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楼梦》有感
六年级 其它 4043字 2984人浏览 小暮122

研 究 生 课 程 论 文 封 面

课程名称: 人文修养课程

论文题目:

学生姓名:

任课教师:

注:此表为每个学生的论文封面,请任课教师填写分项分值

品《红楼梦》,说古今爱情观

黄凰

摘要:本文从古人的角度讲诉了恋人之间的眉目传情,情愁互述。重点着眼于《红楼梦》中贾宝玉所观所听所思,从第三人角度表现了出古人之间含而不露、于点滴间现真情的爱情表达方式,由此又推及现代人的爱情观。

关键词:《红楼梦》 爱情观 古代 现代

这学期开设了人文修养课,唐老师生动的为我们讲了四大名著。还是小时候看的四大名著了,其中最喜欢的还数《红楼梦》,唐老师带领我们从更高的角度来品味了这篇巨著,让我明白了很多文字下所蕴藏的深意,突然又有了再读一遍《红楼梦》的想法。

再次打开书本,曹雪芹笔下的情景、人物跃然于纸上,恍惚间自己仿佛置身于小说所描绘的精彩纷呈的世界里,小说人物的悲欢喜怒紧扣着我的心灵,由不得你不紧紧跟随着小说情节往下读。厚厚的一本书,拿起了竟然就舍不得放下了,一口气看到了结尾。

不愧为名著,小说的精彩不光在于故事,语言总是极其生动逼真的,细节也处理的相当精妙,让人不得不折服,当然最脍炙人口的莫过于小说背后所蕴含的那层深意。不过在这里我就不想说太多这些深意了,第一,深意太深奥了,有太多的大家已经看的比我深远了,第二,总觉得自己一个工科生不太愿意纠结那些社会纠葛。这里我还是想说说曹雪芹文字的美妙,以及古代恋人是怎样互述情愁的。

爱情是历代文学作品中着力描写的主题,这些对爱情的描写必然体现出当时的一种婚姻爱情观与作者对爱情婚姻的理解,而同一时代的婚姻爱情观又有各自的特点,形成了一种比较固定的模式,即一定的婚爱模式。

在小说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椿龄画蔷痴及局外”中,贾宝玉因在王夫人房里调戏小丫环金钏儿惹祸后,一溜烟跑进了大观园里。当时正值酷暑正午时分,园内“满耳蝉声,静无人语”,宝玉却在一处蔷薇架下发现一个女孩子正蹲在花下,一边悄悄流泪,一边用手中的发簪在地上画着什么。

宝玉因这个看起来面熟的女孩“眉蹙春山、眼颦秋水„„大有黛玉之态”而不忍离去,只管站一旁痴痴地偷看。看了半天,发现这女孩用簪子在地上一遍遍地画着蔷薇花的“蔷”字,足足画了几十个,却不知何意。读到这里,不光宝玉不知这女孩子写“蔷”是为何,我也只以为她正在蔷薇花下练习写字呢„„

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中,曹雪芹才把之前宝玉的疑惑解开。一天,宝玉无聊想听曲子解闷,于是便来梨香院找到唱曲最好的龄官(贾府为迎接元妃省亲,从姑苏城买了十二个小戏子养在大观园里,龄官是其中唱得最好的),谁知面对全贾府上下最受宠、最帅的公子哥,这龄官根本不买宝玉的帐,一句“嗓子哑了,前儿娘娘传我们进去,我还没有唱呢”,就让宝玉吃了闭门羹。

原本躺在床上养病的龄官因见宝玉也在她的床沿坐下,便起身躲避,宝玉这才看清,原来这龄官正是之前在蔷薇架下画“蔷”字,有黛玉之态的那个女孩。生平头一次受到这样的冷遇,宝玉只得红着脸,讪讪地出来,院中药官等其他几个人问明原因,便告诉宝玉,等“蔷二爷”回来让她唱,她必定会唱的。宝玉问贾蔷去哪里了,众人说,一定是龄官想要什么,“蔷二爷”想法子给她找去了„„

正说着,贾蔷拎着个鸟笼从外面回来。原来,他花了一两八钱银子(古时算是一大笔了),买了一只会“衔旗串珠”的金丝雀儿来,想给在大观园里天天发闷的龄官开开心。“蔷二

爷”带金丝雀去屋里给龄官表演杂耍,逗得其他一帮女孩子都非常高兴,独独龄官并不开心,仍赌气躺下假装睡着。

贾蔷只得上来陪笑问她“好不好”,龄官便骂他:“你们家把好好的人弄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干这个浪事。你分明弄了来打趣形容我们„„”贾蔷一听这话连忙站起来,又是赌神起誓,又是道歉,最后把那花了近二两银子才买来的金丝雀儿放生,连鸟笼子都一并拆了。

可龄官还是不依不饶,抱怨自己生病咳血,贾蔷不找医生来看却来取笑她,贾蔷一听,又连忙一边解释“昨儿晚上我问了大夫„„”,一边就急着要出去请大夫。龄官却又叫他:“站住,这会子大毒日头底下,你赌气请了来,我也不瞧。”贾蔷只得又站住„„

宝玉看到此处,猛然才领会那日龄官画“蔷”字的深意。不光宝玉,每一位读者读到这里,内心肯定都与宝玉一样被深深打动,更会为贾蔷、龄官二人心中那份单纯、朦胧的爱情而感动。

曹雪芹以贾宝玉的视角下笔,用朴实无华的文字描绘了看似平淡的两个场景,情节简单却细致真切,仿佛就是发生在我们自己身边的平常事一般,通篇没有一个表示爱慕或喜欢的字眼,更无任何暧昧意味。

但蔷、龄二人之间相互爱慕、一心牵挂对方的那份纯真、无暇的感情,尤其是龄官在地上反复写贾蔷的名“蔷”字时的那种少女情窦初开、心灵暗许对方的美丽情感和贾蔷被自己心爱的女孩嗔怒时略显笨拙的猴急态,却跃跃然于纸上,让人回味无穷。

蔷、龄二人之间这种含而不露、于点滴间现真情的爱情表达方式,正是中华民族传承数千年的民族性格与美学价值观的典型体现:以含蓄、温文而雅为美学欣赏的最高境界。这种民族性格特点与美学价值观伴随着几千年中华文明的发展,一代代传承和积淀,已成为中华民族深厚文化底蕴的核心之一。

《红楼梦》产生于清朝盛世,作者曹雪芹是满州贵族,他自然要受到本民族传统婚姻恋爱习俗的影响,有着婚姻平等、恋爱自由的思想意识。 作品中的贾宝玉和林黛玉用他们各自的方式表达着对彼此的爱慕之情" 虽含蓄但真挚而热烈! 当然,人们对于情感的表露方式会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而不断变化,但不论如何发展、如何变化,民族文化的核心内容还是不大容易改变的。

每个民族的人际交往习惯和情感表达方式,是根植于本民族传统文化土壤的,是本民族文化和民族性格特征在人类社会生活中的自然镜像。正因为东西方历史文化不同、民族性格迥异,自然使得东西方民族的人际交往及情感表达方式差异很大,而这种差异也正显示了世界文化的多元性。

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人际交往习惯与情感表达方式,说到底毕竟只是一种方式、一种手段而已,它并不代表内在的本质。中国人感情内敛,不善言辞,父母、子女、家庭成员之间绝少说“爱”,但这并没影响中国家庭和社会的稳定,更没有阻挡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历史文化传承从未中断的文明之邦的脚步。因此,对于不同民族各自不同的情感表达和人际交往方式,大可不必厚此薄彼,甚至想用单一某种方式统领全世界。

中国人常说,判断一个人怎么样,要“听其言、观其行”,不仅要听他说了些什么,怎么说的,更重要的是看他做了些什么,怎么做的。做子女的感怀父母的养育之恩,对父母尽孝心,说些暖心的话诚然很好,但更重要的是以自己实实在在的行动向父母表达爱与孝。

而现在人的爱情家庭观,真的是很现代,二个人可以在婚前同居,也可以试婚通过互相了解的过程,来选择是分是合? 女人不再是受害者,而是主动选择自己幸福的主动者。这比从前有了本质的区别。二个人在生活费用方面全部平均制,各人负担各人的部分,不谈什么一生一世,只求现在快乐,合谐就好。将来的事,让将来去做主。可以因为一点小事,大吵一架而分手,也可以维系亲密的私人关系,而去选择做个快乐的单身贵族。甚至有很多的人,

可以在一起吃很多的苦,可是却不能一起面对富裕的生活,不是第三者满天飞,便是婚外情的突发事件层出不穷。这就是现代人们感情解放的一切表象。社会变得多元,人的选择也可以变得多元和容易。责任不再是衡量一个男人是好是坏的标准,自由,快乐,合谐才是每个人身上最重要的元素。而这些就像是人身上的刺,是不能碰的。一碰人们便撤了。呵呵,我觉得我也不能接受和选择,现代人的这种生活方式。我想,我三十岁了,都不能接受,也没有去这样选择。那么以后,我也不会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

说了这么多,其实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都是一种社会风气下所产生的结果。谈的大一点,便是这个社会的文化价值所在。社会的引导曲向决定了人们的行为。没有好与坏的标准,也没有对与错的评价。因为这完全是私人的事情。在这个崇尚隐私,崇尚个性的年代。一切都是人们自己的事。只要不犯法,那么道德的评论也只是外在的一种影响而己。但是我相信,随着文化价值的重新提炼,以及倡导文化回归的大环境下,人们或许可以找回父母那辈人的坚守和执着。虽然不完全是因为爱而开始。却是因为爱而结束。

我既不是传统的,也不是现代的。身边的朋友也都是我这样的。可能是由于我们生活的环境所决定的。

不传统,就是我不会去做一个依附男人的女人,我要走自己的路。为自己设计自己的将来。而根本不可能去做一个完全的家庭主妇。那可不是我的选择。不现代是我做不到像现代人那样的洒脱,虽然做不到死去活来的爱上谁,但是偶还是非常专情的。并且是非常崇尚家庭的一个女子。也是希望可以白头到老的那种人。基本上定力还可以,但是却最怕人家对我好。可以很努力地去工作,提升自己。更希望可以做一只被保护的小鸟。可是最讨厌什么都要去平均,那样会让我觉得,我找的不是自己的男人。谁不希望真正地男人,是可以挡在风雨前面。顶天立地的,又可以养家糊口的男子汉呢。

人还是要对自己的负责的。没有人能对你负责。你有权利选择生活的更好一些。那么就一定要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感恩,并努力去付出。少一些要求。这样,生活就会从容很多,也会快乐很多!

参考文献

[1]郭英德. 四大名著讲演录[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

[2]李银河. 女性主义[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0.

[3]《中国古代文学》第三章《红楼梦》,主编于非,高等教育出版社.

[4]《红楼梦:爱的寓言》 裔锦声,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0.

[5]《红楼梦与中国旧家庭》萨孟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 .

[6]《红楼梦诗词赏析》刘亮编著,吉林摄影出版社.

[7]《红楼梦:历史与美学的沉思》 丁维忠,黑龙江敎育出版社, 2002.

[8]梁巧娜. 性别意识与女性形象[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