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陪我一起走过
初三 散文 2732字 987人浏览 彩霞014

你陪我一起走过

【写作导航】

一、审题, 拓宽视野。“你陪我一起走过”中的““你”,可以指亲人、同学、老师、友人,但同学们的视野不妨开阔些,还可以是物品、风景、书籍、兴趣„„只要是陪伴“我”走过的,具有回忆价值的人、事、物都可以进入“我们”的范围。“一起走过”也就是“同行”的意思,如果你写“我”的兴趣是绘画,绘画9年来与“我”同行,“我”两次几乎要放弃,但绘画的魅力使“我”选择坚持,走向成功,这样的文章不是也很有个性么?文章成功的关键是看你选取的“我们”有没有价值和美点。

二、选材,人无我有。不少考生把亲人选进“我们”,写“一起走过”的日子里如何得到思想上、生活上的关心和呵护,事例都是“你有我有大家有”的大路货,这样的作文当然很难获得高分。同学们构思时不妨想一想:有没有一个物品伴随我同行——高兴时我向它微笑细语,懊丧时我向它真情倾诉,它忧我所忧,乐我所乐,启我所思,促我前行„„这个人格化的“它”承载着生命的感悟、生活的哲理,扮演着朋友和老师的角色,“它”和“我”组成的“我们”发生的故事,自然具有人无我有的独特性。

三、立意,注重创新。“走过”是个过程,怎样让这个过程闪现异彩,这取决于文章的立意能否创新。有位考生写“我”和“你”(寄养在“我”家的表妹)的交往,开始时“我”自私任性,“你”却很会包容,离别时仍然给“我”一片真诚,“我”反省、追悔,由衷希望“我们”再一次“一起走过”„„这种把文章定位在“严于解剖自己”上的“一起走过”就闪发着“自我反省”的异彩;有位考生写麦收,不是把自己定位在“接受劳动锻炼”和“体味劳动辛苦”上,而是原汁原味地描写儿时田埂上的欢蹦追逐、摘香叶泡热茶、盼好菜叫吃饭„„这是一幅多么美丽和谐的秋收图,一群多么纯真可爱的农村儿童。文章中“挂在火红天空中的夕阳,似乎笑看我们,深深醉去„„”风情美,情趣美,人物美,这又是多么值得回味的“一起走过”!如此美文,其创新立意所散发出来的醇香,自然会使读者深深陶醉。

你陪我一起走过

黑夜寂-寥,灯光昏暗,地上一长一短的人影渐行渐远。-

——题记

“孩子啊,你可曾记得儿时那些休闲时光„„”午后一个人坐在那里打发时间,偶然从窗帘下发现一封泛着点点黄晕的信封,那是你的笔记。

临窗,有两只小眼睛正翘望着天空的那轮圆月。推门至院落,院中桂花花香四溢,溢满在彼此的心头。“爸爸,快看,看嘛,那个圆圆的是什么„”稚嫩的声音在你耳畔经过,你说:“哦,那个啊!那是月亮,是一家团圆的象征„”还没等你说完,我就吵吵嚷嚷的跑开了。你只好叹息一声。“咦,它怎么又在水里呢?爸爸,我们去把它捞起来,好不好?”我站在水边,一手叉在腰,一手指着它说。你笑了笑,说:“哎呦!它捞不上来,捞上来就不完整了啊!”散漫的竹影投到地上,横七竖八,只透过点点月光。儿时的时光,是我遗忘了?但又怎么还记得,你曾陪我一起走过这段无知岁月。

自出生,似乎你从未离开。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你一直都在。我在哪里,哪里便有你的身影。周假,月假,你都无一例外地在校门口等我。一次,你裹着厚厚的棉衣,哆哆嗦嗦的在校门口,你两只手放入袖管,在哪里不停的转圈。只觉得有两行暖暖的东西在脸上爬行。然后我到了,你伸出手捂着我的脸,说:“冷不冷啊?”我无言,只紧紧地盯着你脚上的鞋子。你买来两个烤白薯,气喘吁吁地说:“来,快吃吧,热着呢!”我从你冰冷的手里接过火热的烤白薯,注视着它,又不知什么在脸上爬行。你急了,说:“怎么了。”连忙从衣兜里掏出纸巾替我擦干。“你,为什么总是这样?”我对着白薯说。“因为你是我的女儿!”一句铿锵有力的回答飘进耳膜。春夏秋冬,校门口的那个人永远不曾缺席。你陪我度过了这许多年。

“我旅行的时间很长,旅途也是很长的。”终于,我的翅膀硬了,不再满足于你那片天地。外出,你终是阻挡不了我。然后你每天都来电话,都问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厌烦了,“我还有事要做,你能不能不要每天都来电话!”电话那边的你无声无息,而后便一周来四次电话。

去年回家,远远看见你一个人坐在门前,目光锁住桂花树。你变了,你的眼神忧郁了,头发花白了,衣服不怎么周正了,鞋子换成了棉布鞋,那是你吗?是,因为你手里正拿着我儿时写给你的信。

哦,爸爸,儿时那些时光,我确定我没有忘记。你陪我走过多年,而后我挣脱了,现在又回来了,回来陪你一起走。

路灯下的影子,已不再是一长一短,而是两者相等了,但是,原来圆满的现在变瘦削了。 茶可以不懂水的温情,酒可以不懂喉的寄托,泪可以不懂眼的脆弱,但我不可以不懂你,不可以不懂/你我一起走过的时光。我幼稚地问话“你在哪儿?”和你保证的回答“我在这儿”的洪流一同泛滥了全世界。

你曾陪我一起走过,而今,我要陪你一起走。

黑夜寂寥,灯光昏暗,地上的人影逐渐靠近。

你陪我一起走过

婆婆,你曾陪我走过生命中最纯真的年华。当我回首,却发现我们已隔着阴虚阳实分明的界限。那还是最纯真而又最无知的时光。我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你已步入古稀之年。本该是坐享清福的时候,你却执意要来带我。妈妈说,在陪我的时候,你那沉郁的脸上,总能绽放出最幸福的微笑,像是生的气息排开了年迈的苦寂,照拂在你的心上。 那时,你比我高,一双大手牵着一双小手,一老一少,晃悠悠地走着,走着。就这样走过了多少春秋,园子里的桂花香弥漫了几次。你那布满老茧的大手,摸起来着实不会令人满意,像一块树皮,却很温暖,温暖而安生。每当走到楼下时,我总要挣开你的手,冲到楼上去。然后朝楼下望去,向你大喊:“婆婆,快点,快点。”你仗着身子骨还算硬朗,三步并作两步,也走了上来,大口喘着粗气,却洋溢着笑容。

这样的时光却是短暂的。小毛孩长大了,变成了小学生。每天你送我上学,总是帮我拿着书包。我长大了,从你手中接过书包时,你总能露出欣慰的笑容。 最幸福的时间,当属每晚回家,你给我煮面条的时候了。你游走在氤氲着雾气的厨房,像一位仙人,号令着柴米油盐归位。过不了多久,就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我风卷残云般吃完,你总能露出欣慰的笑。一老一少的头倒映在面汤里,幸福就是这么圆满。 我上了初中,你却病魔缠身,不得安宁。疾病消逝了你的活力,消逝不了你的意志。医生说,骨癌的痛苦是难以忍受的,你却硬是咬紧牙关,没有吭一声,甚至咬破了嘴唇也全然不知。给你吃下镇痛药后,你的神情才舒展开,好似解脱了一般。

你陪我走过那段美好的时光,我自然要陪你走过这段艰难的岁月。那时,你已说不出话了,当我在喂你吃药时,你说出一生中最后,最清晰的一句话,告诫我要专心。那是用生命拼凑出的一句话呀!我还是没能陪你走过最后一程。大人们说,你走得很安详。

走到楼上,从楼梯间往下望,似乎能从曲折回廊的空间里,穿越轮回,看到你曾陪我走过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