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林分享:樱花烟雨江南
初二 记叙文 2859字 75人浏览 草田zz

我们每个人,都是漂泊在时光长河里的一粒微渺的沙,偶尔被淘漉人拣起,用真诚,用温情,用一颗火热的心打磨,最终成为记忆里的珍珠。同样的,我们每个人都是淘漉者,在人间的河流里,小心翼翼地拣起一粒粒闪着微光的感动,贴着胸口收藏。我想,我是一粒幸运的沙,能够被你无意间拾起,我更是个幸运的淘漉者,所以才能于茫茫人海中,淘洗出一份关于你的记忆,并珍藏进檀木匣子,于每个迷茫而冷漠的夜晚,依着你的光,取暖。 ——题记

对于江南,始终有着一种莫名的情愫。总觉得唯有江南,才是诗意的源头,是一切婉约情愫的开端。记不起那些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的繁华,多少次出现在梦里;也记不起那种青石小巷,旗袍剪影,油纸伞微倾的婉约,多少次旖旎在心底。或许,很多人如我一般,心中都有一座只属于自己的江南。

韦庄在《菩萨蛮》中写道“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对于许多痴爱文字的人来说,老于江南,才是灵魂真正的皈依。以至于后来,我选择在宁波读大学,虽无苏杭盛景,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终究是江南。而结缘江南烟雨社团,更是此生难料的缘分,亦是源于这种江南情结。不过幸好我来了,无论是这座位于江南的城市,还是这个令我一见倾心的江南烟雨社团,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值得珍藏一生的故事。

2015年,正如郑愁予所写,我只是江南的过客,游离在社团之外,默默关注着它的繁华,冷眼旁观一群人热闹地写文编辑,彼此仿佛亲人。2016年,我已是归人,定居江南,参与到所有台前幕后的忙碌中,许下此生不渝的承诺,这一切只是因为她——樱水寒。在网络中漂泊那么久,江南烟雨让我体验到游子归家的欢愉。所有与朋友一起,为了江南努力的日子,都是生命里不可割舍的一笔浓墨,那种不是家人却似家人的情感,刻骨铭心。

关于她,不记得是怎么认识的,也不记得从何时开始变得熟稔。老实说,写文是最要耐得住寂寞的一件苦差事,总要有一些同样“寂寞”的人相互依偎着取暖,才能够坚持,所以认识了不少同样痴心文字的人,人以群分,进入到这个圈子才会懂。在认识樱水寒之前,便已经在不少网站看到过她的大名,也看过一些她的文章,华美诗意,深情婉约,名气甚高,却从来不曾想过会有后来一段不离不弃的缘分。

那时候,她是江南社团的副社长,每天为了社团忙碌着,她的身体很差,总是生病,想必和整日熬夜是有关的。我们偶尔聊天打闹,有时也会帮她编辑几篇文章,更多时候是默默关注,欣赏就好。默然相伴,寂静欢喜,已是莫大的慈悲。后来,跑去看她的文集,才真正了解她的生活,读懂她的坚强。对于写文的人来说,很多时候是先了解一个人的文字,再去了解这个人的,我们便是如此。交流多了,不知不觉中,心变得很柔软,开始关心她,每天看她忙碌,甚至生病还要上班,管理社团,编辑文章,会怜惜,会心疼这个倔强坚强的女孩。 记得有几次她生病,耍赖要我帮她编辑文章,那个时候才开始了解到网络编辑的辛苦,尤其是在江山,要写大段的编按,精准地解读文章,无异于对文章进行再创作。只是没想到,她这次生病缠绵了许久,一直不见康复。有一回聊天,她说夜班,想到她还生病,便让她请假。这丫头傻乎乎地说,快月底了,请假不划算。我气恼,很想指着她的鼻子问是身体重要还是工作重要。一怒之下给她发了红包说,你请假,工资我给你发。如今想想,当初确实挺霸气的。或许正是由于这次,我开始叫她傻妞,两个人才真正走近对方心里,从此缘分落地生根。

后来,她也曾问过我愿不愿意来江南帮她。只是那个时候,我是向往自由的,写文,不过是在自己心里修篱种菊,于浮华尘世间,觅一隅净土,自静养墨,写字修行,一个人写得开心,有几个人愿意用心就读就很满足。而且,一直以来,性格都是淡漠的,相信一切随缘,我知道,我最大的向往不过是耕墨种字,在文字里缱绻一生,恬淡如风。所以总是以风自喻,渴望如风般逍遥,不愿被束缚。况且,网络编辑费时费力,着实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上面。 只是没想到,时光辗转,兜兜转转以后还是回到原点。

去年年底,江南已经大不如前了,她和我聊天时,说到江南的现状,忧心不已。后来,前社长陌然离开,更是只有她支撑着社团。每次我都能感受到她的疲惫,所以总是想方设法逗她开心,有时唱几句歌,有时贴几段文字,有时发几段风声,或者是拍了照片发给她看,也会开开玩笑,聊聊文字和各自的生活。最终,还是心软了,答应来江南帮她。向来是诺不轻许,却答应她江南只要她在,便不会离开。仿佛山盟海誓,更像是古代知己之间的生死相约。江南,我来了,为了一个人。一句话,从此让我的文字有了一个家。

也正是因为我来了,才更加了解她,才会爱上这片文字的净土。

刚开始,傻妞和我说江南她快撑不下去了,写手离开,编辑懈怠,整个江南不过是寥寥几个人在撑着。那段日子,我们一起编辑文章,一起熬夜到一两点。我每天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给了江南,只是微信平台一项就要几个小时。很多朋友不理解甚至反对,说我这样子既影响写作,又对身体危害很大,不过是网络,你再辛苦,别人又不见得会懂。是啊,不过是网络,少了现实的依托,总觉得各种感情都很虚浮,仿佛空中楼阁,没有根基。不过,我相信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这份相守相伴的情谊,别人又怎么会懂?我们都是“很傻”的人,愿意为了素昧平生的朋友无悔付出,愿意为了虚拟的网络世界交付真心。幸运地是,我们一群“很傻”的人,从天南地北奔赴这一程宿命早定的相遇,为了江南这个“家”,守护共同的梦。 今年第一季度,江南的名次依旧是第二。或许在别人眼中不算什么,却是我们用许多个夜晚熬回来的,我曾说过,我希望我喜欢的江南会是一个家,哪怕仅仅是一间客栈,能够让同样喜欢文字的人驻足,一起听风赏月看看风景,就很好。其实,我不过是一阵漂泊的风,因为她才会有了驻足的地点。若懂得,必相惜,也正是因为这份懂得,我愿意为她遮蔽风雨,许岁月长安。这份情,无关风月,却已深种心底。因为一样的执着,一样的真性情,在文字的旅程中,我们结伴而行,互相取暖,共看这沿途的风景。

有时候,会收到她寄过来的礼物。恩施的特产,亲手炒的茶,或者一封信、一本书。有一种缘,隔着山水迢递的空间,却如在身畔;有一种缘,隔着岁月漫长的光年,却依旧温暖。点点滴滴的感动,温暖着岁月,也让这份情越发深重,我们,仿佛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将这份浅遇深藏。

我曾经对她说过:倘若有一天,我去看你,只带清风两袖,月光一壶,还有旧时光一段。我们在一处有水途径的竹林对坐,闲煮诗文佐酒,一个故事一杯酒,把前半生的悲喜说与彼此听。待到醺醺然,我携了你说的故事回我的梦,你提了我写的新诗回你的梦。星光粲然,各自安好。

如今,已经是江南烟雨的八岁生日了,多少风雨飘摇,多少聚散离合都已走过来。最后两次,更是傻妞用她柔弱的双肩,撑起这一片文字的天空,对于她,唯有敬佩和怜惜。在写给江南的贺词中,我承诺:烟雨深处是江南,我错过了你前七年的生日,从第八年起,我与你同贺!我也只想说,无论前途多少坎坷,惟愿可以相扶持着走过。就让我们,依着彼此的光,取暖。

烟雨深处是江南,樱花落尽水犹寒,你是江南最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