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恨的距离
初二 散文 1159字 67人浏览 一颗新种子

如果说失败是成功之母,是不是爱就是恨之源?

从来没有恨过,不懂得是何等的感受,是酸是涩,还是苦楚?没想过让恨盘旋在我的血液里,总以为一直遗留下的爱和未死的心足够满载我整颗心,其他也许再也放不下。懵懂的心,未了的牵挂,甚至死水般的情,并没有制止住心底的那些细菌的蔓延,所以带来无尽的落寞伤感和不必的愁绪,总认为这就是代价,所以一切怪罪于一个爱字,我却从来不把这个字翻过来看,也从把这个字倒过来写,就仿佛撒下了网就等待着潮水台风的到来,心底的防墙早就准备好了这样的袭击,所以当一切海市蜃楼的消失后,遗留的我,是个空洞的心,如果还剩下什么,那仅仅是头发上余留的那点异性的体温,可在我眼里把它看成了是走过这条路得到的收获和结晶,于是我守着那点余温和寂寞,静静倾听心底的呐喊,把嘴巴用跌落的毛巾塞上,让整个宇宙整个故事整个爱情在这个唯一的坟墓里蔓延狂生到泛滥到腐烂,而我需要的却只是那点异样的味道,不管是过去在 还是现在已经消失,无论是刹那还是永远达不到永恒,为了自己的信念,为自己采摘,留住刹那,却不知道花能为谁开?

一切在不经意里离开,繁华淡漠,喧嚣逆止,我守住故土,守着愁绪,埋没自己的眼泪,寻觅着潮湿土壤里的温存,余晖在弹指间枯萎,我狂嚎在云霞的角落,寻不回那曾经的朝阳,我尊在墙角看不清余晖背后的尘埃,忍心把刹那凝结在拍打的灼痛的胸襟里,一朵朵云彩悄然的离开,成为我许久至今的悲哀,我站在余晖枯萎的原地,不愿意寻找是什么手纂夺了这一切,还是那唯一的云彩变了质成了刹那永恒的逃兵,遗留下我静静的数着土壤里的眼泪生出的花瓣,片片又为谁采摘?

恨如果萌芽,是否爱就已经灭绝,我举着这个永远解不开的问题四处漂泊,苛求哪个学者可以告诉我真正的现实。于是我把心底刹那的美变成永恒的恨,我悄悄的问自己,是否又有新的生命诞生?是否过去都变的模糊不在?是否就不再悲哀却从此洒脱的恨着这个美丽的爱?我转过地球,飘过四海,略过云朵,恨在狂生,思念却愈压着心痛,死海的水在狰狞,淡漠的繁华也想开怀,我却找不到爱与恨的交壤有多遥远,或者爱在恨的怀抱里,恨只是包裹里的糖果,枯涩的糖果,不是刹那却是永远。于是我把整个包裹吞下,装满我一直保存酝酿甚至萌生的爱,也装满我一直逃避压抑且沉重的恨,却只有一个味道,一种淡淡的尝不出的味道,一种枯涩的 酸甜的却又长满刺的感觉。

也许是你不经意里离开,成为至今心底的悲哀,也许是腐烂的云朵不能盘旋在我的身边,于是失去了飞翔的价值跌落凡间,成为我许久寻不回的真爱,我驻守沼泽静静等待,眼看花开花榭,找不回纷纷嚷嚷自由自在,眼泪咽下刺痛的思念,渐渐淹没无边缘的爱,落墓余晖不再为谁采摘,刹那永远不再重栽,覆盖我远离朝阳的真爱,爱的蔓延,狠的狂生,于是我守着混沌被埋没,坟墓上没有爱也远离恨,消失在你离开的水平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