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居住的街道,流香
初一 散文 2113字 48人浏览 和王春

【导读】:或许,人生是一场戏,有时我们会装扮得浓墨重彩,在别人的故事里演绎悲喜,感受着快乐和忧伤的味道。韶华如梦,谁都很难做到红尘一笑,何不扩宽度量,富养智慧,掬一抔水的慈悲,浸润胸怀?素年锦时,访草木,临溪流,微笑生活。持一颗明亮之善心,在人生的画卷中,勾勒几笔,无须多彩,便可生动传神。

推开11月的门,握一缕萧瑟的秋风,仿佛快要触觉冬天的寒意。枝头,叶落,飘舞着身姿,轻轻地跌进视线,如一只只残蝶,在秋风里无可奈何地逝去。归来的候鸟,在天空里吟咏着写给江南的情诗。街道上,听到步步逼近的黄昏、拥挤的跫音敲响了它的寂寞。被染红的记忆,如墙角一朵悄然绽放的野菊花,淡淡流香&&

秋,总是让人流连。它是一支彩笔,游走在大江南北,把人间的枫叶,涂成了欲滴的红艳。一抹橙黄的夕阳,挂在幽深幽深的街口。风,轻轻地吹,仿佛这是它居住过的地方。驻足,捡拾一枚,夹在了季节的记事本,那一段有关青春的往事。

在这悠然的尘世,每个人隐隐有梦,只是生活里,我们疲于奔波,往往模糊了最初的方向。看着时间的页码,每一页,都是飘泊的叹息,很快又要翻过一个秋季。多想守在岁月清浅的韶华里,看日升月落,望寂寂山林,听流水潺潺,宁静以致远,还心灵一份安然。独处一隅,品茗由浓渐淡,把影子缩进了茶杯,倾听一场禅意的对白。眉间心上,将凝聚的清愁丢入秋水,唯留一份铅华洗尽的素淡。

晚秋的风,吹起心的涟漪。黄昏街道处,有一缕流香的婉约情愫。我以风作犁,耕耘一垄记忆的细枝末节。依稀,那年,青天破色,芭蕉骤雨,你青花入笔,在素胚描绘的瓷瓶底下,一朵远水近湄不染纤尘的莲,美的隽永脱俗,清逸淡雅,于是在红尘里辗转芬芳。如今,是谁轻挥水袖,弹一曲高山流水,在紫陌里款款穿行?手执一支狼毫,在江南的山水间轻扬,舞动熏香的文字,醉了秦汉的风韵,醉了唐宋的风情,只为追寻那段昙花一现的过往。

街道上,不知哪个方向的风在吹?迷醉的眼神是一弯朦胧缱绻的月华,凝神听着薄翼的呼吸,穿透细密的轻涛,由远及近。空气弥漫着黄昏时浓郁的气息,记忆越飘越远,不知又隐在哪朵金秋野菊的后面斑驳,跟着飘出一缕香?你说,我前世不是襄王梦中的巫山神女,不是翩跹飞舞的蝶儿,而是王母身旁的瑶池仙子,于是关于脸上有梨涡和小痣的故事,娓娓动听。

回首平淡的日子里,喜欢安静地端坐在屏幕前,点开音乐,让思念行走在文字的江湖,舞着一脉秋的静美。用一支曼妙的湖笔,蘸满流年光影,在一张素雅微香的澄心堂纸上,勾勒心中的画面,将那些泼墨渲染的印象,合着一帘幽梦,一起流转于四季的风里,袅袅散去。悲欢如梦,人生就是一场轮回,我们还在感叹烟雨的迷蒙,阳光已不知何时将潮湿蒸发。生命中的烟火,起起落落,让我们慢下来,静玉无香,水湄盈盈,梳理情感的羽毛。

落叶叩响静谧的街道,抖落一身烟尘,记忆在黄昏里流香,它不是富贵的三春牡丹,不

是高洁的盛夏芙蓉,而是淡雅的金秋菊花。或许,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有些故事,只适合演绎一场落花和流水的情节。有些人,虽相识久矣,却白首如新。此时,我是一片来自异乡的叶子,流浪在一座城市里的匆匆过客,穿梭在陌生的街道上,没有人知道,我来自何方。

俯瞰烟火人间,人与万物相比,渺若微尘,世事的烦恼忧愁几乎无法被纳入佛眼。如果说,心累了,何不听一曲琴音,研墨裁字,填几阙清词,在诗意的环境下寻找灵魂深处的一抹恬静,删去繁复冗长,留下清简素淡,给心灵一次释然。于我而言,很向往古文中一些悠然自得的雅士,安居在篱笆小院,开一扇四面宿云窗,坐一片待叱青羊石,以菊香作盏,以露珠作茶,静守四季炊烟。在草木繁盛的春天,看一群飞燕,于木质小屋的梁檐下衔泥筑巢;在如火如荼的夏季,赏满池莲荷,亭亭玉立在水中摇曳;在雁过留声的深秋,品一杯菊花酒,回味一缕醇香在皓齿间;在朔风凛冽的冬夜,听漫漫雪飘,欢声笑语里煨炉取暖。

多想,掬一把潮湿的泥土,放在心田,播撒一粒记忆的种子,让秋雨滋养,阳光沐浴,开成一朵芳香的鲜花。指尖,拈花微笑,用粉色的情怀,和着一缕清风划过的声音,奏响这一程的秋歌。或许,有些美丽,只属于一个人;有些花朵,只属于一个季节;有些记忆,只属于一段过往。

我循着路,带一份美丽的心情,又静静地走,每一步,像是曾经有过的梦,梦里,我拥有着杏花烟雨的江南,拥有可以藏纳月光的庭院深深,拥有一抹熟悉的微笑暖暖。如莲的梦,悄然盛开,每一段分叉错落的叶脉里,都收藏着一个含羞的情节。

或许,人生是一场戏,有时我们会装扮得浓墨重彩,在别人的故事里演绎悲喜,感受着快乐和忧伤的味道。韶华如梦,谁都很难做到红尘一笑,何不扩宽度量,富养智慧,掬一抔水的慈悲,浸润胸怀?素年锦时,访草木,临溪流,微笑生活。持一颗明亮之善心,在人生的画卷中,勾勒几笔,无须多彩,便可生动传神。

此时,黄昏是一缕炊烟,氤氲在朦胧的远方,是谁家的门口,一个微弓的身影站在秋风里张望?人飘泊在异乡,黑暗中的一盏油灯,永远是生活中唯一的方向,唯一的牵挂。那些难以说出的情感,仅剩在心里,凝结成一句哽咽而深情的问候。

等待,是风中唯一的词语。风居住的街道,天空几朵无家可归的残云,以被熏成了暗黄。那墙角边不起眼的野菊花,开在时光和记忆的深处,淡淡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