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榔西施”的大学梦
四年级 其它 1256字 68人浏览 xieyong7833

汤雅芬10岁那年, 厌世的母亲自杀离开了这个世界, 当时父亲入狱服刑, 她挨家挨户地祈求邻居捐助, 才办完了母亲的丧事。那段日子, 她听到了不少流言, 也感受到了邻居的温情, 那是她“瞬间成长的时刻”。

无依无靠的汤雅芬轮流住在大姑和叔父家, 长达8年, 饱尝了寄人篱下的滋味。她一心一意想要改变大家对她家的看法, 努力读书, 把奖状寄给狱中的父亲。1999年,16岁的汤雅芬考上了高雄女中, 她将录取通知书寄给父亲, 希望他出狱后重新生活, 把她接回去。

然而, 父亲出狱后, 却一直没有正当的工作, 因此无法供她念书。无奈之下, 汤雅芬只好休学, 到网咖(网络咖啡厅, 有名的网咖比如星巴克) 工作, 还沦为槟榔西施(台湾特有的一种职业, 是由穿着暴露、性感的年轻女性在路边招揽并且贩卖槟榔) 。

“虽然只做了3个月的‘槟榔西施’, 但那段日子不堪回首。”汤雅芬说, 当时心中总是“天人交战”, 特别怕遇见熟人。有一天, 她在书店看见穿着校服的同学, 马上低下头红着脸匆匆地离开。汤雅芬说, 那天她穿着正常, 但当下觉得自己好像穿着三点式清凉泳装, 她说:“‘槟榔西施’的形象已套在我身上, 一想起来就不由得愧疚。”

除了要躲着熟人之外, 汤雅芬还要应付那些毛手毛脚的客人。“有些顾客居心不良, 拿槟榔时乘机抓住我的手, 甚至一把将我揽入怀里, 说些轻薄的话„„”每当这时, 汤雅芬心里都在掉泪, 这更让她坚定了一个信念:一定要完成学业, 过有尊严的生活。

为了鞭策自己, 她将高雄女中的白衣黑裙校服挂在镜子旁的墙壁上, 只要一照镜子就看到校服, 借此激励自己向上。

后来, 她终于重返校园。21岁完成高中学业后, 又工作两年, 考取了台湾暨南大学。上网得知高雄县政府设置了“脱贫计划”, 她便写信给县长杨秋兴, 很快获得协助, 得以完成大学学业。

汤雅芬今年大学毕业, 被推荐上台湾政治大学教研所。她还以优异的大学成绩获得“教育部”20余万元新台币的“学海惜珠”(台湾“教育部”为鼓励清寒以及低收入户家庭的在学学生短期去外国进修的专案补助计划) 补助金, 年初远赴美国蒙大拿州研修半年。

台湾《联合报》的社论这样写道:“如果汤雅芬一直做‘槟榔西施’也不奇怪, 甚至若走向堕落也大可怪罪‘迫于生活’。但汤雅芬就是不向命运低头, 一路半工半读, 把考上高雄女中不能去读的遗憾, 转化成自立自强、一定想办法读回去的志气, 终于走出人生大路„„人可以那样不负责任地活, 也可以这样勇敢不放弃地活。汤雅芬的故事, 可以给很多人做榜样。” 人生是不公平的, 人人生下来就处境不同, 有些人口含“金钥匙”出生, 而另一些人却命途多舛, 比如汤雅芬, 她的童年如此坎坷。虽然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 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境遇, 但我们却可以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 改变自己的命运。就算我们拥有跟汤雅芬一样凄惨的童年, 我们也可以像她那样, 许自己一个灿烂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里, 汤雅芬能做自己命运的主人, 你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