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葡萄可映出整个世界作文
三年级 记叙文 5255字 68人浏览 zql620

透过青色的葡萄滕,吐鲁番特有的明朗干净的阳光照在诗人光洁的脸上。 为什么,冉冉西去的驼铃之音在耳边缭绕不绝?

为什么,轻歌曼妙的回疆舞婉转流动得如江南秀色?

只是,野性的骚动更增添了青春的激荡。

葡萄呵! 湛着碧色在天空里旋转着。

诗人半仰着头,闭上了眼睛,空气里清香四溢,打湿了灵巧的舌尖。闻捷用歌一般的声音吟咏: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一 一粒葡萄可照出整个世界

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france盛产葡萄酒。

是的,自公元1世纪时罗马人征服高卢建立大庄园始,法兰西的血管里就注入了葡萄的汁液,尤其是波尔多葡萄酒,风靡整个世界,在几个世纪里续写不败的神话,她的五大名园和三大名庄在葡萄酒的世界里像" 藏剑山庄" 在江湖中的地位一样,高贵而不可攀,神圣而不可近。巍然屹立,不可逼视。

而法国人自己最喜欢的却是勃艮地的葡萄酒,他们觉得那里才是葡萄酒的天然故乡。微微湿润的天空象情人温暖的唇,碧草如茵的土地上写满赤脚少女天然的纤巧。当星星在黑暗里划过时,风儿卷过葡萄叶子发出的声音宛如星星微微的叹息。尽管波尔多也不乏浪漫的演绎,在18世纪,波尔多的葡萄酒与宫庭宴会,连载小说,游乐园,决斗时灿灿生光的剑一起构成布尔乔亚最标志性的事物。但在法国人的眼中,勃艮第的田园才是最纯情的,她不禁意的一瞥,连拉封丹的心也不禁激起阵阵莲漪。

就如法国人对毕加索,对时装,对足球,对《社会契约论》的理解一样,法国人对葡萄酒的理解深入骨髓。所以,只有法国人才能酿就浓而不郁清香脱俗的施婉娜白酒,才能酿成清而不谈丽质天成般的宝酒利红酒。也许,只有法兰西民族才有资格去评论那神奇的液体。法兰西如果失去了葡萄,就像巴蜀之人失去了辣椒一样,民族的性格丢却一半。所以,无论是在巴黎街头,还是在马赛路口,入眼的,除了又一个文化艺术节的宣传栏之外,就是白色与紫色的葡萄酒。法兰西是不能没有葡萄的。

我们呢? 喝葡萄酒到底是为了什么?

橙色的灯光下,班德瑞的音乐缓缓响起,轻轻的举起高脚杯,用眼神勾勒出另一个梦幻般的世界,秋波与电波在晕与昏里交相撞击。此时,谁真正的在乎酒是酸的还是甜的,是国产" 长城" ,还是进口“布衣利”。我们只知道,当你与一个女人静静的面对时,当你需要点什么来增添气氛时,当你认为应高雅而有情调一点时,你会说:来杯干红吧? 因为,我们总不至于喝那" 井阳岗" ,那是打虎英雄喝的酒; 而碑酒,那是那些过早发福的人撑肚子的饮料罢了; 至于白兰地与威士忌,喝起来咱这肚子似乎有点水土不服。而雪碧与可乐,那不如去喝白开水。

我们真正了解葡萄酒了吗? 大仲马对mootrachet 顶礼膜拜,他第一次面对这种活性的神奇液体时,低眉一声长叹:这种酒是应该跪下来喝的。是的,就像面对宁静而慈祥的圣母一样。大仲马,这个虞诚的基督教徒发出生命里歇斯底里的呐喊。这是酒与生命的溶合。是最敏感的灵魂对生命之水的感应。而拿破仑争战四方时,总是要带着他的最爱的chambertin ,这是法国勃艮地区产的葡萄酒,这个世不二出的一代战神每一次喝完酒后,总是满面红光神采奕奕,豪气借着酒性愈加张扬,而酒气借着豪气在体内膨湃。酒借人性,人借酒气,在欧陆大地骑铁马挽金戈肆意驰骋。当他登上欧洲之巅高喊:我比比利牛斯山还要高时,是否,坐下来喝一口chambertin 再长刀一挥,十万大军直扑西班牙。这才是真正酒的世界。而当费雯丽与奥立弗坐在暗香浮动的蓝帏之下,伴着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默默面对时,手举葡萄酒杯里装着的是血红的葡萄,还是哈姆雷特的悲情与眼泪,这是葡萄的世界里演绎

的另一段才子佳人的悲哀,演艺界光照千古的绝代双骄最末曲终人散。与此对应的另外一场东方的悲剧——沈园旧事画角悲鸿,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身死而不忘北定中原的放翁去了,欲笺心事独语斜栏的婉儿走了。

酒的世界,酒的世界是如何精采!葡萄酒的世界又是如何精采。

如果市场真正理解了这种文化,理解了一粒葡萄里面的万千世界。那么葡萄酒的世界真正的打开了,喝酒时的境界也提升了。而那时,我们不再为张裕王朝长城火拚后的降价而买了一瓶便宜酒暗自高兴。也不再因为获得了一瓶波尔多的玛歌古堡红酒耳热心跳。 可是对文化的理解并不简单,"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历经千年的人文积累才能使得汾酒名动天下。而真正的品酒大师对横空出世的" 水井坊" 报以犹豫的彷徨。 现在葡萄酒市场暗流涌动,千均之势一触即发。各大商家营销手腕迭出,而消费者响应寥寥。市场原因纷繁复杂,谁也无法作出一针见血的判断。但葡萄酒文化的缺失,定然是原因之一。计将安出?

文化?还是文化?让葡萄酒文化深入那些敏感的心魂。也许最后的结果是市场的大门被彻底敲开。

二 我们是第三世界国家?

美国是第三世界国家的邻袖,你信吗?

法国成了超级强权,你信吗?

中国呢? 中国还是第三世界的一员。与" 美帝" 是一伙的。

对不起,我们不谈政治,我们只谈葡萄。

毫无疑问,在葡萄酒的世界里。法国成了各国效仿的对象,无论是冒泡泡的,还是不冒泡泡的;无论是普通葡萄酒还是混合葡萄酒,法国都执世界之牛耳。法国的波尔多地区与勃艮地地区更是个中翘楚。" 如果没有喝过波尔多葡萄酒,那你就没有喝过葡萄酒" .波尔多酒亨誉世界,红酒更是酒中极品,其味浓谈相宜,细腻精美,后劲绵长; 颜色多呈美丽的红宝石色泽。如美丽的巴黎女郎,优雅中不失灵动之气,端庄中不落风韵之美,且性感,时尚。勃艮地与波尔多的不同之处是波尔多葡萄酒大都由数种不同的葡萄品种酿制,而勃艮地所有葡萄酒几乎都是由同一种葡萄酿制而成。法国人觉得他们喝葡萄酒是喝的是一种千古流传的文化,喝的是由无数个唯美的爱情故事积蓄的情感。当法国人从后院里半天才弄出一瓶葡萄酒,来招待他最欣赏的朋友时,他会很自信很平静的说:让我们先来杯clos 吧!可你要注意了,这可是88年勃艮地的福爵特级红酒,千万不要像《天龙八部》中的萧大哥那般 “牛饮”;而应像李探花般的优雅。而美国佬呢?法国人肯定会从心里面发出一声冷哼:那群牛仔,除了斗殴,懂什么呢?

在高卢雄鸡的眼中,处于第二世界的意大利,德意志与西班牙比山姆还是要文明得多,毕竟,当美国佬光着pp在树上摘果子的时候,但丁已经写出长诗《神曲》了。

意大利与法兰西一样,产酒历史极其悠久。虽然它没有法国波尔多与勃艮地这样天下闻名的产酒圣地,但皮蒙的barolo barbaresco ,威尼托的amarone valpolicella 也是举世的一流酒品.当年,在圣彼德大教堂,罗马教皇宴请最有名的学者,艺术家与诗人的时候,暮色笼罩下隐隐传出的葡萄酒香并不会比从凡尔赛宫里飘里的酒香逊色多少。法国虽然有骑士演绎的浪漫,童话般诗人的拉封丹,最具唯美色泽的思想家;但亚平宁半岛500年前那一次空前的文艺引爆,绝不会比法兰西任何历史时代逊色。意大利产量号称世界之最,甚至还超过了法国,出口量则与法国相当,这也足可以证明意大利葡萄酒也得到举世公认。意大利各种类型的葡萄酒都有生产,强化葡萄酒有产自西西西里岛的马莎拉,这也是一种颇具传奇色彩的酒;混合葡萄酒有苦艾酒,尽管这种酒一直被医学界指责导致精神错乱,唯美主义

作家王尔德就毁于苦艾酒,但苦艾酒却以其独有的味道应横行于世间。气泡酒则以阿斯asti 。spumante 最为有名。

当乘飞机越过西班牙领土时,即使在居高临下也能感到黄色的厚重,没有人会以为在这样的土地里能生长出碧色的葡萄。这让我们想起另外一则故事:一个法国学者说欧洲的历史到比利牛斯山就结束了,他瞧不起西班牙在文化与艺术方面的苍白;但后来,加泰隆尼亚的天才毕加索与达利出现了,法国人惊叹艺术来自于欧洲的另一侧。历史的西班牙并非葡萄的故乡。而现在西班牙却是世界上葡萄种植面积最大,产酒量排名世界第三。因19世纪的蚜虫之害,许多原本在波尔多区的葡萄种植者,远离家园来到里欧哈,重建葡萄园,重新酿酒,所以此地以产波尔多类型的酒为主,里欧哈也因此成为西班牙的" 波尔多" 。但西班牙在葡萄酒方面的管制远远不如另外几个国家,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有了自已的do ,开始规定酒的原产地及品质。1991年又建立了比do 规定更严格的doc 。除了里欧哈,西班牙还有最以为荣的田帕尼葡萄酿制,经长时间木桶陈化成熟的vega sicila 的出产地ribera del duero ,以出产cava 及toriss 闻名于世的penedes 物美价廉的葡萄酒产区那瓦尔(navarra) 。 而德国呢,这个一向以严谨著称于世的国度,为什么也会对这种浪漫的液体也有法兰西式的情结。当然,德意志与法兰西曾经同属于一个民族——法兰西,浪漫的情怀还在。其实,从歌德的《浮士德》里,也可以看出那种汪洋恣意的思维。德国的葡萄酒80%以上都是白葡萄酒,带甜味,清淡,有氛围的果香,富有解渴的果酸,容易入口,是一种最佳的入门酒。葡萄本身是一种喜光的植物,德国本身并不具备这种优势,德国共有13个特定葡萄种植区,阳光不足,夏天短匆,所以有80%的葡萄园在面河的在面河的山坡地以便吸收较多的阳光。德国主要的特定葡萄园集中在莫斯尔及莱茵河地区。因为这里具备了葡萄另外一种生理需求——水之优势。莫斯尔的酒果酸较强,清爽,有喝饮料的感觉; 莱茵河的酒较浓郁,里面溶入了竖琴的声音,比莫斯尔的酒更灵动。

城堡更容易从里面攻破。美国加洲现在成了新世界的领袖,这还要归功于巴黎评酒。1976年5月,法国最具权威的9名成员组成的评判团得出结论:加洲的montelena 酒庄1973年的霞多丽一举夺冠,而被誉为“最伟大的勃艮地酒”的1973 batard-montrachet 则屈居第

七。在红酒方面,加洲的roulot 酒庄的1973年的赤霞珠仍压倒法国五大名庄的波尔多桐酒庄再获第一。由于评判团的权威无可置疑,加洲葡萄酒从此名满天下。现在,美国是全美洲最大的产酒国,也是一个葡萄酒的科技大国,凭其独特的地理位置,稳定的气候,先进的科技以及市场化的行销方法,短短三十年间在国际市场上俨然成为新兴的优良产酒区。其中加州所产的葡萄酒不论品质还是数量均居全美第一,其葡萄种植主要分布于中央谷地,南部海岸,其中又以北海岸的那帕山谷,索诺玛山谷最具知名度,大名数名牌酒庄均在此处。 与美国文化与法国文化给我们所展现的一样,法国酒与美国酒绝然不同。有人做过一个比喻:说法国的高档红酒是出席晚宴的礼服,而新世界的葡萄酒则像是牛仔裤与t-s衫。

美国人做事还是那么简洁与实用,快乐是第一要义;而法国还是在古朴与昏黄里回忆记载着历史的城堡,在优雅里展示着慢节奏的悲剧。

80年代,澳洲开始崛起,澳洲有良好的土壤条件及稳定的气候,是一个优秀的新兴产区。其葡萄酒产量占世界的2%,约5500万箱产量,近三成出口。原以生产强化酒精葡萄酒为主,但近三十年来以生产不甜的一般餐饮酒。因地处南半球,季节与北半球正好相反,每年二三月为其葡萄采收期,所以比欧美各产区的葡萄酒提早半年上市。澳洲最有特色的是blend wine,她勇于创新大胆尝试采用前人所没尝过的调配方式,如以卡伯纳与席哈来调配出优良的葡萄酒。另外,她也出产很好的强化葡萄酒,当然她也生产很多优秀的葡萄酒,如席哈,又如最有名气的grange hermitage,其他如卡伯纳,苏维翁,夏多内,塞光荣等也都有杰出的表现。

90年代,智利,阿根廷,南非等国家开始发力,各自在葡萄酒的世界里占有一席之地。与美国,澳洲一起,形成了阵容庞大而整齐的第三世界。矛头直指老牌的欧洲劲旅。而在1996年才开始大兴土木的中国,会成为第三世界国家的一员吗?

三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据《汉书》记载:唐朝的外交使节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葡萄树种,当时种在古长安,比法国还早200年。1892年,华侨张弼士在山东半岛烟台地区建立了第一家葡萄酿酒公司。到了八十年代,我国的干葡萄开始发展,从国外引进了现代国际浒的葡萄苗木和先进的酿酒设备和技术,生产出品质优良的葡萄酒。

96年红酒热潮开始,我国葡萄酒厂建立的大小酒厂约有600家左右。 但真正的国际品牌却并未建立。虽然尼雅干白与干红连连获奖,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毕竟,这样的评奖能引起美国加洲1976年在巴黎评酒时的那种轰动吗?能颠覆一个王朝吗?能让中国真正迈入葡萄酒世界的门槛吗?

法国人喜欢把北纬度在30-50度地区称作风水宝地,只有这样地带的气候特别适合葡萄种植。而中国偌大的面积,并有很大一部分地段处于这个纬度。新疆的葡萄早就famous 。可以肯定的说,中国具有波尔多与加利福尼亚一样的地理优势,“葡萄美酒夜光杯”的文化底蕴也不会比法兰西浅薄。只要市场操作得当。不要说成为第三世界国家,即使与法兰西一争雄长,也无可不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那时,我们可以用诗一般的声音朗诵:吐鲁番的葡萄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