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尘埃
初二 记叙文 891字 418人浏览 霜灵冰月

落日的余晖披在这座城市的肩上,沉沉睡去。

小雨含着一捧温情洗礼着这座城,昔日商业化的喧嚣,在此时此刻温州里渐渐沉寂,只留得一片祥和,待着有心人寻找美的踪迹。

远处传来一阵犬吠,但很快便被淅淅沥沥的小雨拍打在石阶上的声响吞没了,我奋力打开木制的窗子,山里的风带着严寒吹拂我的脸庞,含着一抹温情望着雨中的暨家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狭窄的石制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些许带着湿漉漉毛发的狗在雨中奔跑。汩汩的流水顺着街道的斜坡缓缓流下,在一处坑挖处汇成了一片水洼,对面,一位老人穿着陈旧深黑色大棉衣,望着远方弥漫的山岚,织着手中的毛衣,两个银色的钢针在上下有规律的交替。一位妇女,穿着一件棉袍睡衣,冒着雨跑出来收拾着湿透的被褥,嘴里少不了些许咒骂。我的手冰凉了,同我的心一样,此时的我只想在深邃而悠长的小巷一头,奋力大喊,聆听山的回答,袅袅春烟不知从何处冉冉升起,带着一股喷香,包围了这座古老的寨子,忽然又大风一起,吹散了烟云,使得这座古老的寨子在山林里隐约可见。

仿佛时间凝固在山林间这座寨子里,凝固在温州日新月异的脸上,但它的古老宛如青春亘古不变。

此时的她总是最美的。那些岁月积淀的尘埃,终将被这淅沥的小雨冲刷的一清二楚,显露无疑。每当我站在这古色古香的砖瓦上时,此刻暗淡的心,瞬间被这来之不易的惊喜,深深打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卖麦芽糖咯!叮叮!……”一位足有五十的老人蹲坐在街道两旁的屋檐下,身边置放着两筐竹篮,使得这原本就狭窄的朔门街更显得窄小了,他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手中不停敲打着由两块铁板组成的“铃”,叫卖声四起,一位旅客驻足观看老人的麦芽糖,来五块钱的,好嘞!老人用一块铁板往成块的糖上一抵,又拿另一块往上一敲,一块块麦芽糖被敲了下来,老人拿出了底下早已退了漆的杆秤,往秤盘上一摆,顺手一提,“不多不少,刚刚好。”“你这秤准吗?”那位顾客被这纯熟的技巧看花了眼,不禁问道。“准,当然准,其实俺只要掂掂就晓得价钱,三十年的功夫可不是白搭滴!”老人爽朗地笑了。

我的思绪在跳跃,素不知老人已喊了多少相同的话语,他那满带皱纹的脸庞积淀着岁月的尘埃,在诠释他古朴的美丽。

小雨依然在下,多雨的温州亦是古朴而美的温州。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初二:倪田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