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张家界
六年级 记叙文 1405字 603人浏览 clx207903

高考正在进行,端午即将来临,我不再为高考喜忧,也没去缅怀屈原;我去看凤凰古城,我去览张家界!

天气很好,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让人喜悦的气息。坐车行走在高速上,高速茫茫的,天空高远阔大,让人觉得飞奔的汽车恰似扁舟一叶:当外物庞大阔远时,总会让人生出这样的感想!

外出游玩,其原因,有两点是可说的:一则是仰慕那里,真心想看看,让自然来净化自己;一则是受了生活的重压,暂时为了逃避眼前的生活,去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我们出来游玩是散帮组团。早晨等车时碰到一个同游的,他说每天与老婆吵,所以出去走走。我亦是为了逃避。哦,不想这么多了,车在前行,渐渐走进凤凰古城和张家界,在端午来临,阳光明媚,嫩绿与墨绿相染的山林间隐约笼着薄雾,山山披绿装,生命情意浓,心变得深了。

下午六点多到了凤凰古城,一切都热闹起来。吃了晚饭,散步般地绕着沱江边走了一遍,人与人摩肩接踵,叫声嘈杂,光影交错,入夜的凤凰已经繁华到不是《边城》里的古镇。来到沱江边,探手入水,挺凉挺凉的,似乎这水中才有古镇的影子。心里西西,情不自禁的放眼四望,在各色的灯光下,这江水倒让人想起奖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朱自清和俞平伯的都有吧?一昔日同事慕名前往游了之后在《一半是热火,一半是河流》中说“有些东西注定会渐行渐远啊,离开古镇,终究还是怅然了„„”沈从文说的“我要表现的本是一种‘人生的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大概是难找到了。我也觉得凤凰古城已如其名,在热闹的繁华中成为历史,“深潜于民族心灵的痼疾”还是兴风作浪占据了我们的人生场!“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已被热闹繁华挤兑在沱江的凉水之中。

第二天早晨六点多起床,用过早,我们又到沱江边走了一遭,早晨的凤凰古城远不如夜晚的迷人,这才感到夜晚的魅力真是无穷,它真能粉饰!是的,也许是我们自己欲望太强,所以夜才能给我们永远的魅惑!

游了沱江,只是感到游人如水,便急匆匆的去看沈从文和熊希龄的故居,导游安排的时间比较紧,我选择去了沈从文的旧居。

旧居里必是沈先生生前摆设无疑,因为那里一切事物都散发着旧时代的气息。人真的很多,莫名的我心里生出丝丝欣喜。随着人流缓步前行,浏览着这些旧物,我急匆匆的想象着沈从文先生用着它们的情景,一个温文儒雅的人将它们拾掇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然后点着根烟沉思着或者手插着腰,抬头向门外望去,眉头舒展双目精亮。。。。。。

可是,物是人非,谁都逃脱不了的。然而沈从文先生究竟与我们是不同的,他永远的活在他钟情的世界里。。。。。。我忽然忆起有一篇文章说“张兆和先生最终没懂得沈先生,可能永远也不会懂得了!”其实,一个人的心思谁又能完完全全懂得呢,但若不懂,他们又怎么一起走到永远?难道说他们没有孤独太甚?人与人之间,懂与不懂似乎在一念之间,恰似白天和黑夜中的沱江边上的凤凰古城。我忽然觉得在一个人的世界里,许多事情是,你懂它它便有了,你不懂它它便没了。

行到沈先生书桌前,我走不动了。桌不高,木制,镶嵌着乳白色大理石,大理石台面因年久而不再光滑腻手,却有了风化破损的痕迹,这让人怀想:它到底经历了几多岁月几多风雨几多故事?沈先生如何沉思的在它上面将人生写向深处。我在那伴随着它的椅子上坐下,静静的感受人性化思想家的气息,还有沈先生温文

儒雅的亲切的气息。沈先生如在,我的心暖暖的,我不敢说我懂沈先生,但一如他用《边城》照亮了千千万万颗心一样照亮了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