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创小说,花开有声,作业
初一 散文 6366字 1168人浏览 鱼Without

花开有声

是不是,努力够了,我就可以得到回报?

梦想,是不是只要努力追求,就可以实现?

梦想与现实的差距,究竟有多远,有多远?

我要挣很多很多的钱!我要有自己的公主房,我开开心心地和啊嫲和爸爸妈妈和姐姐弟弟,一起去快快乐乐地旅游!

„„

这些念头伴着我长大,长大,也许还会老去。

——小优的自白

“开门,快点开门!”

„„

“少废话,我今天就是来要钱的!”

“钱,钱,钱,来的都不是拜访,而是要钱的,要欠款,要工资,要水费电费,甚至,连粮费也„„”关上房门,小优无力地躺在床上,听着外面杂吵声,心里滴着血„„

自从爸爸妈妈双双从一家国有单位下岗以后,小优一家的生活每况愈下。奶奶年纪大了,两姐妹还在读小学,弟弟从小就有残疾,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为了改善生活,父亲阿能东凑西拼借了几万块钱,打算开个石场,眼看着幸福生活就在眼前,不料石场的一个工人因操作不当不幸与山体一起殉身。好在平时啊能对工人们还不错,对方也是吃着苦头的家庭,能了解小优家的难处,只要了3万的

赔偿。3万,在1996年,对于一个普通甚至有点艰难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这次事故对整个家庭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小优的奶奶更是哭晕了。

当时亚洲也正在经历着一个小的“金融风暴”,“风暴”虽小但是摧残力一点也不小,中国正是忙着拯救全国宏观经济的时候,当然也无暇安置一个小县城的小国企单位的下岗人员, 由着他们自生自灭。

正是这样那样的原因,小优家里的经济情况一天天地差下去,家里的门槛几乎被踏平了,来者几乎都是讨债的。小优就是伴着这种讨债生长大的,虽然命运不断地跟她开玩笑,但是她从未向命运低过头。

小时候,她认真地跟着电视学优雅的谈吐姿态,学会戴上假面具应对父亲的猪朋狗友,也曾疯狂地购买衣服装扮自己;在任何时候都不会邀请同学来自己家做客,因为害怕伙伴会嘲笑自己家里穷;她从来不会和弟弟出门,因为班上有人当着她的面大声的说“小优她弟弟是坡脚的,是哑巴,我亲眼看到的,小优的弟弟是坡脚的,是哑巴„„”„„她很爱面子,小小的她以为改变了穿着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境况,改变自己的“命运”。

“爸爸,爸爸„„”小优才升上初中,小优姐姐才刚初中毕业准备去务工以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弟弟刚刚被一所小学勉强接受了„„一切都才刚刚好起来,小优的爸爸却病倒了。因为医院里没有熟人,医院给啊能抽完肺内的积水后便把他撂在一边,不理不问。一半夜,守着他的妻子喜儿和啊萌忽然被低沉的呻吟声吵醒,只见啊能脸色铁青,捂着做手术的地方呼呼地喘着粗气,额头青筋突起,沾满了豆大的汗珠,声音哽咽,好似用尽了力气去压低自己的呻吟声。小优看懵了,有那么一刻她停止了呼吸,从未见过父亲这么痛苦这么脆弱,仿佛是在暴雨中中了利箭的雄鹰,只要自己一眨眼父亲就有可能被暴风雨夺去。她很害怕,呆呆地立着,眼泪不住地往下淌着。忽的喜儿猛推了一把小优,大骂道:“死丫头,还愣着!快拿毛巾给你爸擦擦汗,我去叫人!快呀!”然后跌跌撞撞地冲出病房门。小优惊了一下,赶紧抓起旁边的毛巾坐在啊能的床前抱着他的头颤巍巍地边给父亲擦汗边半哭着:“爸爸,爸爸,妈妈就来了,妈妈就来了„„”。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护士小姐才踩着重重的脚步“塔塔”地走进来,看了看说:“死不了,主刀医生说了,这是正常反应,这点苦都受不了,看你们也不像是富贵人家呀,三更半夜的,把其他病房的人都吵醒了,明天人家投诉„„”边

抽出一支针,让喜儿掀起阿能的衣服,狠狠地给了一支针又撇撇嘴说道:“给他打了止痛针,已经足量的啦,再痛叫神仙也没办法啦,这点痛,也不会挨着,硬要麻烦人!”边埋怨边打着呵欠走出房门。喜儿气愤地骂着:“这间医院简直就不是人来的,我啊能痛得半死半活了,连个护士的态度都这样„„啊萌你要好好地读书,为咱们好好儿争口气!” 啊萌看在眼里,恨在心里,疼在心里。她看着渐渐安静下来的父亲,此时虚弱地就像棵被暴风雨折磨过的老树,经不起任何的风雨了。她深情地望着父亲,发现他两鬓不知何时多出了几缕白发,脸上的皮肤也不像从前那样富有光泽,两眉间的紧拧的疙瘩还没有舒展,她知道父亲一定还很痛苦,只不过为了让母女两安心才努力闭上眼睛的,枯黄的手还紧紧地握着拳„„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看过父亲,从未想过父亲也会倒下的一天,她承认时常也在心里埋怨过父亲的不是,不能给她一个富裕的家庭背景,但是父亲魁梧的身材总给她一种假象:即使天塌下来也有父亲顶着。她一直都很坚信父亲是永不会倒的泰山,可是这座巍然泰山竟然被水泡打到了!

她忽然觉得胸口很闷,病房刺鼻的药水味令她的胃不断地翻腾,她赶紧轻步跑到窗前,“刷”一声打开窗,把头伸出去,飒飒凉风拂过小优的脸颊,她的大脑激灵了一下,一个念头忽的闪上来:一定要学医科,一定不会让爸爸再这么难受!一定!

学医科„„不要让爸爸这样的好人这么难受!——那剩下的黑夜它成了小优最强烈的念头,成了小优日后梦想的雏形。它正欲挣翅远飞„„

她开始懂得,命运不仅仅是靠外表的装扮就能改变的,更重要的是内才。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她拼命地读书,甚至在升高中之际为了考上更好的学校,她每晚每晚地挑灯夜战,凌晨两三点眼皮都打架了她还硬撑着看着手中的书,自然是什么也没记到的了,那年的升中考她失败了。

也许要感谢那年的失败,她的命运在此有了转折。不甘心的她毅然选择到一个小镇的中学复读。那一年,她遇到第一个深爱着她的男生。

虽然她家境不好,但是毕竟是家里的小宝贝,毕竟在小城市里生活惯了,所以她在新学校里给人的感觉是傲不可侵,加之她对自己的家境守口如瓶,而她身边的同学又是土生土长的小孩子,都被她的架势唬住了,也是抱着敬畏三分的心态小心翼翼地与她交流,这倒在无形中提升了自己的自尊心,因此走起路来也越

发的昂首挺胸,但是她也总是“孤傲”的,这点倒遗传了阿能的基因,总会适时得对同学们和善一下,所以和同学之间的关系处得还不错。她的五官摆得很精致。似乎她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

然而,每当人们有意或者无意望向她的时候,她的心里总会打起小鼓,为什么呢?就因为贫穷!她把自己的一切缺点都归咎于贫穷,她恨贫穷。就因为贫穷自己的父母才那么的不小心,在怀她的时候吃了四环素导致自己的牙齿黑不溜秋坑坑洼洼,就因为贫穷自己的父母才那么不从心,自己的脸颊上越来越多的褐斑斑,所以自己不敢露出牙齿开怀地笑,所以自己总觉得低人一等,所以自己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因为——这些缺点都是贫穷的表现!她恨贫穷!她恨人家问她:“为什么你的牙齿这样子的呢?”她恨不懂事的小孩子说:“你的脸上好多斑斑哦!”每当人家仔细地看她时,她总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想找个缝儿钻进去!小优仍记得一个春节的时候邻居家来了个调皮的小客人,特地跑到她面前,眨眨眼说:“姐姐你真漂亮!”——小优高兴地笑了笑——接着小家伙语出惊人:“怎么你的牙齿这么丑呢?!”跑开了!一阵寒浸浸的风拂过,小优的心也变得寒浸浸的了,她至今仍记得那种冷彻心扉的感觉。

她一直都很在意自己的外貌,在选择复读之前一直都沉入深深的自卑之中不能自拔,虽然表面她看起来很自信。然而他却让她在内心上真真的提升了自己的自信心。他,在她眼里简直是个怪人。他有着富裕的家庭却不愿意去大城市读书,他有着帅气的脸庞洁白的牙齿,有着她想要的一切,却不喜欢拈花惹草,对周围女生的媚眼不屑一顾,他情愿大把大把地借钱给人家自己却连一本复习资料都不买而到处去借只因为“自己的不愿意做,人家的资料才看得进去”。整一个傻蛋!小优在心里默默地骂道,但是不带一点爱意的。这时的她只想单纯地好好复习考

上自己的理想高中好好地实现自己的梦想,所以其他一切于她,如过眼烟雨。

然而他却主动走进小优的生活。自从那天下课后他叫小优留下来特地对她说我喜欢你以后,他从各个方面都无微不至地关心着她,因为家庭关系,他在学校有自己单独的宿舍,他经常自己跑去校外买这样或那样的汤料煲汤,喊小优去喝,他经常邀请小优去他宿舍复习因为他宿舍比较静,为了不使她尴尬,连她的宿舍的舍友都一起邀请上,一切也可为用心良苦。然而,小优很清楚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不想因为恋爱影响自己的学业,总是拒绝的多。然而正是这样一位优秀的男生的锲而不舍的追求,小优的低人一等的感觉慢慢地消去,自信心大增,她

更加努力地复习了,虽然偶尔会想想那个傻蛋的好,但是她已无暇顾及这些了,她只想好好地学,不辜负家人的厚望。

转眼,升中考又揭榜了,命运再次跟小优开玩笑——她还是没能考上县里最好的学校,虽然她考进的高中已经让其同班同学羡慕了。小优再一次陷入痛苦中。和父亲阿能的性格完全相反的亲姑姑风风火火地大老远从另一个城市跑来,劝小优:“小优啊,你看这都是命,你爸已经给你一次机会了。既然考不上,也不用太灰心„„还不如早点出去做工,好补贴补贴家用,你也不小了,你家庭状况你也知道,你啊嫲老了,你啊爸有大志没大气,你姐姐脑子不灵活,你弟弟又这样不能说不能跑„„”小优被姑姑呛得没话说,泪眼婆娑地看着一直沉默的爸爸,他额前的头发在3年前就开始边发白边掉,脸色更黑更憔悴了,几年的打拼又在他的眼角添了几许皱纹,右手夹着一支烟,烟嘴亮亮的光对着她,就像一把利剑,随时有可能刺向小优的心脏。她的心紧了一紧,要不就算了爸爸也不容易这些年家里都是边赚钱边借钱边还债的„„“咳!”小优的思想被啊能咳的一声打断了,只见啊能狠狠地抽了一下手中的烟,再把它狠狠地掷进垃圾桶,颤抖着嗓音沙哑地开口了:“现在的社会还是读多点书好!小优想读就让她读呗,何况那中学也不见得很差。老爸供,你安心地读吧!”

因为父亲的这句话,她顺利地进入高中,,她发誓一定要紧紧地抓住这个机会,进行三年的不懈拼搏,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考上一所出色的大学,把自己培养成出色而有良心的医生。

这个年代,高中阶段正是女孩子最敏感的青涩时期。学校因为地处小县城的闹市区,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到处都充满着诱惑:学校大门对面的一栋两层大楼容纳了上百户小商户,是小县内最大最齐全衣物首饰市场;学校临街不远处有一个酒店,经常有学生经常出出进进去吃饭唱K ;学校的另一边的街上有一个网吧,有专供学生通宵的包房,学校的后面是一个小公园„„等到了周末,愿意走上十几二十分钟以上的,还可以去学校周围的潮流发室、溜冰场、咖啡厅、小吃街„„虽然没有大型游乐场供大家疯狂,但是也有个小小的蹦极场让大家去刺激一下。

小优也是高中生,小优也是处在爱玩爱漂亮的阶段,小优也很想和其他同学那样不顾一切出去好好地放松一下,但是小优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小优咬

紧牙在心里警告自己。每当看到同学们结伴邀请她去“撒钱”,她也是拒绝居多,和许多三好学生一样,很努力,很有梦想!

三年过去了,高考过去过去了,她急不可待地跑到广州在财政允许的情况下边玩边找暑假工,无获,回家。这几年也许上帝开始眷顾啊能一家了,家里的经济情况终于有些许的改善,虽然改善不大,但是总算没大债了。对小优来说,一万块就是大债,还不到尽头的大债。

高考分数出来的那一天也是命运再次考验她的一天。那天,5点59分开始,家里所有的也是唯一的一个通讯工具完完全全属于她的了,她抓着电话疯狂地打着,她的疯狂激怒了上帝,上帝决定再让她承受一次考验,给了她一个 482分,听完接线员甜美而刺耳的声音后,她的身体几乎僵住了,头晕乎乎的。“咔”她沉重地挂上电话双手扶着桌沿,482„„482„„482„„这是她的脑子唯一能记住的,这个分数能上什么学校? 她要崩溃了,耳边忽然想起了父亲无奈的叹息声,姑姑的喋喋不休的劝告声,居心不良之徒的嘲笑声,这些声音交叠在一起,重重地一次又一次撞击她此刻脆弱的心脏„„泪水像决堤的洪水肆意的纵流下小优的脸颊,她也不愿意理会。不知多久,她真切地听见额一声重重的叹息声,一转头,只见父亲伛偻的身影出现在门缝,步履蹒跚地移向“老爷椅”上。整个屋子静悄悄的,小优的姐姐和妈妈还没有回来,小优的弟弟好像嗅到空气中的沉重味,更加懂事地危坐在角落里,厨房时不时传来奶奶的依旧唠叨声——她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静悄悄得只剩下老爷椅“吱呀吱呀”的摇摆声。似乎这里的一切都陷入了绝望。

一天,刚和朋友出去散心的小优心情略好些,但是在回家的路上总觉得不知为什么一阵阵的心神不宁,连过马路都差点被车撞到,车主的大骂声搅得她的心更乱了。

好不容易回到家,收了收心,忽的听到里面隐隐约约时高时低的讨论声,小优心里猜了个八九分。一推开家门,果然看见姑姑正坐着激动地和她哥哥说着什么,听到开门声,她一转身,不自然地善意地对笑了一下说:“小优回来了。”小优礼貌地回了一声:“姑姑你来了。”正准备望自己的房间走去,姑姑紧接着喊道:“别急着走啊,我是老虎能把你吃掉吗!你那么瘦我还看不上眼呢! ”一句话把屋里的人都都笑了,小优自己也忍不住噗嗤一下。

这姑姑,让人既爱又恨的姑姑,家里有困难的时候姑姑第一个跑来援助,有事儿的时候第一个跑来问候,早前爸爸的病还是多亏姑姑跑着跑那地帮忙,自己的学费姑姑也是没少帮。姑姑很好,可是姑姑毕竟知识有限。这一次她坚决反对小优上大学:“小优啊,你看看,现在街上的大学生一大堆。你读专科有什么用呢?读出来一样很难找到工作的啊。你啊爸对你也不错的啦咬着牙供你读完高中。是你自己没考好也怨不得别人。更何况你也不小了,还不如早点出去工作,好帮帮家里,说不定还能找个称心的嫁了,也好带带你家„„你家庭状况你也知道,你啊嫲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咽气,你啊爸啊妈也老了身体也不像从前那样硬朗,你姐姐也不长志气,你弟弟还是老样子„„我知道你有志气,可是咱不能跟人家比啊„„”小优终于听不下去了,哽咽地脱口而出:“姑姑你就知道钱!”姑姑愣了一下,想不到她的小侄女会这样把良心当狗肺的,还是忍了忍心说:“我也是为了你好啊!”

小优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不说话,是的,姑姑说得都很对。这几年虽然家里没有小时候那么拮据,但是因为自己上了高中,每年的学杂费对家里来说也是一笔大数目,家里应该还欠款吧?欠多少,不知道,父亲从来不在她跟前讨论这些话题。算啦,命该如此吧。她痛苦地叹口气,抬起头激动地几乎是喊着说:“我不去„„”

“去!怎么不去?!”啊能打断她的话,“大学出来的总比高中毕业的好!上一年我刚好拿到下岗退休金,本来存来想买楼的,就先给小优去读书吧!”

小优呆住,她以为父亲为她的付出已经够多了,想不到爸爸这么支持自己的学业!她禁不住浑身颤抖,只顾得上使劲地边点头边哽咽地答:“嗯!嗯!嗯!„„”

开学了,小优跨上人生的另一条重要的征途,向着她的医生梦想继续拼搏,她相信,只要她努力,上帝总有一天会眷顾她的,总有一天她的家会很幸福的,总有一天她的一生的梦想会实现的。一定会,只要自己努力,她坚信!

每一朵花开放都是有声的,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声音,每一朵花的每一次伸展都会发出或清脆或轻柔的颤动声,告诉上帝她正在努力,努力地完成自己的每一个开放使命。如果来了暴风骤雨,那么那开放的声音将被放大得千百倍,变成“吧嗒吧嗒”的声音,直叩心弦,震撼你的心。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取得幸福的方式,即使再怎么卑微,也都会默默地在每一次生命成长的过程发出只属于自己的甚至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外界看到的只

是成功的美丽,而往往忽略掉他成长的过程,时而快乐时而痛苦的过程。小优也是这样,每当她的生命之花开放时,她都要经历一次命运的洗礼,每一次开放的酝酿她都听见内心痛苦的呻吟,每一次开放时身心舒展的一刹那她都能听到舒心而有力的“噼啪”声,这些声音见证着她每一次进步,每一次成长,每一次花开之后的美丽!

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把女子比作花,说欣赏一个女子的一生就等于欣赏一朵花的花开花落,其中的韵味只等有心人慢慢体会。花开有声,从此更要细细地听着小优每一次花开的声音,欣赏她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