,中江的街道还是泥巴路,点的是煤油灯,只有中江县医院点的电灯。但是,用水是压井。反正,一切都很落后。

我们商量好我爸先回中江,我妈再带我弟弟(十岁左右)回去,将我的户口放在林妈(我妈最好的朋友,特别反对我们回中江)家,让我在重庆读完高中。

就在这时候的一天,我爸对我说:“你先去中江看一下,再回重庆来读书。”我想,回去看看也可以,就答应了他。结果,回到中江后,他就不准我走了。他的本事也大,我的转学证都没有开,他就能将我安排到中江城北中学读书。还借着出差的机会,跑回重庆骗林妈

说我妈和我都愿意回中江,把我们的户口也转回了中江。

我对此非常不满,又拿他没有办法,只有消极抵抗。当然,我回中江后,情绪本身就很低落,上课也听不进,成天想着回重庆,常常一觉醒来,梦里全是重庆的情景,特别想念那些舞蹈队的同学们,难过的泪水就止不住地流出,将枕巾打湿一片。

因家离学校很近。每天,学校敲钟了,我才起床,梳洗完再去上课,天天迟到,老师对此很不高兴,我爸也不管。而且,每月还给我十元零花钱(当时,中江每人每月平均生活费才八元),我就拿着钱东游西逛买吃的。柿子、梨子一分钱一个;枣子一分钱一堆;卤兔头四分钱一个……吃得太杂,就得了一次急性肠胃炎住医院,我就不怎么想吃了,把钱用来买书。我爸出差除了每次都会给我们买吃的东西外,就给我买衣服买皮鞋。老师就说我穿得太好,比他们老师都穿得好,不合适。同学们对我也很反感,我也不怎么和他们来往。

在很多年以后,一些同学才告诉我。那时,他们其实是非常的羡慕和喜欢我,甚至邀约到县医院门口来看我,只是觉得我高不可攀的样子让他们不能接近。

高中毕业后,我爸叫我到县医院工作,我不愿意,想着:这辈子就这么完了呀?就向他提出补习的要求。补习一年考了310多分。那年,重庆医学院的子弟280分就能读重庆医学院,由于我爸将我的户口转回了中江,我就读不上,更埋怨他了,他好像也对我感到有点内疚。

我还是在县医院参加了工作。可是,我不甘现状,考上电大学习

法律专业,毕业后调入中江县法院。这段时期,是我爸最心满意足的时候。他为我感到骄傲,总是笑眯眯的,还用他那嘹亮的男高音唱那些老歌,连隔壁邻居都跑来说:没想到他唱得这么好。我爸家三代才我这么一个女孩,一直都希望将我留在他的身边。

可是,我没有如他所愿。

在我婚姻的问题上,我与我爸又起了严重的分歧。他甚至再一次动手,激起我强烈的反抗。他越是反对,我就越要坚持,总希望证明自己是对的。他失望得常常独自一人坐在家里生闷气,连我的婚礼都没有来参加。

我也没有听从他的劝说将老公调回中江,义无反顾地去了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他叹气着对我说:“你就自己照顾你自己吧。我怎么把你和你弟弟的性格生反了呢?”

离开了家,我才知道生活真不像我想得那么容易。我和老公的那点工资,带儿子,请保姆,还要在成都买房等等,真的很拮据。我学会了节约,几年都未买一件衣服。回中江时同学笑我:“你去了成都,怎么尽长骨头不长肉?还不如在中江时洋气?”

我哪里还顾得上洋气?工作又忙,又要带儿子,还要继续读本科,考职称,考资格……自豪地说,我的劳动经济师的资格,是参加全国资格考试考取的,由人事部颁发的。但是,令我终生遗憾的事,是我参加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前前后后考了五次,每次都以几分和十几分之差落选。

婚后,我慢慢体味出,夫爱和父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感。夫爱

或多或少存在索取的成分,远远不及父爱那么无私和厚重!

我爸妈看我忙,又常常将我儿子接回中江抚养。看着我爸特别溺爱我儿子的模样,与我小时候印象中的爸爸真是判若两人。

我儿子五岁时,我弟也生了一个儿子,我爸妈又接着带孙子。看着他们年迈体弱还那样辛苦,我就很少带我儿子回去了。有一次,我去看望他们。我爸询问我儿子的状况,对我说:“我给你儿子存了一点钱,你妈和你弟弟都不知道,你拿去给他存起来,以后他读书好用。”我怎么能够再用他的钱呢?我拒绝了他。叫他们自己拿去旅游,该花就花,享受一下。

可是,像我爸这么克己的人又怎么会去享受呢?他不是接济这个,就是接济那个。我们家的亲戚,大部分都接受过他的恩惠。

我爸称得上为模范丈夫。他喜欢并擅长烹饪,总是能够将食材做得色香味俱全。家里的厨房永远是他的阵地,他的烹饪手艺,比很多厨师要好得多。所以,我家经常来客。看着我们吃得开心,我爸也就很开心。我老公一家吃过他卤的鸭子,一直恋恋不忘。我时常在想我爸做的那些美味,什么鸡捞、三合一、藕肉饼、回锅蛋皮包肉丸、用藕塞糯米炖排骨……,有的菜,好多年之后饭馆里才出现。这些美味都是我爸用心做出来的。家里没有买洗衣机时,我妈负责洗衣服。家里买了洗衣机后,衣服也由我爸洗了。我妈真的是一个很有福气的女人。

由于成都所的效益一般,一个朋友推荐我去云南发展。我去考察后,觉得有发展的空间,就打算去。动身前,回了一趟中江。这个时

候,我爸病了,他极力反对我去云南,并一再要求我不许辞职。我知道,他是怕我去云南以后,更见不着我。这一次,我听从了他。

不久,他的病更加严重了。我一有空就回去守护他。有我在他的身边,他的精神状况就显得好很多。他给我讲了很多他的过去。他说他有我们就觉得满足了,希望看到我们一家都平平安安的。他临终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女儿呀,钱不是最重要的,平安才是福!”

我很庆幸自己没有辞职去云南,让我能够在我爸身边呆这么久,让我能够在我爸生命的最后时刻,与他心意相通。

几年后,我经过自己的努力,生活得到了改善。可是,我爸却没有得到过我们一点回报,早早的离开了。用一个朋友的话来说:“你爸没有享过你的福,你妈还享受到了。”我妈妈也说:“你爸爸真是苦命,他这一辈子奔波劳累,都是在为别人,没有享过清福。”

是呀!我爸家一共九兄弟,他排行第四,都叫他四哥。他把他家和我妈家的责任全抗在自己的肩上,赡养父母,抚养弟妹,安排好了这个又要安排那个。最后,还要辛苦地抚养我和弟弟的儿子。他就是在辛苦忙碌中结束自己的使命的。

前几年,见到一位分别了几十年的同学,他见我的第一句话就问到:“你爸现在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吧?”我感到特别奇怪,他和我从未联系过,怎么知道我爸呢?在我回答我爸已经去世后,他感慨万千地说:“我现在都记得你爸的样子,仪表堂堂,很有风度。可以这样说,你爸对我的影响很大。”听闻这话,我更加疑惑不解。他缓缓对我讲述:“去中江龙台中学读县文科补习班时,由于收学费的老师

未到,我们都排队等候。我就站在你身后不远。我和其他同学都自己用背篼背着红薯和包谷去上学,只有你,由两位气度不凡的男人陪同,他们提的是黑皮包,在我们当中就像鹤立鸡群。你们谈话的内容我现在都记得,说四害当中不应该有麻雀,还有兔子的结构什么的。我当时觉得有知识的人就是不一样。我印响最深的是:你在你爸面前很随便,你爸对你很宽容,你们之间完全没有代沟一样。在那个年代,好难得哦。我下决心考上大学,像你爸一样对自己的孩子这么好。”他说完,周围的同学一片附和。这位同学后来考上了大学,真还带了一个很乖的女孩。

这位同学不提,我都忘了。原来,我爸给予过我很多,我一直习惯地享有着并觉得理所当然,还经常不懂事地拿回中江的事来挑剔他。他没有责怪我不理解他失去儿子的打击让他不愿目睹在重庆的与我哥有关的一切事物,而是竭尽所能为我营造更好的条件。我这一生中能拥有我爸这样的父亲,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啊。

没有我爸的管教,我何以能够正规、健康的成长?没有我爸的培养,我何以能够这么自强、独立?没有他的关爱,我何以能够感受到世上最浓厚的亲情?

往事历历,一幕幕,一幕幕……想倾诉,千言万语道不尽万分之

一。我只能轻轻自语:爸,我很怀念您!很怀念那些和您在一起的不愉快的但更多的是愉快的往事。所有的回忆,都成为了我今生最珍贵的记忆。

妈常说我像您,在我的身上秉承了您很多的特点。我以此为傲!

每每听到刘和刚演唱《父亲》,我都深受触动。他唱出了我的心声:父亲!这辈子做您的女儿,我没有做够,央求您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

路儿

2015.8.31. 初稿

(写此篇文章纪念我爸,是我唯一能够为他做的事。由于想赶在9.1. 烧给他,比较匆忙,还会再行斟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