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秋
初一 记叙文 853字 43人浏览 天飞666666

未到江南之前,从诗中已感受了烟花三月江南春的热烈,而十里荷花,三秋桂子的词句,又使人向往着江南秋的温柔,今生偏偏与江南有约,着实让我体验了一把这江南一秋。 时过霜降,人们还是身着单衣,风依旧那么柔和,只是太阳少了些毒辣。树木依然枝繁叶茂,太阳下泛着墨绿墨绿的光芒,几片浅黄、几片暗红的老叶点缀其间,或许是想告诉你秋天已经来啦,悄悄的来了,只是比北方晚了些。

说到秋,就必然想到秋雨,诚然没有秋雨的秋天是干燥的,也是无味的。说到秋雨,昨天竟真的飘了起来,不再似夏雨那么狂暴,也没有春雨的朦胧,只是不紧不慢的滴着,从早到晚绵绵不绝,上班族用雨衣全副武装,然而秋风似乎与秋雨有配合的默契,时不时的掀起一角,让你体验新秋的感觉。

俗言道:一场秋雨一场寒,今晨气温初降,灿烂的朝阳似乎也凉了许多。人们的着装兴许是怆促了些,新的、旧的、皱的、破洞的几乎所有的外套都披挂上阵了。一些没作准备靓装族只得抱臂求暖,也许是秋的故意,让人促不及防,似乎有悖于江南秋的温柔。

月初一号是厂休日,同时也是一个出笼游玩的好机会。一大早就与同伴骑车进军大罗山,欲观赤枫,以览秋景。山脚下弃车沿溪而上,只见溪水依旧清澈,掬一捧饮之,夏时的冰凉如故,甘烈却增了许多。远远望去,山依然是墨绿墨绿的,层层叠叠,红叶却还没有影子。只是路边的野草枯黄了些,溪流边稀疏的几株苇荻,那灰褐色的抽穗也许是新的,根本没有枫赤芦花白的念头,秋似乎还很遥远,秋霜也照例更为遥远。

失望之余已转过矮崖,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山坡上生长着一簇一簇的竹子,很别致。新生的竹子长得与竹丛一高样了,根部仍有青笋环抱,秋天还会有笋,还能长成新竹?疑问着,好奇着,转身向一老者请教,原来这竹子叫雷竹,只在秋天生笋,秋天成竹的。于是便讨了几颗嫩笋来,谢过老者回至住所已近中午,随将嫩笋烧成菜肴,万万没想到的是其味苦若黄连,难以下咽,即抱怨老者又欲弃之,朋友急向度娘求索,方知此苦对人有益,随喜而咬牙尽食之。也许是秋神的恩赐,让我啖尝这山珍之味,品嚼这苦涩之秋吧。我想人生大概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