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的翅膀
初三 其它 1715字 69人浏览 九霄神鹰

一直在追寻,总是在遗失。在夏天向冬天的过程,每个人都在长大。

——献给那些给过我回忆的人

“来电话了,来电话了……”一阵傻丫般的声音八夏滢萱从梦中惊醒。夏滢萱还没睁开眼睛,就忙摸索到电话旁,好不容易从嘴里挤出个“喂”。“死丫头,你睡死了啊,梦你的白马王子呢吧,你呀呀个呸!”电话那边是莫梵震耳欲聋的声音,一种好象刚被人抄了祖坟,不报此仇誓不罢休的感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梵呀,是你啊,你的狮吼功咋又伤一层了呀。”

“夏滢萱,你看看几点了啊,你忘了今天要干什么了吗?死丫头,你要敢迟到,看我咋整你!”

对哦,今天约好一起去看画展的,夏滢萱这才清醒过来,一看手表,“妈呀,等着,我马上到。”说完“啪”地挂上电话,洗脸,梳头,穿衣,搞的跟地震来了要逃命似的,五分钟之内,一切搞定。夏滢萱站在镜子前自我欣赏一番,这是她每天出门前的必修课。高一的暑假已经开始两个周了,可夏滢萱却觉得自己比以前更憔悴了,郁闷啊,自己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居然玩出憔悴来了,失败啊为什么还是夏天,虽然有长长的暑假可享受,可蚊虫的叮咬真让人讨厌。想想还是冬天那可爱的雪花好啊。夏滢萱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妈的,我在干什么,迟到就惨了!”她抓起书包就往外跑,骑上自行车狂蹬,把那些可怜的司机叔叔都吓了个半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夏滢萱和莫梵并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她们是初二才认识的,一见面就好象老友相聚,叽里呱啦说个不停,也不知哪来那么多共同语言。巧的是她们又考上了同一所高中,还分在一个班,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因此,夏滢萱和莫梵以成为莫逆之交,而且留着同样的发型,有着同样的身材,整天像泡泡糖似的粘在一块,再加上清秀的脸蛋,走到哪都是焦点。其实莫梵并不是很漂亮,却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而夏滢萱算得上一个美女,但决费倾国倾城。她俩给人的第一印象绝对是绝对的淑女,在学校里也各自扮演着好孩子的角色,一个尊师听话,一个成绩优秀,可一出校门,就会原形毕露。用夏滢萱老爸的话“你看看你,你的性格对得起你的外表吗?每天整的跟月圆时的狼人似的,白天是人,晚上就变成狼了。”而用莫梵爹的话说是“如果你现居农村,再老个二十岁,一定风云全村呀——绝对一泼妇”为了这两句话,两位老人家自然免不了一场横眉怒对和人身攻击。

老远,夏滢萱就看到莫梵在美术馆门口四处张望,今天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低领吊衫和一条天蓝色的马裤,肩上斜跨一包,美好的身材凹凸有致。夏滢萱心里想“靠,咋整的跟相亲似的。”看到夏滢萱,莫梵刚要再展狮吼功力,呗夏滢萱一句“保持淑女形象”硬是给堵了回去。莫梵没办法,只是耸耸肩,拖拉着夏滢萱进入美术馆。

美术馆里人不算多,很清净,莫梵和夏滢萱一幅一幅画看过去,夏滢萱很喜欢画画,却没有一点美术细胞,这是最令她寒心的事了。不经意的目光不经意地向四周散去,不经意间就落在了不远处地一个男孩身上,那男孩一米八多的个头,高高瘦瘦的,头发微微挡住了眼睛,当然这并不是吸引夏滢萱的,她可不是那种庸俗的只会看帅哥的女孩。吸引她的是那男孩正在专注地看着一幅画——《遗失》,那是很奇怪地一幅画,画上有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好象在飞翔,却过头一种迷茫的眼神。总之很奇怪的画,夏滢萱也没看懂。而那男孩的目光却那么专注,那么投入。突然,男孩好象察觉到了什么,向夏滢萱这边看来,把滢萱搞的挺尴尬的,自己一直顶着人家看,一定像个花痴吧。男孩只是轻轻一笑,刹那间让滢萱的心一阵颤抖,那笑容好熟悉,阳光铺撒在他的脸上,好温暖的一张脸。男孩又回头去,继续看他的花、画。滢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松了一口气。

“嘿,发什么愣啊”莫梵过来拍了夏滢萱一下。

“哦,没什么,随便看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对了,这个暑假打算怎么过?”

“恩,我想去学画画,就在我邻居的姐姐家,她可是美术学院的高才生呢。”

“好啊,我还要继续练琴,我的目标可是音乐学院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莫梵从4岁就开始学钢琴,现在以琴艺高超,这点是令滢萱羡慕的,因为自己除了会对着镜子发呆,什么也不会。滢萱安静地笑了。

睡梦中

我听到你呼唤我的声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努力想要睁开眼

努力想要看清你的模样

然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留给我的仅是一张充满默然的脸

和我总也看不清的双眸

于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个夏天

我开始了追逐

然而却不知追逐之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换来的是永远的遗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