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雨一直下
初一 记叙文 838字 1038人浏览 梦凯余生

那天,雨一直下

小时候, 住在瓦屋下, 每当下雨, 便能听到淅淅沥沥、凄凄然然的雨声. 长大了, 住在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中, 听不到雨声凄然, 似乎生活缺了不少的灵气, 缺了能让人感动的至柔至弱的东西, 心在慢慢地沙化.

于是就怀念起那瓦屋雨声.

雨是柔弱的, 是世界上最轻灵的东西, 敲不响那厚重的钢筋水泥的楼房. 而瓦屋则不同, 雨滴在上面, 叮叮当当的, 立即发出悦耳的声音. 身在小屋的人也就有了在雨中亲近自然的福气. 雨势急骤, 声音就慷慨激越, 如百马齐鸣, 如万马奔腾. 雨势减缓, 声音也弱下去, 轻柔地沁入你的心, 像暖春时节耳边的轻风, 瓦片似乎是专为雨设置的, 它们尽职地演奏着, 听雨人心中便漫出不尽的情意.

人们喜欢当心中充满怀念与感喟时, 一个人静静地坐下听雨. 垂老的志士有“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抱负;迟暮的美人有“雨中黄叶树, 灯下白头人”的幽怨;相思的情人有“梧桐更兼细雨, 到黄昏, 点点滴滴”的索怀;多情的诗人有“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的遐思.

雨成了人们修饰感情、寄托心愿的使者.

闲暇之中, 有幸回到了自己曾经听雨的地方. 恰逢那天下小雨, 又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雨声. 迷蒙之中, 雨声里透出一种古怪的情调, 是久未沟通的那种. 它拒我于千里之外, 向我表明它对我的陌生, 然而我却能从意识的最深处感受到它存在的气息. 我有一种从梦中猛醒的畅快和历经迷茫后的沧桑感.

哦, 我在雨声中相约的竟是已隔了时空的自我, 它在讲述我以前的一切. 我彷徨了, 我问自己:我是谁? 还是从前的那个我吗?

有词云:“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人生境遇不同, 听雨的感受也就各异. 然而听雨却都是听灵魂的对话, 听真情的奔泻, 听年华的淙淙流淌. 雨声所敲打的, 除去岁月的回响外, 还有昔日难再的痛惜与欲语还休的惆怅. 似乎只有在这瓦屋轻灵的雨声中, 心灵才得以喘息, 生命才得以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