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槐花开了
高三 其它 841字 1283人浏览 卢维前

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是与家乡的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的。小屋子的门前,有一棵大槐树。每当到了那个季节,微风轻轻抚摸着它的面孔,阳光微笑着亲吻她的脸颊。透过树叶层层交织的空隙,阳光的吻飞溅下来,金波闪闪;微风的爱抚穿透过来,碧波荡漾。一切的一切,都相映成辉,像一幅轻笔勾勒却有色彩饱满的水彩画。过不了几天,大槐树的头发上又会被洒上几点淡粉的颜料,在这阳光雨露的滋润下,发芽,伸展,逐渐成长。可好景不长,某天,只听“轰隆”、“轰隆”几声巨响捅破天空,接着就有黄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怜香惜玉,重重地撞击着娇嫩的花朵,无力的花瓣只能飞向大地。我当然心疼:“爷爷!爷爷!快来呀!花都要被打没了!”“不急不急,好孙女,这是自然现象,它会自己再长出来的。”爷爷耐心的向我解释道。但心急如焚的我怎么会听。我一下子冲到了雨中。爷爷也顾不得了,也没来得及打伞就去追我。雨,是刺骨的凉,却有一双温暖的大手和一个温暖的怀抱把我抱回了家。不多久,我和爷爷都双双病倒了。爷爷刚能下床,就来到我的床边,手上捧着的,是一朵好不容易残留下来的槐花。其实槐花是甜的,比任何一种糖果都要醇净的香甜,可这次,为什么我尝到最多的,还是那股覆盖心头的暖……多少年过去了,多少槐花盛开又凋落,我长大了,也很多年没回家乡了。又是槐花盛开的季节,家乡的槐树似乎更大更苍老,一抹抹淡粉涂亮了它的枝头。爷爷,也永远以槐花为伴,沉睡在树旁。槐花开满枝桠,将要落下的太阳如一轮巨大的光环,闪烁在花上,红色的光辉被深深雕刻进每一条纹路,一旁亦有风,融融的。还是多年前的温暖。就像,爷爷那布满皱纹,每一条皱纹又都洋溢着幸福的笑脸,亲手摘下那最绚丽的槐花,给他最心爱的孙女。家乡的槐花又开了,一片片粉色的心就如孙女的爱,希望轻轻洒落,永远留在爷爷身边,给他甜蜜与温暖。槐花,依旧那么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