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尽,许多情
高三 散文 882字 354人浏览 goufeiting

迁居他乡,已有多年了。时间的白驹驮着童年的回忆飞奔而逝,此情已成追忆,但乡情仍浓,记忆犹深。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虽然乡音已改,但乡情乡思却像爬山虎的藤蔓绕满心房,道不尽,忆不断。

家乡在农村,在童年的回忆里,那永远是个山明水净的摇篮,装载着童年无忧无虑的酣畅的梦。

“卖冰棍喽!冰凉可口的冰棍——”一阵悠扬的吆喝声传来,拖着长长的调子。光着脚丫的小破孩们蜂拥而至,手里紧攥着妈妈给的毛角钱。卖冰棍的老人忙不迭地收钱递冰棍,自行车的冷藏箱里冰棍很快卖了一空。老人则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孩子们狼吞虎咽,还不忘叮嘱:“别急,呵呵,别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山沟沟里没有专门的食品店,要买好吃的需等到赶集的日子,所以孩子们每天总是眼巴巴地盼着卖冰棍的人来。我那时最大的愿望,就是每天能吃上一根冰棍两块糖。五六岁的孩子,是那样的容易满足。

赶鸭、喂猪等农话,是农家的孩子从小就会干的工作,因为活儿轻,大人们放心让我们干。于是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我们便跟着大人起床了。先把自己填饱,然后把稀粥混上昨晚的剩饭,一并喂给猪吃。看它们吃得咂吧咂吧的,自己心里也欢喜:今年它们定能多长几斤膘,卖个好价钱吧。

然后,就要跟着大人去菜园里干活了。其实我也没多少活儿干,通常是他们在种菜浇肥淋水,而我则在一边和伙伴们抓蚱蜢和蟋蟀。蹲下身子,像青蛙般一蹦一跃,一只蚱蜢或蟋蟀到手了。然后还要比一比谁抓得多,哪个个头大,心里充满了单纯的快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如果大人们要去锯树,那就是孩子们最兴奋的时刻了。因为树里藏里许多虫子,白白胖胖的,放在火堆里一烤,闻着可香了。放进嘴里一咬,肉质鲜美可口,满口生津。对于乡下的孩子而言,那可是人间美食呀,如今想来,仍让我垂涎。

还有磨豆腐呢。一根粗绳和木棒连着笨重硕大的石磨,要两个孩子合力才能推得动。把黄豆和水一同放进石槽里,一推一拉之间,香浓的豆浆便磨出来了。做出来的豆腐更是嫩滑可口,是如今市场上的豆腐所无法比拟的。

记忆如酒,存放的时间长了,便经历了一场美妙的发酵,愈发香醇可口芬芳四溢。冰棍、猪崽、蚱蜢、菜园、石磨太多太多的乡情乡思萦绕脑海,叫我如何能道得尽,这许浓浓的乡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