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充满父爱的人间真情故事
高中 其它 3349字 2379人浏览 张盼是我

一个充满父爱的人间真情故事

澳大利亚电视台每年制作一部关于父亲节的纪录片,报道一位全球范围内平凡父亲的不平凡事迹,赞美父爱,弘扬亲情。

今年的节目讲述的是,一位现年65岁的美国父亲关爱培育残疾儿子的真情故事。制作人雷利说,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好父亲,因为我赚很多钱,给自己的孩子买很多玩具。但认识了迪克-霍伊特,并倾听了他的爱心故事后,我真正理解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好父亲。

图为迪克推着他坐在轮椅上的儿子冲过终点。

他把至今不能讲话与走路的残疾儿子里克,培养成一位优秀的大学毕业生。他一共85次推着轮椅上的里克参加了26.2英里长的马拉松跑。

他还曾8次推着里克的轮椅跑完26.2英里后,又拖着儿子坐的特制小舢板游泳2.4英里,并用自行车拉着轮椅上的儿子骑车112英里,最终顺利完成铁人三项运动。

另外,他还带儿子环游整个美国,滑雪、爬山、骑车、演讲,其中有一次行程总计3735英里。

不幸的婴儿

故事要追溯到1962年,美国威斯康星州马斯镇的一家医院内,里克像平常的婴孩一样呱呱坠地。不幸的是,在母亲分娩过程中,里克由于被脐带缠绕,脑部缺氧,造成严重脑损伤,从小无法控制自身的四肢运动。孩子8个月大的时候,医生告诉迪克,放弃吧,

因为他儿子的下半辈子注定是半个植物人,没有太大的存活意义。这一切让迪克和他的爱妻无法接受,但倔强的迪克没有选择放弃。

迪克回忆说,在医生建议我放弃的一瞬间,我看见里克的眼睛绕着整个房间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我身上,那眼神充满着强烈的生的欲望。从那刻起,我决定和妻子自己来养活并教育他。在短短的五年中,迪克夫妇又给里克带来两个年轻的弟弟。夫妇俩对里克最为宠爱,他们坚信里克和他的两个弟弟一样,有着相同的智商。在里克七八岁的时候,迪克夫妇开始考虑让里克像常人一样上学。

艰难的入学

里克注定将会很艰难。由于脑损伤,他不会说话。学校的校长告诉迪克,这个孩子不会说话,就无法交流,无法理解,他的脑子里一定什么都没有。所以无法允许他入学。

迪克坚持认为,那种传统的偏见不应该成为孩子接受教育的障碍,因为大量的观察与实践告诉他,虽然儿子部分大脑受损,无法说话行走,但远非整个脑子都不行了。迪克夫妇开始尝试教里克一些最简单的字母。

在里克11岁那年,迪克找到了来自图夫茨大学的一群专家来解决里克的交流问题。专家告诉迪克要做一个实验,找到里克有理解、交流可能性的证据。迪克很高兴地同意了,因为他了解孩子,相信孩子能过关。

实验中一位专家说了个笑话,里克听了之后,脸上居然露出了快乐的笑容。专家们很兴奋,花费5000多美元制作了一台交互式电脑。这种电脑能让里克写出自己的思想。只要他做出轻微的头部动作,比如说点头等,那么电脑指示器就会出现一连串红色字母。里克可以选择其中他想要的字母,然后用头轻轻碰一下开关,电脑就能锁定这个字母,若干字母连在一起,便传达出里克想要表达的内容。

很多人曾经预料里克的第一句话可能是“你好,爸爸”或“你好,妈妈”。但里克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要去看波士顿熊(波士顿熊队那年在美国冰球联盟比赛中打进决赛)。

这让所有人兴奋异常,因为他们第一次看到了里克的内心世界,他热爱运动。

奇特的跑步

有了通信交流的设备,里克终于在13岁时入学。两年后,里克告诉他父亲,想参加一场五英里的慈善长跑,这场长跑是为一位车祸而导致残疾的运动员而举行的。迪克同意了,虽然他不是长跑运动员出身,但他还是推着儿子的轮椅跑完全程。他们的名次是倒数第二,但这并不影响迪克的心情,因为里克的脸上写满了快乐。里克通过交流机告诉迪克,他在长跑竞争时,一点都没感到自己是个残疾人。

这句话彻底改变了迪克的一生,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应为残疾儿子“正常化”而奋斗,他决定用更多类似的快乐体验来改变里克的人生,并进一步用儿子的实例,激励更多残疾人参与过去同他们无缘的活动。他甚至提出要和里克一起去参加著名的波士顿马拉松跑。

波士顿马拉松跑组委会断然拒绝了迪克的请求。对组委会来说,让两个人以一种特殊的推跑方式来参加根本不可能。但迪克没有放弃,他选择了这一目标,就一定要实现。他带着里克,推着里克的轮椅(里克本人也努力配合用手推动轮子),在其他所能参加的比赛中不断练习长跑。里克通过交互电脑告诉记者,起初所有的人从未看到过类似事情,不相信迪克费劲地推着里克会跑出什么名堂,没有人愿意与他们交谈。

但后来不少参赛运动员开始与里克交谈。有一个叫皮特-威斯纽斯基的运动员甚至和里克成为好友。每一次长跑比赛,里克都和皮特打赌,谁输了,就把胜者的号码挂在自己的房间里,激励自己下次要超越对方。后来,除了皮特,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在参赛前会跑来向里克问好,并祝他好运。1983年,迪克和里克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他们获得了波士顿马拉松跑的参赛资格。名次也是倒数第二。里克同样从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在参加了4年的马拉松跑后,迪克又开始带领里克从事铁人三项运动。这对于迪克来说,无疑是更大的挑战。为此,他不得不每星期四次在工作之余,坚持进行五个小时高强度的训练。对于里克来说,铁人三项更是几乎难以完成的任务。里克回忆说,虽然我只是坐在小舢板上,但也得学一点基本功,刚开始学游泳时,简直就像石沉大海,四肢无力,后来在爸爸帮助和鼓励下,居然会了一点。而学自行车更是要冒着摔伤的风险,因此后来还是决定坐在爸爸车子后座上,或干脆坐在轮椅上让爸爸拖着走。

迪克回忆说:“这一切困难并没有阻止里克。我会不断激励他,他也安慰我”。1985年父亲节,迪克第一次带着110磅重的里克参加了铁人三项运动,最后的名次是倒数第二名。很多人都劝迪克可以放弃了。但迪克认为这是儿子送给自己的最好的父亲节礼物,他表示还要继续带着里克参加这项运动。迪克说,我决定了一件事,就一定会做到底。儿子就是我最好的动力。

从1985年至今,迪克一共带领里克参加了8次铁人三项运动,其中包括著名的夏威夷15小时“魔鬼铁人”赛事。他们坚韧不拔的精神受到越来越多运动员的认可。每一次,那些运动员在赶超过里克时,都会大声地鼓励他们,加油,别放弃。有的人还鼓励里克说,我们就是为你而来的。这一切都让迪克父子很感动。迪克说,我们要做的就是告诉那些残疾人士如何正视他们的困难,如何去战胜这些困难。

完美的学业

在爸爸帮助下,里克不仅在运动项目中克服困难获得巨大成功,在学业上也同样成绩显赫。他高中毕业后,奇迹般地以好成绩考进了波斯顿大学特殊教育系。1993年,里克从该校毕业,并被授予学士学位。那一年,里克和父亲以特邀身份参加了波士顿马拉松跑。里克兴奋地回忆说,我们一路上看到的波士顿人祝我和父亲好运。不少人还举着牌子,上面写着:“祝贺里克大学毕业。”从此,他们就一直以“迪克-里克-霍伊特联队”名义参加比赛,“霍伊特联队”已成为残疾人与正常人的骄傲。

在1992年的波士顿马拉松跑中,父子俩取得了他们马拉松跑历史上最好的成绩——2小时40分,距离世界纪录虽然还有35分钟的差距,但是意义远远超出了赛跑本身。在2007年4月19日的波士顿马拉松跑中,65岁的老迪克推着44岁的儿子,在两万名参赛者中排到了5083位。好多观众都流泪了。一位澳大利亚电视台记者写道,他们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里克说,我父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因为他拯救了我的生命。而迪克说,实际上,里克也拯救了他。因为两年前,医生在健康检查时发现他心脏有问题,他的一处动脉已经

95%堵塞。医生说如果没有迪克经常性的体育锻炼,帮助儿子实现梦想,可能15年前就死于心肌梗塞了。

目前,在爸爸的全力支持下,里克在波士顿大学的电脑实验室工作,帮助研究开发一个名为“鹰眼”的系统,它能帮助瘫痪者通过眼球运动控制同电脑相联的轮椅。迪克则已经退休。父子俩每个周末还是要尽量参加一些长跑,或到全国各地进行巡回演讲。他们现身说法,里克用交互式电脑写出自己想法,迪克则把它传达给听众。他们经常说:“当里克小时随父亲上饭店时,有些人看见他难看的吃相,便赶快换桌子或干脆回家。如今歧视者越来越少了,但残疾人还需更加勇敢自立。”

今年的父亲节,他俩还将参加一次长跑。里克说:“我希望有一天我送给爸爸的父亲节礼物,不仅是咱俩一起参赛,而且是由我推着他跑哪怕是一小步,以表达我的不尽感恩之情。” (冯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