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
初一 其它 1193字 356人浏览 xwzxkxh

我的童年

童年时期, 我很多东西都缺,可是却不缺爱和快乐。放学回家没有苹果吃,没有漂亮的芭比娃娃玩,没有精美的文具,也没有漂亮的新衣服„„,但那时的我有自由,挺容易满足。几根稻草,几颗桑葚,几根鸡毛,都能让我兴趣盎然,快乐无比。

童年时期的我玩起来比男孩还“野”。

爬树是我经常玩的一个项目。家门前的两颗皂荚树和一颗苦楝树以及旁边院子里的桑树,是我游戏的好场所。我在苦楝树横着的枝丫上练习向后翻。从皂荚树粗壮的主干上爬上去,再从它长着茂盛枝叶的粗枝上溜下来,然后又从被我压低的粗枝上用双手吊上去,再爬上高高的枝丫上摘几个皂荚,然后把皂荚拿着当刀耍。一身新衣裳往往穿不上两天就给挂烂了,母亲因白天要忙农活,只好利用晚上的时间给我补挂烂的地方。最让父亲揪心的,是桑葚成熟的时候我爬上桑树摘桑葚吃。我家最高的桑树有十多米高,每到桑葚成熟的时候,巴掌大的桑叶总是盖不住花生米大小的桑葚,那紫红的桑葚,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耀着迷人的光,我总是禁不住诱惑,爬上高高的桑树,摘一个红红的桑葚,往嘴里一放。酸酸的甜甜的味道,一个根本不能解馋,两个、三个„„直到吃得满嘴满脸甚至衣服上都是桑葚的颜色才肯罢休。父亲非常担心我会失手掉下来,摔断小胳膊小腿腿(幸运的是我一次也没失手过),他多次劝说无果后,忍痛锯掉了那颗大桑树。

除了爬树,跳绳踢毽也是我的拿手好戏。不过我们那时的绳和毽子都不是商店买的,都是自己动手制作的。想要一根跳绳时,自己在稻草堆中找一些齐刷刷的草,抽出来,放在地上,反复几次,就有了一堆齐刷刷的草。然后将这些草抱回家,搬一个凳子,拿出几根草,在头上打一个结,接着人坐在凳子上,用腿把稻草头压住,搓绳就开始了,一边搓一边加,要多长搓多长。绳搓好后,叫上几个小伙伴,快乐地跳起来。甚至有时候上课的时候,都想着约哪几个小伙伴到哪里抢地盘跳绳。奇怪的是,尽管这样,我的成绩也没受到什么影响,一直名列前茅。比搓绳更有趣的事是制作鸡毛毽子——现在回想起来感觉有些残忍。鸡毛毽子踢得高,且好看,许多女孩都想拥有它。在乡村是没有鸡毛毽子卖的,小孩又没有机会去赶集,即使有,可能大人也舍不得花钱。我只好自己制作,母亲挺支持我的。趁大公鸡在家的时候,我们把门关上,我和母亲向大公鸡逼近,东赶西赶,好不容易逮住大公鸡,然后在它的尾部扯下几根漂亮的羽毛,接着就志得意满地把大公鸡放了,急匆匆地从衣柜匣子里找出铜钱,从针线箩里找来布条,剪刀,线等做毽子的工具。然后把鸡毛拧成一个圈,羽毛尖向外,把鸡毛根部用线一缠,接着用剪刀把布条中间剪一个小洞,将布条盖住铜钱,布条两端包住铜钱并从铜钱眼里穿过来,再把鸡毛束根部往铜钱眼里一插,然后将布条裹住鸡毛束根部,再用线一缠,一个漂亮的鸡毛毽子就做成了。然后呼朋唤友,高兴地踢起毽子来。因为毽子是我的,一般我说怎么踢就怎么踢。

童年渐行渐远,童年的无忧无虑,天真无邪已成了梦中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