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荷还未醒来
初一 记叙文 4字 24人浏览 战场名将

在宜人的绿色里,日子过得很容易。每一天,都是一个微风习习,阳光明媚的走来走去。纵使是下了场小雨,也不觉得落寞。滴滴答答的雨,反倒让人心里舒缓起来。随手翻翻日历,春分过后,就是谷雨,接下来是小满,前几日刚刚立夏,再过几日,就芒种了。 每日傍晚,总是挽着母亲,走过那座新架好的栈道木桥,走到湖心的岛上去。桥下的水,风大的日子波浪翻滚着,一浪浪的向前奔涌着。无风的日子,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若是等到了夜晚,在无风有月的晚上,站在这桥上看,天上一轮月亮,水中一轮月亮,岸上的楼房、灯火倒映在水面,就是份外的静美了。 初下桥,人们多的似乎都摩肩接踵了。小桥的落成使得附近方圆几里的人们都赶来了。原本安静的湖面忽然热闹起来。甚而有些摊子也在岸上摆起来。崩苞米花的车突突的叫着,烤羊肉串的甚至都开了个货车来,变戏法似的,几分钟内,炉火旺了,诱人的肉串吱吱的冒着油花,边上几张桌子支好了,走累了嘴馋的,就蹲坐在那小桌子上,就着这汪湖水,有滋有味的啃吃起来。烤玉米的小伙子,小炉子落上小山堆似的烤玉米,就有人随手买来,边溜达边啃。桥上的行人,动画似的来来往往。这边的出来早了,在岛上转了一圈,回来了。那边的,晚饭开的晚,又偏偏是爱干净,爱整洁的,等到全都收拾停当,出来时西天上的日头早就落了,只是整个天空还挽留着白天时的那点点蓝,那蓝里分明也早就掺了灰,应该是灰蓝色了。然仍旧不紧不慢的跺着步子,过了小桥,过了行人,来到那安静的绿色里。人稀少处,柳树摇曳着枝条,槐花开的幽香阵阵,蒲公英的花早就别过了这季节,只是那棉花般的一团在草色里,好似一个个蓄势待发的小降落伞,只等着一阵风吹过来,他们便逍遥的告别了母亲,向着新生地飞翔。 我喜欢挽着母亲,顺着蜿蜒的小路,慢慢的踱步,至丛林深处。母亲的胳膊软软的,温热的。小心翼翼的被我挽着。路旁那些叫不上名字的树开出细碎的小花,白色、纯洁而清香。紫丁香早过了花季,可偏偏真的有那么一小株,也就只有个六七岁孩子那么高,却开的满头满脑的。天空时而有鸟飞过,那些大鸟,在这丛林里安家落户许多年来。只是,忽然来了这么多人,似乎对她也未曾有过多的打扰,各过各的日子,鸟守着天空和丛林,人来了也不过是过客,匆匆来去,夺不了鸟繁衍生息的世界。我注意着母亲的喘息,当我感到母亲喘息的有些急促时,就找个长椅处陪母亲坐下来。眼前,身后都是我极为喜爱的绿色。前日,偶然看到一篇图文并茂的文章,题图文字说,此处一年四季皆绿色环绕。当下,心里就艳羡的不得了。我喜爱置身在无边的绿色当中。当所有的一切逼迫过来的时候,只要我的身前身后有这宁静中的绿守候着,我就可安然的面对所有的困惑。纵使是眼里有泪,也会被空气里泛起的草木香轻轻抚慰,然后,和草丛里那些盛开的紫色马兰花相视一笑,一切就都过去了。 母亲坐下后,总会对我说。自己去转转,我在这坐会儿。我就会笑着说,那好,你可就坐在这,我到亭子那边转转就回来。安顿好母亲,自己迈着轻松的脚步到园子转转,这个园子是熟悉的。早年,在它刚落成的时候来过。那时候,这里的假山、亭榭、回廊、池塘打理的是精心的。处处都是精致的花草。如今,虽少了人工雕琢的迹象,却在自然当中呈现出来自天然的韵味来。这里不似大墙外面,到处都是赶集似的人流。这里安静,池塘里去冬的残荷依旧飘零在水面上。只见到一株荷抽出一两根小叶,飘在水面上。其他都还未曾见到。有人说,这池荷死了。我不相信。我相信在不久之后,这池荷会抽芽吐蕊,一定会有如盖的荷叶,如锦的荷花盛开在池塘之上。荷纵使是心碎了,但不会死。大地无言,荷的苏醒不需宣告,定然会在该醒来的时候醒来,该盛开的时候盛开。“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出淤泥而不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跋涉过千年风雨的荷不会为一朝的心酸而别过这蓝天、白云和蕴育着博大和生命的土地。 池塘里有一尾红色小鱼悠游的游过。有成百上前的蝌蚪围着各自的家园在自由的游弋。这方安静的院落、宁静的池塘、不远处坐在长廊里休息的母亲、空气里弥漫着的花香和草木香,这一切让我一扫一身的繁琐,喧嚣的心灵在这一刻慢慢的回归本真,回归质朴。曾经背负着的那许多的心事,都慢慢的放下来,生命原本简单,原本清澈,原本无需过多的繁

华,又何来过多的念。花开花落,本是自然。 昨日读了一篇文章,特赞同文理中所言,作者说文字的“卤汁味”是必须加入阅历、思想、学识、才华、实践、运气、境遇的,而最重要的是根须。当无数的文字嵌入了根须制作的卤汁,所品尝到的是真诚的辛劳。我忽然想,我这个平凡的生命,秉承着来自父亲馈赠给我的乐观和坚强的根须,自会在这世界里,以自己执着的追求和守候守护着自己平凡的绽放。 爱荷,爱到骨子里。不仅爱她的繁华,也爱她的落寞。这方池塘是我心灵的花园,挽着母亲,穿春时的风,越夏时的雨,安静的守候,等她闯过缠绕复缠绕的痴梦,睁开清澈的眼睛。当那一朵洁白的花蕾悄然挺立于万千碧叶之上的时候,与她相视一笑。年年,岁岁,朝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