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作文---满与空
初一 其它 2356字 9653人浏览 谁家的宝儿6

1 满 与 空

清空你的杯子,它才能被再次装满。

——李小龙

“满”即学识、技艺之满,李小龙一生习武,以此充盈自己的功夫人生,谓之“满”;“空”即心境之空,纵身居上位,亦求知若海,虚心若愚,谓之“空”。李小龙以其“满、空”哲学与其功夫融为一体,终呈现了令世人叹为观止的中国功夫。

充实自我而放空心境,便能画出胸中的成竹。

著名绘画大师黄宾虹一生的大突破多发生于其隐居时期,青年时代已在画坛略有薄名的他不止于流俗,拒绝酒席上的推杯问盏,亦拒绝酒席下的钱画交易。于青山绿水之间心静心清,精心作画以充实画风。终促成“池阳湖画风之变”,蜚声画坛。

黄先生的成功源自他对自身画艺的充实,以“板凳安坐十年岭”的坚持坚守来填满自己的绘画人生,终致心中所愿与眼前的山光水色步步契合。他的成功亦源自他对自身画艺的不断充实,绘画艺之精湛已少人能及,他仍能保持孩童的心境来打量这个世界。充实自我而从未止步不前,这一满一空之间,黄突红完成了华丽转身,于画坛留下那专属于他的浓墨重彩的一笔。

博采众长而不汲名利,便能绘鸿鹄于笔下句篇。

清华大学国学院四大师之一的是,他竟毫无半张文凭。他人问及,他便领首一笑:“如何让我逐文凭?若我专注于学位的攻读,终其一生,可能只能看到一个课题,而我愿看得更为宽广。”先生学识着实渊博,通文史,精通回国语言。他所延展的学识,已生根发芽,光荫后人。

博采众长而吞吐万象,是陈寅恪的“求满”,不断用各种新知来装点自己的人生花园。不戚戚于宝贵,亦不汲汲于名利,这是寅恪先生的“求空”。不断在生命的明镜灵台前与灵魂促膝而谈,由于肚有墨水,而面常有谦恭之色。

求满而不求空,此人必狂妄自大,不知山外更有山,人外更有人。

回首历史画卷,孔孟、胡适„„这些可爱的老人已渐入历史深处,但他们身上的满与空,却仍能让我们细斟慢酌。

充实自我,放空心境,如此人生,岂不美好如斯?

满 与 空

清空你的杯子,方才能再行注满

——李小龙

史前时期,当无边的巨壑容的纳点点滴滴,凝聚成海时,生命由此孕育,没有生命见证这个伟大的时刻却都仍有无数生灵享受着这天赐恩泽。满当的大海如今仍在吸收着河水,成熟就着自己的浩瀚因为大海不知道什么是自满,只有自己的空旷。

满与空相对,却历经千年这文化,相互杂糅延续至今。俗语有云:满招损,歉受益。满即自满,有空才有歉虚,才会懂得包容。想起一则寓言:

算盘对人说:“你看我身上的横竿上还有如此多的空当,求你帮我补满吧!”人无言,照着算盘的意愿,在空当中补上算珠。从此,算盘便不能再便用了。

人心有如算盘,而事实纷繁复杂的琐事却有如算珠,留有空当,便能拨算自如,收用

2 有度;人心如算盘,而学问也似算珠,满招损,歉受益,来回拔转,便有成就自己。若是有

满无空,便如满是算珠的算盘,废弃无用,止步不前。

但,若是有空无满,则又会怎样?

沙漠中的旅行不会理睬前人扔下的水壶,因为里边空空如也,没有人会去理睬废弃的

矿洞,因为人们知道里边只有矿渣;没有会去理睬干涸的湖泊,因为里边除了贫瘠的荒土已

是一无所有。空中无满,有如无水的水壶,有如无用的矿坑,有如干涸的湖泊。除了空还是

空,便不会有人驻足。

那究竟如何平衡满与空?

李小龙曾说:“清空你的杯子,方才能再行注满,”我想,这便是答案。

清空,是为了再行注满,注满之后,便是再行清空,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像是大海,自然的蒸发,河流的注入,就是清空与注满的真实写照,这是大海的广博。

像是圣人,虚怀若谷,是为接纳更多的学识,永不自满,这就是另类清空,这是圣人

的胸襟。

而我们,淹没在人群中的普通人,清空便是虚心,奋斗便是注满,这是我们的宣言。

清空你的杯子,方能再行注满。

满 与 空

无论身处何种位置,朋友,你总是要有勇气对自己说:哦,我只是个门外汉而已。

—巴甫洛夫

踮起脚尖,张开手臂,日之无极,那是晨间清风的拂动和松露的清香温柔。俯下身躯,

杯起黄土,物之无用,那是虚无的充盈和无值的捧揉。有无相生,难易相成,满与空就不只

是对立的存在,还有你我的交融和世间真谛的昭显。

君子如兰,谦逊温和,隐于市中。小人如昙,妖艳一时,早夭土中。我们早就习惯用

凡浊肉眼去观察世界,大言不惭地发表见解,美其名曰第一印象。就不知外表的闪耀它暗淡

之快有如流星,而真正的实力如虚怀若谷,圆泽内含。当上级来访官员对着一名衣着朴素的

下田农民吆喝着引路时,他们如何知道眼前这一介布衣就是“解决全世界未来粮食危机”的

袁隆平院士?当某美籍华裔物理学家为论文署名前后顺序闹个你死我活之时,牛顿而对铺天

盖地的崇拜和赞美时只是轻轻说了句:“我只是一个海边嬉戏的小孩,无意间在石滩边捡到其

中一颗石子而已。”真正的实力,是一种圆润而不锃亮的光泽,一种坚定而不尖锐的声响,是

一介布衣足下看似平凡的儒雅风流,而不是闪光灯前人得志满的光辉形象。空之背后须有满

的支柱,否则只同弱柳扶风,不经凝视。

物显则亏,世间万物有如白驹过惊,弹指一瞬。“莫听穿材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的气概是如此重要。荣辱悲欢,若能看谈,定能致无上之品。居里夫人的无数水晶奖章、黄

金奖章在外人看来应是心爱宝物,视同命藏。但事实上它们却成了女儿的玩具。“她喜欢亮晶

晶的东西,”她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物质的奖励里装满了荣耀,而在不懈追求的科学家眼里只

是又一块空白的里程碑。当南京的大门又一次被北方甘愿的铁蹄破开,怕是所有百姓见了,

心中抑郁的悲伤定是充盈心田,跃上顶峰。但辛弃疾设有被沉重的痛苦填满,他只说:“待从

头,收拾旧山何。”何等坦荡,何等淡然!生活在充斥众人目光的环境下,哲人都总能坐看庭

前花开花谢,遥望天边云卷云舒。满的存在如日照暗室,明镜自空,这亦是一种大智慧。

花树绚烂,摇曳生姿,我却独爱果树低垂,质朴踏实。荣辱悲欢,连累世人,我却淡

然,目不极视,一心向前,满与空之平衡,佛曰,晨钟暮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