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 散文 865字 7089人浏览 得罪老板

“盼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外婆在烈日的酷晒下辛勤地锄地景突然发出这样一声感叹,我听了,泪水占据了眼眶,是啊,盼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外婆很普通,只是一个诚实的老百姓,一个淳朴的农民,小时候总在外婆家呆着,生活过得很快乐,可是,一次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了外婆家宁静的生活:外公遭遇了一场车祸,下身瘫痪。当听到这个令人震惊的噩耗后,全家人都哭了,唯独外婆一人晚上坐在椅子上,面容憔悴得望着天上的繁星,一滴泪也没有流,只是静静地看着,静静地看着。

当时的我,很小,很幼稚,不懂事,不知道什么叫“意外”,也不明白什么是“车祸”,只是看到外婆傻傻地望着天空的漆黑,看着繁星的闪烁,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心中不知何故顿生悲凉之感。我走上前,不禁多嘴一句:“外婆,你怎么了?”而回答我的只是一片沉默。我轻轻拍打着外婆久经沧桑的后背又懵懂地问了一遍,外婆像是被惊醒一般,过头来深沉地看了我一眼,那眼里布满血丝,有着我看不懂的情感,只觉得那眼里放射出来的光芒让我倍感凄凉。“在和星星说话。”外婆说话的时候显得很平静。“真的?那星星能让外公好起来陪我玩吗?”我好奇地问。这时的外婆无法坚强下去,再也止不住泪水,老泪纵横,泣不成声,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滑落下来,沾湿了衣襟,外婆淡定地用苍老粗糙的双手抹干了泪水,依旧用平静的语调说:“外婆也在盼啊,盼外公早点好啊。”说完,外婆哀愁地走了,只留下呆呆站着的我和那地上一块块潮湿的痕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渐渐地,我长大了,也渐渐明白外公病的很重。我记起了那晚,外婆眼里的情感是盼望、期望;外婆所谓的“在和星星说话”只是外婆一种寄托愿望,表达盼望的方式,我也懂了外公出事那晚,外婆坚强背后的酸楚,那是一份坚持,一份勇敢,她深知自己不能倒下,她还要支撑起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她所能做的仅仅只是努力干活,辛勤劳动,减少外公的担心、压力,盼望外公能好起来而已,真的仅此而已。

盼吧。外婆在盼外公能好起来,亲人在盼一家人能幸福生活,而我在盼老人能安享晚年。

我擦干眼泪,发出了一声来自我心底的呐喊:“盼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