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一壶故乡的雪
三年级 记叙文 1338字 41人浏览 国际婚纱奢品荟

【导读】雪后的清晨,皑皑白雪旖旎着北国风光,冰清玉洁的大地托起火红火红的太阳,道路两旁的树木也从寒冷的冬夜中走出,披一蓑风雪迎接着可爱的朝阳,缕缕炊烟从冰雪覆盖的屋顶袅袅升起。

踯躅在异乡的街头,不变的颜色疲惫了初时的目光,暧昧的冬阳模糊了季节的棱角,冬仿佛被这里的山水剪接掉了。此时,我的北方。哦,我的故乡,脑海中只不经意的一个闪念,思念便如雪样纷至沓来。隔着万水千山,我依然能回味出故乡的冬那清冽的味道,也许它早已浸透了我的灵魂;更有那故乡的雪,山一样绵延在我心深处,终年不化,晶莹剔透。 而在异乡的青葱里,很难觅到雪的踪迹,即使极不情愿的来了,也仿佛是走过场,点个卯,转身便没了踪影。

多少个夜晚,寂寞窗口,淡淡的轻愁纷飞着,心总像是没有着落似的,独对清冷的月光,是谁,温一壶故乡的雪, 只轻轻摇一摇便已心生温暖,那一刻灵魂皈依。

小时候,总爱扒在结满冰窗花的窗口哈出一个小洞,眺望父母归来,携进一股清冽的味道,弹落一身的雪花,伸出温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攥在掌心。

长大后,换成了父母站在路口,眺盼冰雪路上归来的女儿。

雪是冰冷的,却给予我们温暖的内涵。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故乡的冬,有着别样的风光。

曾有一个南方的女孩,没有见过北国的雪,怀着无比的好奇,与朋友一起来到沈阳,也许,天意让她不虚此行,临走的那天,寒流携暴风雪而降,她赶上了沈阳五十年最大一场雪,在赶往火车站的路上,暴风雪打得她睁不开眼,大包小包的全让朋友的父亲揽了过去,她自己已自顾不暇,举步维艰了,朋友的父亲走在前面,为她们开道并遮挡风雪,那个慕雪而来的女孩因此只看到了那位慈祥的父亲的后背,虽有遗憾却盈满了感动。

好想把盛放的雪花寄给她。相信没有比雪更壮观的盛放。浩浩荡荡,铺天盖地,仿佛天庭琼楼玉宇瞬间崩塌;又仿佛成千上万只银蝶在飞舞,壮观的不同凡响,蝴蝶初翻帘绣,万玉女,齐回舞袖,雪舞西风,舞尽生命的姿态:因飞扬而存在,因飞扬而美丽。人生若是如此梦一场,爱一场,真是不枉此生!

好喜欢一个人走在漫天飞雪中,天地间被雪花充盈,尘俗的烦恼被一层层掩埋。

雪后的清晨,皑皑白雪旖旎着北国风光,冰清玉洁的大地托起火红火红的太阳,道路两旁的树木也从寒冷的冬夜中走出,披一蓑风雪迎接着可爱的朝阳,缕缕炊烟从冰雪覆盖的屋顶袅袅升起。一大群坚守的麻雀飞落在谁家院落?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在雪地里觅食。 而我,总爱在雪后的清晨,深深的吸一口雪的气息,真是神清气爽,五脏六腑都透彻了,那是一种不染尘埃的清芬。

当夜幕轻垂,天低云暗,大地一片静谧,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想想都好温馨哪!每当风雪归来,雪花镶嵌的窗口,是我一直都在寻找的温暖。

雪落无声,却凝结着永恒的呼唤,即使被移植到异乡的土壤,枝枝叶叶都会向着故乡的方向心心念念的生长,独在异乡打拼,累了,倦了,伤了,痛了,温一壶故乡的雪,轻轻的抿一口,便已通体舒畅;每当灵魂被尘嚣麻木时,好想呛一口故乡的西北风烟儿雪,一口气呛到神魂归位。

生在落雪的北方,从小在雪地里打过滚,堆过雪人,打过雪仗,在堆积如山的雪堆里挖过地道,雪之于我,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在我孤独的梦里,故乡的雪温柔的抚摸我的灵魂。

在我坎坷的路途,故乡的雪,凝结成坚定支撑我的脚步,一路跋涉,向前。