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世界
初二 散文 937字 275人浏览 凡悠弋

忙碌的生活似乎天天重复着相同的疲惫,在段考和模拟考接踵而至的夹击之下,日子仿佛失去间隔,渐而绵延成一片无际沙漠。我们就如跋涉其中的旅人,哪怕是一朵花或一棵苗,渴望他们步入那望眼欲穿的眼眶,再卑微的事物都幻化成蓊郁的甘美的绿洲。

随着倒数的数字挟着光速往前奔跑,原本鲜明生动的日子也开始泛黄,此时的我,耳中不再是嘻笑喧闹,取而代之的是翻阅参考书的沙沙声响。又是一节凌迟般的自修课,我只能放任自己在静谧的教室中被空气挤着,而在闪神后的下一秒,被罪恶感割着。终于盼到下课的钟声,却看见镜前那个满身凌乱疲倦惨惨凄凄的我。现在不是青春正盛的年华吗?怎在镜中只得一位喘息的老妇?云鬓还未催成霜雪而心却远远老去。我惶乱着逃窜着,深恐于一个真实的自我的逝去,但又如何抵挡那飞速削瘦的倒数日曆?在这样的日子里,寻找自己仿佛成了不务正业的玩乐。那时的我决定跟踪众人的脚步,任凭灰色的藤蔓从五孔七窍漫延而入,我甘心是我的茧。

就这样又过了几个月,放弃绘画阅读的几个月,除了睡眠便是参考书的几个月,我,那个懦弱的我天天看着我的心在苟延残喘的萎缩着,在每天例行的耀武扬威之后,我总一再埋葬我的痛楚,恳求他别再复活,让我像个正常人一般的专注于考取功名利禄,或许是天生就反骨叛逆的性格也有着这么样的一个灵魂,忍无可忍的他破土而出,咆哮着告诉我彼此之间毫无过错,他抓起我的手再再碰触那些我爱的书籍和画笔,瞬间我又有了色彩。仅仅是翻阅书页轻抚那文字都让我兴奋的发抖,重拾画笔的感觉就如同我的肺叶再度回到我的胸腔之内,我贪婪的汲取每一口空气,我找回了在这漫漫无际的沙漠中往前走去的力量,不是千百两的黄金也不是加官晋爵的利禄,而是突然发现沙漠通往一条成就自己的道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既然本身生来便带着沧茫而注定是一条海线,那么何必强求自己成为人间一个虚假的圆?每人在人生中都是旅人,有条必需留有自己汗水和足迹的路,需了解自己的道路和方向,不可强求。而在艰辛之中,任何一件小事在我们眼中都是弥足珍贵,需寻得自己心中的圆满和快乐,它们很单纯很渺小却又很复杂很巨大。在这样的日子里,仿佛是千山万水寻得快乐的呼唤,千山万水来寻它的依伴。哪怕只是一朵花一棵苗,都如墨水投入如一杯水般平淡的生活里,它将会优雅又炫目的蜿蜒渲染在我们青涩的岁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