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花开的声音
初一 散文 3619字 269人浏览 tianjulu

备注:本文于2012年12月被推荐参加苏州是“教育故事”征文比赛

推荐理由:

苏外有这样一种班级——艺术班,艺术班有这样一个别称——淑女班,淑女班有这样一种追求——做秀外慧中,多才多艺,学贯中西,品位高雅的现代杰出女性。

艺术班清一色的女生如一朵朵娇艳的花朵,她们的成长故事摇曳着一路芳香,一路阳光,一路坎坷。如果把苏外的艺术班比作一个个花圃,那么从事艺术班教育教学工作的老师就是花圃中手把花锄默默耕耘的护花人。他们从事着花的事业,光鲜亮丽;奉献着叶的无私,平凡谦逊;收获着果实的甜美,甘之如饴。

苏外艺术班自2007年9月开办以来,已走过了6个年头。六年来,艺术班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备受质疑到有口皆碑,那些担任过艺术班课程的老师们功不可没。看《聆听花开的声音》,听苏外艺术班老师的内心独白。

文章正文:

聆听花开的声音

作者:国际一部 艺术班 白杨

山林寂静,繁花盛开,唧啾的是小鸟;公园喧闹,鲜花灿烂,嬉笑的是游客;苗圃流翠,盆花争艳,评赏的是买主。红的玫瑰,紫的丁香,粉的月季,白的玉簪„„那个色彩缤纷的世界,那个暗香浮动的世界,那个拔节生长的世界,是谁手把花锄,痴痴守候,静静聆听那花开的声音?

——题记

到苏外艺术班当班主任,是件很“恐怖”的事。没有与生俱来的婉转歌喉,没有得天独厚的柔美身段,没有拿得出手的艺术绝活,没有可歌可泣的英雄壮举,我拿什么来爱你——艺术班的娃?当我被告知要到艺术班当班主任时,心里充满了忐忑。像我这样一个平平常常的普通老师,怎么能胜任艺术班的班主任?曹校长坐在我的对面,他目光清澈如水,脸上笑容可掬:“我们相信你!”还说什么呢?还能说什么?艺术班是曹校长的心头肉,是苏外的特色办学新品种,我是曹校长相信的人!去干吧,好好地干!就像当初被学校选派出国一样,不是也成为苏外开天辟地第一人吗?在我之前,从没有语文老师带队赴英修学;在我之前,从没有不懂英文的语文老师带队赴英修学!可是,我去了,而且和我的同事王敏一起出色地完成赴英修学的各项任务。我,不仅活着回来了,而且容光焕发地回来了。这也许算得上一个壮举吧?是不是我的血脉里有那么一股傻劲,一股冲劲,一股不服输的劲,一股自以为是的劲?在曹校长期待的眼神中,所有的忐忑化作了一句话:“我愿意聆听那花开的声音!”

十八个女孩,十八朵花。小马,是那一朵奇丽的无名花。

初到艺术班,就遇到了小马。如果用三幅画来描述这个女孩,那么必然是这样的:啃手指的小马、吃鼻涕的小马、哈哈大笑的小马。这个长着大大的圆溜溜的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的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和这个班级的其他同学格格不入,就像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当大家都在课堂上激烈地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她会啃着手指旁若无人地光明正大地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课外书哈哈大笑,并站起来大声嚷嚷:“老师,你看,哈哈哈哈,太好玩了!”当她那因过分激动而烧红的脸庞在老师冷冷逼视的目光中慢慢平静下来时,眼睛会瞪得圆圆地,很无辜地,轻轻地说:“怎么啦?”于是,你的一切威严在顷刻间崩塌。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曾经唱着刘欢的《只不过从头再来》舍弃了原本安逸的生活,今天又要唱着刘欢的歌给自己鼓劲加油。小马的妈妈问我:“白老师,您说每朵花都有自己的花期。我们家小马这朵花,什么时候开啊?”什么时候开?我不是花仙子,我不知道小马的花期在哪天。但,我是护花人,我知道所有的花都会开。小马妈妈,让我们一起等待,小马一定是最奇丽的那一朵。

十八个女孩,十八朵花。苏文、安琪,是那一对并蒂的百合花。

苏文和安琪,几乎和我同时来到艺术班,我来当老师,她们来做学生。两个乖巧可爱的孩子,在不知不觉中就融入了艺术班的生活。她们比赛背古诗,比赛写作文,比赛练习钢笔字,钢琴、舞蹈、表演,样样不落后。窗台上有一盆花叫“苏文玛丽莲”,那是章苏文养的小盆景,本不起眼的一个花状叶子植物,被她侍弄得生机勃勃,还总结了一套养花的理论:“只要你每天对着这朵小花说你真漂亮啊,它就能越长越漂亮。”于是,苏文养花法在艺术班大肆流行,成为经典。文件夹里有一套安琪的特别作业,那是我的珍贵收藏。那一年的春天,小安琪不小心从大型玩具上摔下来,摔伤了右手,不能写字。倔强的安琪,硬是用左手写字,赶上了所有的作业。那一行行从弯弯曲曲到工工整整的书写,镌刻在艺术班全体师生的脑海里,深深地震撼着也影响着所有的人:一个人可以脆弱,但是绝不能软弱。

“天上的星星多又多,我只爱最亮的那一颗;春天的鲜花开满坡,我只爱最红的那一朵。”

宋祖英的《一朵鲜花鲜又鲜》不知什么时候成为我最爱哼唱的歌曲,虽然五音不全,唱得比哭还难听,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就是喜欢嘛!喜欢这两个像百合花一样纯洁美丽的女孩,喜欢这两个像百合花一样安静恬淡的女孩。

十八个女孩,十八朵花。大小F 、心语、匡,是那一群带刺的玫瑰花。 “白老师,我们郑重地告诉您,我们很不开心,后果很严重:您太偏心李安琪了!”

教师节刚过,窗台上一大捧玫瑰花还在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办公桌的抽屉里却赫然多了一封“恐吓信”。她们居然还“大言不惭”“堂而皇之”地署上了自己的大名,难道就不怕“老佛爷”震怒吗?也不想想马王爷有几只眼?胳膊能拧得过大腿吗?

自言自语一番,总算给自己压了压惊,抚慰了“受伤”的心灵,再把那封“胆大包天”的“恐吓信”拿起来细细端详:洁白的信封,娟秀的字体,幽默的语言,真实的情感。好一伙厉害的小丫头!

大F 表情丰富,思维敏捷,善于表演;小F 柔韧性强,舞蹈基本功了得,劈叉无人能比;心语情感细腻,善于观察,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匡匡打小就是明星,学校的、新区的、苏州市的、全国的舞台,哪儿没去过?她们是在用幽默的方式向我发出警报啊!艺术班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宝,老师要把爱平均分给每个人,谁都不容忽视!

“我行我素做人要敢作敢为,人生苦短哪能半途而废 。不气不馁无惧无畏, 桃李争辉飒爽英姿斗艳 ,成功失败总是欢乐伤悲。 红颜娇媚承受雨打风吹, 拔剑扬眉豪情快慰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

看着几个小姑娘挤眉弄眼地冲我做着各种鬼脸,脑袋里不由冒出田震的《铿锵玫瑰》。艺术班的小女孩从来都不会逆来顺受,隐忍不发。不要招惹小女孩,她们撒娇带要挟,软磨带硬泡,你就是块铁,也要被她们化成水。

十八个女孩,十八朵花。彭静姝,是那一朵卓尔不群的雪莲花。

《城市商报》“家有儿女”专栏独家报道:艺术六班彭静姝《一路向西》。好大的版面,好大的排场,好大的气势。彭静姝,这个艺术六班的小才女,真正令人赞叹!整整一个版面只有彭静姝!大大的个人写真,美美的摄影展示,长长的原创作文,把读者的视线拉到了遥远的新疆。荒凉并不死寂的沙漠,神秘并不闭塞的喀什,古典而不失壮丽的龟兹,明媚而不失雄伟的天鹅湖„„西域风情如项链上的颗颗珠宝,被彭静姝看似不经意地捡起,捧到你的面前。当你震慑于大漠恢弘的气势时,也禁不住对这个白净的小姑娘刮目相看。不知道这个年仅12岁的小女孩怎么忍受一路的颠簸,怎么忍受高寒缺氧的折磨,怎么忍受牛羊肉烧烤冒出的炊烟,怎么坚持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用Ipad 写下一篇篇旅游日记?

“你从遥远的天山走来,雪山上是你美丽的家,你是世上最圣洁的花,你把我心也融化。”

一首《雪莲花》送给艺术班最有才情的小淑女,愿她像玉洁冰清的雪莲永不凋零。

十八个女孩,十八朵花。一朵有一朵的姿态,一朵有一朵的魅力。狗尾巴草挂着清晨的露珠在风中摇曳,金黄的向日葵转动着花盘向太阳问好,婷婷袅袅的蝴蝶兰散发出一地的幽香,就连不起眼的苔花也争抢阳光要学牡丹一样开放„„

七百多个日日夜夜的守候,两年多的辛勤劳作,我用爱呵护着我的半亩花田,我用心着聆听着花开的声音。学生电子作文小报集《半亩方塘》出版10期,艺术六班故事《人物话廊》出版四期,学生图文画册出版两册:《一路向西》、《去,你的旅行》„„全班都曾在苏州市的各类作文比赛中获奖,一半以上获得一等奖以上奖项,3人获得特等奖,多人作文在《姑苏晚报》《城市商报》《扬子晚报》上刊登„„

花,开了,寂静无声。有人曾秉烛夜游,有人曾深夜守候,有人曾用摄像机记录,都是为了捕捉昙花开放的瞬间。当那弹指即破的洁白花瓣在你的屏息凝视中徐徐绽放,你听到了什么?也许,是自己的心跳吧;也许,是自己血脉的喷张吧?聆听花开的声音,先做守候寂寞的人。

花,在开,訇然作响。艺术班一路走来,班级在增加,人数在增加,舞台在增加。艺术之花从校内开到校外,从苏州市开到全中国,从中国大地开到维也纳金色大厅。婷婷地摆手,袅袅地转身,慢慢地举伞,静静地亮相„„《女儿花》绽放在美泉宫浪漫的淡紫色幕布前,《女儿花》绽放在新城剧院华美的聚光灯下„„我们听到了,我们分明听到了花开的声音!那是由衷的赞赏,那是骄傲的欢呼,那是激动的呐喊!

我是苏外艺术班的班主任,我是苏外艺术班这半亩花田里的护花人,我手把花锄,在花丛中静静聆听,聆听那花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